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倾国厨娘2第九十一章 官商勾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欢迎大家访问!W”

    叶子:“……”

    李翠眼神凛冽,其实她要表达的是,“我比柳姑娘岁数还大……”

    感受到姐姐那摄人的目光后,李树明收起了笑,埋头拔饭,心里嘀咕,“成婚就真那么可怕,这俩人怎么就都……”

    “不要瞎想了,我刚才不过是开玩笑的话,人家柳姑娘这模样,你说你配得上么?”

    “嗯嗯,我也是这样想的……”李树明再次露出招牌似的憨笑。

    叶子再次拔饭中……

    因为本次晚饭在提及婚姻问题中进行着。所以这饭吃得还真不对味,叶子喝了口野菜汤,抹了嘴,小声说:“你们慢吃,我在院子里坐会

    “你才吃了这么点儿……是生我气了吗?”李翠脸上有些愧疚地模样。

    “没,没有。我知道你是开玩笑。只是一般晚上我不会吃太饱,这是从小的习惯!”

    李翠挑眉,圆亮的眸子骤然亮了下,但很快又隐没了,接着她又低头吃饭,顺便给李树明夹了块红烧肉。

    “喏。多吃点,一天到晚做那么事情!”

    李树明呵呵笑着。“不生我气啦?”

    李翠白了他一眼,“生你气干嘛,你都把鳖给留下了,我还生什么气。”

    “呵呵,不气就好……”

    叶子看见李翠和李树明和好,心里也很是高兴。遂又想起可姐,那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抬头仰望。月光如流水倾泻,喃喃自语:“姐。我想你了……”

    还在感叹之时,就听见了敲门声,叶子猜是老刘头回来了,赶紧去开门,果然是老刘头回来了,可却见他一脸的愁容。

    “刘大叔你里面坐!”

    姐弟俩听是老刘头来了,也放下了手里的碗筷过来迎接,李翠笑着问道:“刘大叔一切可算是顺利?”

    老刘头坐下,一双打手搓啊搓,心不在焉地回答,“嗯嗯,顺利,顺利……”

    “那你怎么一脸愁容?”叶子问。

    老刘头看了叶子,遂又低下了头,一脸满是犹豫。

    叶子见他有话要说,可却欲言又止,忙说:“刘大叔你有什么就说吧,想你本是豁达之人,怎么也扭捏了?”

    听叶子这么一说,老刘头顿时叹气,“唉,不是刘大叔不豁达,而是觉得这口不知道怎么开!”

    李翠本就是个精明地人,见老刘头进门就看着叶子发愁,心里也就猜出了几分。

    “是那石员外一家想让你再做千层胡椒?”

    老刘头涨红了脸,“可……可不是嘛……今儿我到石员外家里去,做面地时候,我让管家先把饼给石员外他们送去吃,然后再端去我煮的面,大家吃了后也没有察觉那面和以为有什么不同,石员外还不停的夸赞我们家的面好。”

    说到这里,老刘头顿了下,又喝可口水,“可是后来,石员外却对我说,那饼很好,叫我以后天天给送去……”

    “你答应了?”李树明紧张问道。

    “呃……我……这又不是我做的饼……”他欲言又止,似有隐情。

    “刘大叔,你到底是怎么了?”叶子问道。

    “唉,我说这石员外那么一大户人家,怎么会想着叫我那么多面,原来他们家十一岁的小少爷,前段时间生了大病,病好了后就嚷着没有胃口,一次,他们家地丫鬟买了我的面,被他瞧见了,觉得颜色好看,就吃了,胃口一下子就开了许多,后来就三天两头吃我这面,昨晚吃了那饼,竟觉得心里恶心地感觉消失了,便对石员外说,以后天天都要吃这饼……”

    “所以……那石员外就逼你以后必需送饼去?”李翠接口道。

    老刘头无奈的点头,“是啊……人家是大户人家,你说我能不答应吗?”

    李翠听老刘头说了后,眉头紧蹙,“刘大叔你可不是能轻易受人威胁的人呐……”

    这话让老刘头瞪大了双眼,布满沧桑的眼角盈盈似乎泪光,他叹息着……“翠姐儿啊,这么多年来,大叔可没有白对你们姐弟俩好啊……还是你了解叔……”

    叶子听了老刘头的话也是满心烦脑,自己不会在这里长久留下,当然就不能每天做那饼了,就算是教授老刘头做那饼的方法,却也不时一天两就能成地,心里正暗怪老刘头胆小,被人以威胁就答应,却听到翠姐那样说,心里顿时充满了疑惑。

    翠姐看出叶子脸上的不悦,忙轻按了下她的手,示意她先不要说话。又对老刘头说:“刘大叔,有什么难处你就说吧,我们四个人难道还怕想不出办法吗?”

