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倾国厨娘2第一百四十四章 回头看,来时路(完结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一声清亮却又凄楚的呼喊,让金御风也是浑身一震,无须多想,只因为那眉间的熟悉是从小就刻在了他的心底,脱口而出:“娘!”

    与此同时,秦如月也惊呼,“师妹你怎么来了?”

    四周还是刀光剑影,玉无君此正和几个武功高强颤抖无暇分身,但眼角处还是瞥见了那一身青灰色尼姑袍子的中年妇人,那眼神间竟是和金御风有着惊奇地相似,在听见金御风呼做娘时,心中黯然,“上天竟这样厚待他!”

    他的失落来自当年,他的亲爹是死于母亲手中,而自己也是从小被母亲训练成杀手,这其间的痛苦,只有他才能体会,虽然,现在他是心甘情愿当上这皇帝的,可其间的痛楚和无奈他却只有当作一杯苦酒饮下->

    回想那时候,他放弃叶子是多么的无奈和痛苦,那时候,殴阳婉容已经露出了让他当上蜀国皇帝的野心,也明确告诉他,若是他当不了皇帝,那天下再无他们容身之处,而那时候他也明白,若是自己走上那蜀国最高位置,从此便和叶子存在于两条平行线……

    她的幸福,他给不了,她的人生,从此,他只能远远望着,却再那不会夹杂在其间,那桂花林里,月华如水,她明媚的笑容将他融化……

    那一切,在将来无尽孤寂的岁月里,只能是他蜀国锦帝黯然的回忆……

    玉无君望向叶子,看着那被云礼谦护得严严实实的脸庞,柳叶地眉下荡漾地是淡定地微笑,虽然,她尚未真正记起全部,可她在他的怀里显得安然。

    姜沁柔抬头望去,只见刀光剑影,那一脸清冷的金御风,似心有灵犀一般,不用唐剑鸿告诉她,她便已经认出那人便是自己苦命的风儿。

    “风儿,叫他们都住手!”她哽咽的对着他呼喊。

    金御风心中一颤。那一声风儿。是他内心深处长久地期盼。他一直就盼着一天。他们可以全家团聚。可令他失望地是。姜沁柔身边站着地却是唐剑鸿。丝毫没有父皇地身影……

    “为什么你要背弃父皇?”他冷声质问。手一挥。剑影闪过。与玉无君再次交手。他双眼注视着姜沁柔。玉无君一记银白地软剑犹如水蛇一般。缠上了他。情况十分危机。姜沁柔吓得紧拉住唐剑鸿地衣袖。“鸿哥哥。快去救风儿……”

    金御风怒目相对。“不要过来……你们都要为什么如此薄情?”

    泪水顿时模糊了姜沁柔地双眼。她捂住嘴。哽咽着:“是我薄情吗?不问青红皂白将我打入冷宫。污蔑我地清白……弃我二十多年不闻不问……是我薄情了吗?”

    唐剑鸿眼中盛满了怜惜。“柔儿。别难过。总有一天他会明白。”

    叶子在云礼谦背上。一次次刀光闪过。剑影飞逝。惊得她是浑身直冒冷汗。

    “云哥,小心!”

    当叶子看见云礼谦身后前来偷袭的人,忙惊声呼喊出口。

    云礼谦一剑划过,白光在叶子眼中留下一道残影,她紧紧将他抱住,“云哥,我不出去了,你们停手吧!”

    “叶子,你想起了来?”

    “不知道,但我知道你是云哥,会保护我地云哥!”

    云礼谦握紧了手中的剑,就算此刻身体疲惫不堪,面对四周那犹如潮水用来地内卫,有了这句话,他就不觉得累,也不会惧怕。

    “抱紧我,我一定带你出去!”

    “嗯。”

    玉无君离云礼谦最近,因为有姜沁柔的帮忙,他摆脱了和金御风的纠缠,快速移动步伐来为云礼谦解围。

    二人背对着而立,手中剑已经沾满了血,云礼谦却笑侃,“还真没有见过你这样的皇帝,敢只身来这里!”

    他淡淡一笑,美的惊心动魄,无愧锦帝之名

    “朋友有难,岂有不来之理?”

    云礼谦负着叶子纵横跃起,手中剑横扫过去,对面人连哼的机会都没有,便没了命。

    “好,你这朋友,叶子没有白交!”

    可他心里明白,也为玉无君叹息,只是,感情地世界容不得分刮二字!

    唐剑鸿站在外面不打算插手,只是双眉紧皱,手扶着哭的肝肠寸断地姜沁柔,他内心矛盾不已,若是去帮,自己该帮谁,对于秦如月他欠的太多,可怀里这个自己爱了一辈子地女人,却牵扯着他的五脏六腑。

    “鸿哥哥你去救救风儿吧,他只是一时气恼了才那样,他本性不坏地。”

    说话间,姜沁柔已经现了金御风一处弱点,眼见着你双刀过处,金御风必会重伤。

    唐剑鸿清光暴涨,低呼一声,“开!”

