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锦衣之下  魔道祖师  全职高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8章:意味着什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小渔,你和殿下……”

    余小渔再次下来取东西的时候,萧向古怪的打量了她一番,欲言又止。

    “嗯?我和殿下怎么了?”

    余小渔避开萧向的目光,面对这一张和秦毓一模一样的脸,她莫名的觉得心虚。

    凤青毓刚刚的举动,分明就是故意的,如果她现在拆他的台,只会惹怒了他。

    反正,无论怎么解释,“新宠”之名是跑不了了,她不想解释,却也不想骗萧向。

    “殿下他、他……”萧向面红耳赤,说不出口,只着急的看着余小渔,“你可别做糊涂事。”

    “萧哥,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余小渔不忍心,叹了口气应了一句,“别担心,殿下是好人。”

    萧向看着她,说不出话来。

    他没说安王不是好人,他只是想提醒一下,那个人爱美儿郎啊,那举动……明明就是有企图的。

    余小渔不想纠结这个话题,端着盘子再次离去。

    既然答应了凤青毓的条件,这该做的,她当然得尽到责任。

    “小渔,汤差不多,你要不要看一下?”青十五走了过来。

    莫名的,余小渔觉得他对她的态度似乎好了许多许多,她没多想,又匆匆下去。

    “没想到,你我是一类人。”青十五站在她身边,目光好奇的打量着她,突然冒出一句。

    余小渔正拿着长勺子搅拌锅中的汤,闻言不由僵了僵,抬头望了青十五一眼:“十五先生说的这一类人,是指什么?”

    “你还装。”青十五笑着,不经意间翘起了兰花指,眼神说不出的媚人,“方才,殿下那一喂,不就什么都清楚了么?”

    余小渔错愕的看着青十五,有些不敢置信。

    她被贴上安王新宠的标签,之前就有过,可是,青十五是先生,他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也是个……

    “等散了宴,我送你一样好东西。”青十五笑盈盈的打量她一番,说了一句转身招呼学生办正事去了。

    送她什么好东西?

    余小渔莫名其妙的望了望青十五的背影,继续做她的事。

    炖得软而不烂的羊排首先被送到了凤青毓的案头,其余的,自然有别人操心分送到各人面前,余小渔的任务总算完成了大半,不用再像开始那样游走全场。

    铁板烧,对那些有功底的师兄们来说,并不是很难的技术活。

    “青十五给你说了什么?”凤青毓默默的喝完了汤,突然问道。

    “先生没说什么。”余小渔摇头。

    那些话哪能说给他听呢?

    她不想活了?

    凤青毓睨了她一眼,放下手中的空碗,站了起来。

    他一起身,所有人都停了下来,观望着他的举动。

    “本王乏了。”凤青毓朝着墨昱微微颌首,淡淡的说了一句。

    小宛子立即送上披风。

    凤青毓侧头,望了没什么反应的余小渔一眼,抿了抿唇,抬腿离开。

    “你还愣着干什么?”小宛子望着手里的披风,跟了两步又转头冲余小渔低低的提醒了一句。

    “哈?”余小渔惊讶的望着他。

    这宴席还不结束,她不是该留下继续做事么?

    “小渔,你也累了一天,回去歇着吧。”青一笑呵呵的开口,对刚刚的事没有半点儿反应。

    只有袁凤,坐在青一身边,瞪着余小渔的杏目中几乎冒火。

    “老师。”余小渔想了想,爬起来冲着墨昱行了一礼。

    “去吧去吧。”谁知,墨昱很干脆的冲她挥了挥手。

    “……”余小渔一愣一愣的,这才认命的跟上。

    这些古人,似乎比她那个世界的人更能接受gay呀。

    唉,她今晚怎么办?

    小宛子看她磨磨蹭蹭的,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将手中的披风直接塞到她手上,冲着前面的凤青毓的方向呶了呶嘴。

    “……”余小渔哑然的看着他。

    她可是记得这小太监对她敌意很深的,现在是怎么回事?

    “还不快去!殿下要是不高兴了,我们全得遭殃!”小宛子再次翻了个白眼,压低了声音不耐的催道。

    奴才做到这等地步,他容易么?

    余小渔撇嘴,看了看手中的披风,又看了看不远处的凤青毓。

    颀长单薄的背影,在月光下拖得老长,却显得那么的孤单清冷……

    几乎是下意识的,余小渔拿着披风追了上去:“殿下。”

    凤青毓停下脚步,侧身望向她。

    月晖当头,银发似雪,清澈如水的凤眸平静无波,他绝美的容颜褪去了刻意营造出来的苍白,显得那么真实、柔和、干净。

    “殿下,夜深了,保重身体。”

    余小渔之前还存着的那么一丝犹豫,此时也情不自禁的褪去,她上前一步,抬手抖开了手中的披风。

    凤青毓没动,由着她帮他披上。

    余小渔有些莫名的紧张。

    她这具身体的身高只有160左右,站在他的面前,却只到他的下巴,她只能踮起脚,抬高了手去系披风的带子。

    可是,她的左手还有些无力,系了几次也没能成功的系好蝴蝶结,忍不住额上泛汗。

    小宛子可说了,他不高兴,他们都得遭殃。

    她也怕遭殃。

    意外的是,凤青毓却只是安静的站着,垂眸望着她的手,没有任何一丝的不耐。

    好不容易,余小渔颤抖的系好了带子,退后一步,悄然的吐了口气:“殿下,好了。”

    “余小渔。”凤青毓依然垂眸,似乎是在望着这个蝴蝶结,淡淡的开口。

    “喏。”余小渔愣了愣,立即应道。

    “你可知。”凤青毓缓缓抬眸,定定的望向她,“你这般跟过来,意味着什么。”

    “……”余小渔有一瞬的失语,但很快就坚定了下来,“明白。”

    意味着,不论她是否和他保持距离,她的头上都摘不去“安王新宠”的帽子了。

    但,她有反抗的余地么?

    明明就是他给步步逼的,现在倒来问这个。

    现在就算他说给她机会再选,她也不敢离开啊。

    而且,在她选择踏进宏陌大门前,她就有了心里准备。

    她不是那种做事半途而废的人,将来如何,且走且看吧。

    “说来听听。”凤青毓的眼波从她脸上划过,又落到了她的手上,半晌,才缓缓转身,就像那天在小院外的散步,随兴而起。

    余小渔微一沉吟,跟了上去:“意味着,我将抛弃尊严,永远待在殿下身边,直到殿下厌弃为止。”

    “现在,就算你后悔。”凤青毓闻言,忽的转身,居高临下捏住了她的下巴,目光沉沉,“也晚了。”

    “小渔不后悔,小渔只希望……”余小渔压下心底的翻腾,尽量平静的望着他说道,“他日若殿下厌弃,还望殿下能怜悯,饶过小渔的家人。”

    凤青毓的脸色渐冷,眸光倏然间变得深幽,盯着她好半晌,薄薄的唇才吐出一个字,“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