    “嗯,是啊,刘大叔你倒是先说说吧……”叶子也附和着说道。

    老刘头眉头紧蹙,不住地叹息。“唉……这都是因为你叔不愿意将家门的秘方透露给外人。才这样地……”

    “这是什么话,那本是你家的秘方,你不说,难道还有人要挟你?”

    老刘头喝了口水,无奈的摇头,“我们老刘家这秘方可是祖上传下来的。当初也没有想过用来养家糊口,只是有个一技之长。庄家要是没有指望了,也能用这手艺混口饭吃,这手艺虽说不上有多精贵,可也救了老刘家人不少次,所以这手艺从有开始就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我爹过世地时候拉着我地手,无乱如何都要保守好这秘方,这么些年为了保护这家传秘方。我可是处处都小心的,可没有想到还是给盯上了……”

    叶子诧异。“盯上了?这话怎么说?”

    她回头看看李翠,见她也是一脸茫然,于是她们又都看向老刘头。

    “柳姑娘,你的厨艺那是没话说的,你也吃过我那面,你心里肯定纳闷,为什么我不开个面店,何苦每日都去走街串巷的摆小摊。”

    “嗯嗯,是啊,当初我就觉得很奇怪,这是为什么啊?”叶子问道。

    老刘头苦笑着摇头,“呵呵,我也很想啊……可如果我要开面店,那就会暴露我这面,一旦被洛城富豪酒楼知道了,那我家的秘方就保不住了……”

    “你开你地店,他开他的店,一个酒楼怎么就要为难你一小小面店了?”

    “嗯,是啊,当初我也像你这么想地,可后来我亲眼见到一位卖祖传秘制糖水的老板遭遇后,我就彻底打消了开店的念头。”

    李翠蹙眉,好似隐隐猜出了些什么,叶子却是一脸不解,等着那老刘头接着往下说。

    “那卖糖水的老板,已是第三代传人了,他靠着走街串巷的摆摊有了家底,就上都护府申请开店,花了些钱,同意经商的单子倒是发了下来,糖水店老板很是高兴,想着以后自己地儿子们生计有了着落,不用走街串巷那么辛苦,当了老板,腰板也硬了,见人也不会觉得自卑了,可好景不长……他的店被富豪酒楼的老板知道了,没有多久,他们就派人来去糖水店铺,说要买糖水老板地秘方,祖传的东西那老板当然不会卖,可过了几天,那糖水店就关了,后来打听了,那卖糖水地家业都给人家用计给霸占了,还叫人打断了他家大儿子的腿,秘方也没有保住,最后落到个露宿街头的凄凉惨景,没过多久,官府还发了通告,说那秘方乃是他偷人家富豪酒楼的,虽然人家不追究了,但他却不能再卖那糖水……”

    “混帐,这分明是官商勾结!”李翠愤然拍了桌子,站了起来。

    叶子也是听了直摇头,学厨这么多年,在金国见识也是够多了,却没有想到,世上竟有这么卑鄙无耻的商贩,可自己一小小人物能做什么,只有跟着那老刘头叹息,“唉……这世上,老百姓总是苦的……”

    “这一次,那石员外看自己儿子肯吃东西了,又那么爱吃你做的饼,便威胁我,如果我不天天给他儿子送饼去,他就上富豪酒楼高密,说我这面是祖传秘方,还说我摆小摊故意躲避,你们想,那富豪酒楼那般的霸道,专门喜欢挖人家祖传的东西,我这面被知道了,怎么躲得了啊,我不是怕死,只是不想连累家中妻儿,特别是我们家虎子,过了年就要娶媳妇过门了……”

    众人听老刘头娓娓道来,心中都是一惊,谁能想到,这繁荣太平的下面竟是这般的肮脏!

    叶子有些不死心,“那就没有人管了吗?你们是商人,官府也该帮着你们吧……”

    “刘大叔在蜀国算不上商人,充其量只能是散贩,因为他们都是些没有向朝廷提交申请的商贩,也没有给朝廷上交税钱,自然得不到保护,按照惯例,那些朝廷承认的商户有资格私下来处置这些散贩。”李翠低低的说着,沉冷中有着压制的怒气。

    “那你就向朝廷提交申请,正式成为商贩,那朝廷就会保护你啊!”叶子提醒着老刘头。

    不等他说话,李翠接着说了,“你刚没有听见么?从那买糖水的事儿就能窥见,官府和富豪酒楼勾结,你这边递上了申请,那边富豪酒楼就会知道,说不定不等你开张做生意就把你那家传的秘方给霸占了去。”

    叶子愤然捶着桌子,“哼,那就上京城高他们,我就不信,这么大的国家就没有王法了。”

    老刘头忙摆手,“万万使不得,那富豪酒楼的后台可硬了,这里的地方官都管不了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