    人已经翩然而至,用自己的身体将金御风和姜沁柔隔开。

    “风儿,该住手了!”他道。

    不,我绝不

    御风嘶吼。

    银光闪现,那寒光暴涨的剑影只在姜沁柔眼中留下一抹残影,当她再看向唐剑鸿时,只见他那儒白的衫子上,漾出了雪莲般的痕迹,并且渐渐扩散……

    “鸿哥哥……”

    “你要过来,我没事!”唐剑鸿倏地退开,对姜沁柔吼道。

    秦如月见他受伤也是惊诧不已,看向金御风更是怒气暴涨,“畜生!”

    金御风冷眼扫过,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闪进包围云礼谦他们的内卫圈里,此刻,他好似鬼魅一般,剑尖直指云礼谦,玉无君一个闪身避过内卫的攻击,眼角处瞥见那闪电般刺向云礼谦的剑,什么都没有想,用力将负着叶子的云礼谦推开。

    云礼谦闪过内卫的攻击,被他一推,脚下步伐一乱,摔倒在地,叶子也随即摔在坚硬而冰冷地汉白玉石板上。

    叶子觉得这摔,似乎连灵魂都摔出去一般,回望过去,正看到金御风地剑刺向了玉无君,她嘶吼,“住手!”

    可一切都晚了,她就那么眼睁睁看着那剑将玉无君刺穿,耳际回荡那句话:“玉无君,我只告诉你!”

    浆糊一般的记忆,忽地清晰,往事历历一一浮现,他笑若春花,第一个在她心里留下印记的男子,那年,她十岁……

    金御风看向叶子,从那红的眸子里,他读到的是恨,浓烈的恨,心里一颤,“她的记忆恢复了!”

    她疯地奔向玉无君,用力推开被她惊呆的金御风,她紧紧抱住玉无君,嘶吼着,双目泛红,紧紧看着金御风,“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如此伤我?”

    玉无君倒在叶子的怀里,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痛苦,只微笑着叫着她地名字,“叶子……”

    他艰难地抬起手,有些颤抖地抚摸着叶子那细腻若瓷的脸,虽然那么苍白,可在他眼中尽是一生唯一的痴愿,多少次的魂牵梦绕,仅仅也想如此刻这样,自然而有温柔地抚摸她地脸庞。

    叶子哽咽,摇着头,不愿意相信,那个从来都是美好切无所不能的玉无君,此刻会是如此地虚弱,泪水滑过她的脸庞,洒落的泪水,滴在他的眼中……

    “别哭,我会没事的……”

    “你干嘛来,谁允许你来了,明明知道来这里会没命的……”

    叶子哭着用手想要捂住那不断流血地伤口,他只是微皱了下眉头,对她说:“知道……你不开心,所以要带你走

    叶子紧紧将他抱住,“求你,坚持住啊……”

    他留着一口气,艰难对她说:“你喜欢的织锦,我做了两件袍子……一件是男装,当年送给你了,还有一件是女装,在蜀国,若是我不在了……濯碧会给你送来,答应我……一定要穿上……”

    叶子摇头,“不,我不要别人给我,你自己给你。”

    “你总是……这么不听话……”说完,玉无君晕了过去。

    “娘,救救无君啊,我欠他地还不了……”叶子嘶吼着。

    不等叶子说完,赶来的姜沁柔已经将玉无君地**道封住,唐剑鸿此刻也过来,将续命丹给他服下,而惊魂未定的叶子,再看向云礼谦时,却被吓得吐出一口血来。

    那金御风趁着大家不注意竟然靠近了云礼谦,而云礼谦身体内地余毒未除,一直背着叶子和内卫纠缠,体力消耗严重,被玉无君推开时,因为太突然,倒地时,体内真气立即乱窜,被压制的余毒立即开始进入了五脏六腑,他忙运气调理,可却给了金御风可趁之机。

    一步,就差一不他就可以将云礼谦晒杀了,沉冷的脸上竟露出了残酷的笑容。

    “金御风,你要我,我就给你!”叶子大声呼喊。

    他的身形一滞,转身一看,那一幕,他将终身无法忘怀,只见叶子不仅仅是口吐鲜血,她的耳朵、鼻子、眼睛都流出了鲜血,手中握着那把从不离身的娥眉月,寒光闪烁,刺痛了他的眼。

    他后悔了,回头看,他以为她不曾走远,才现,她早已离开了他的生命,爱,随风而散……

    “我不爱你,我把命给你!”

    “叶子!”云礼谦痛苦呼喊,口中鲜血喷涌。

    “不要,叶儿!”秦如月只觉得天旋地转,浑身好似被抽空了。

    “叶子……”金御风手中剑跌落在地上,下一刻,他和云礼谦疯狂奔向打算自尽的叶子。

    电光火石间,一记金光划过,哐当一声,叶子手中的峨眉月应声而落,所有的人都在这一刻停止了呼吸。

    云礼谦只见叶子脖子处一道红线……

    他将叶子搂在怀里,“对不起,是我没有用,我该死……我该死!”他痛苦嘶吼,叶子却的手却抚上了他的脸庞,“没事,你没事就好!”

    “你也不可以

    我们还有好多事情要做,我还没有为你揭开盖头…

    她笑了笑,轻咳了下,“放心,我死不了,刀被暗器打落了……”

    前一刻,云礼谦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听了叶子这样说,忙查看她脖子上地伤口,却见仅仅是皮外伤,忙松了口气,“还好,还好……”

    刚才看见暗器时,金御风就已经知道那是金昊羽地杰作,可心中却充满了疑问,“为什么父皇会救如妃的女儿,他不恨她?”

    金昊羽缓缓从角门出走出来,“还好,我来得不算晚……”

    姜沁柔看到他,眼中竟是不可置信,“你,你……”

    他看向她,眼中一片愧然,“一切都是我当年的错……我想明白了,错过了,就再也回不去了……柔儿,他等了你这么多年,值得你去爱……”

    “父皇,你……”

    他看向他,叹息着,“你现在走的就是我当年的路,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后果却也是加倍的……你难道还不明白,叶子早就不能和你生命有任何的交集……”

    他没有想到,那个在他心里一直视作精神寄托的人,竟然对他说,自己错了,一时间他接受不了,可回想起叶子那目中对他的狠绝,答案已经够明显了,只是自己一直不愿意面对,甚至将她伤的那么重。

    他无声拾起手中剑,缓缓走向叶子,众人都是一阵惊呼,“你要干什么?”

    他没有回答,拿起剑割开了手腕,鲜血立即奔涌而出,他说:“我地血,才能解你情盅!”

    一年后……

    “我喜欢云水山庄那片竹林。”

    “嗯,那我们的云家堡就建在那里。”

    “相公真好!”

    “啵!”

    叶子躺在院子里的绣椅上,仰望着天空,蓝天白云,还有那淡淡绣香,回想起当日云礼谦答应自己在竹林间筑起这云家堡,心中就是一暖。

    回想那日,叶子只能感慨命运弄人。

    那日,金御风醒悟,放了叶子一行人,金昊曦和李翠逍遥尘世了,再不回来,金昊羽去了大悲寺出家。

    曾经他让觉远替他出家恕罪,却不想,机缘巧合,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竟然影响了金御风和自己地一生,最后金昊羽果真出家了,冥冥中好似一切都已经注定……

    而玉无君那日也是差点丧命,就在叶子感觉绝望时,殴阳婉容竟然来了,什么话都没有说,将天下续命至宝天香豆蔻给他服下,保住了性命,并一直守护着金御风,直到他伤势全好。

    可姐没有留在金国,她离开时,只对叶子说,自己一辈子都窝在一处,这样的人生没劲,她也要出去历练……

    后来,致远告诉叶子,可姐是去蜀国了,她去了就不回来了,说是那里有她一辈子地牵盼……

    叶子笑着,只道:“看不出,丫掩得深……”

    想到可姐的事情,那满溢的笑容就越的闪亮,她抚摸着已经微凸的肚子,对着屋里喊道:“相公啊,你这翡翠白玉拔丝到底挑战成功没有啊,我肚子饿了……”

    很多年后,江湖传闻,名扬金国、蜀国、晋国、古月国的厨神叶子,性别不详,出身不祥,有说是皇族一脉,有说是一伙夫之子,而该厨神与四国富云庄主交往甚密,有人传言,他们是夫妻,有人说他们是兄弟……

    更有人传闻他们还有一双儿女,儿子洒落俊俏浪荡不羁,却被蜀国公主留住了一颗浪子心,女儿不是倾国就要倾城,惹得金国太子宁弃江山也要美人……

    嘿嘿,情报收集员:鱼孽!

    此书完!

    分割线—————————————————————————————————————————————————————————谢谢大家一路陪着鱼儿走来,厨娘终于完结了,这个结局或许有地妹满意,或许有的不满意,但是众口难调,小鱼已经尽力了,可一路走来,鱼儿真诚感谢大家对厨娘地支持,你们的每一票,每一次地留评小鱼都是一一记在心中,回头看,厨娘洋洋洒洒九十多万字,这其间如果没有大家的支持,小鱼能写完简直就是痴人做梦,所以咯,姐妹们地力量是无穷的,有你们在,小鱼就会一直写下去,再次推荐新书《凤点江山》,连接mMMWeb1329381asppx……呵呵,最开心的是,疯狂看小说已经去那里写下读后感了,嗷嗷,小鱼期待着新书也见到各位姐妹们,等候你们,记得留评打招呼,小鱼好出来沏茶,哈哈!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