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锦衣之下  魔道祖师  全职高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20章包藏祸心的余小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20章 包藏祸心的余小渔

    嘉兰侯府,挽慈院的花厅里。

    余小渔安静的立在凤青毓身边,挺直了背接受着众人各种各样的目光。

    她敢确定,要不是碍于凤青毓在场,这些人光用目光就能把她剥皮削骨了。

    “殿下,此事大有蹊跷,还请殿下看在婉儿正与殿下议亲的份上,为婉儿主持公道。”

    老夫人恢复了平静,坐在主位上垂泪对着凤青毓微微躬身,花白的发,佝偻的背,让她看起来一下子苍老了十几岁一样。

    蓝婉知居然在与凤青毓议亲?!

    余小渔暗暗吃惊,心里浮上一丝酸意。

    怪不得,她能比袁凤还要亲近他。

    可是,今天的事情又是为哪般?

    一时间,心头疑云重重。

    “姨祖母想让本王如何主持?杀了定宁侯的庶长子?”凤青毓淡淡的说道,“然后自知帽子是绿的还往本王头上扣?”

    这话一出,满室皆寂。

    老夫人的目光中再次掩不出的震惊。

    他的态度分明是站在他们的对面的……

    “七殿下,婉儿对你可是一片真心的。”蓝子炎薄怒的瞪着凤青毓,“殿下难道要为了一个小厨,毁了你我两家的情谊?”

    “情谊?”凤青毓似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般,似笑非笑的望向蓝子炎。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莫名的,蓝子炎的眼神避了一下,扫过余小渔,立即先发制人:“原来是为了这个小厨!”

    “他就是那个小厨?”老夫人立即会意,怒不可遏,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来人!拿下这个包藏祸心的余小厨!”

    “姨祖母这样威风,想要拿下谁?”

    凤青毓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身上却有一种无形的威严释放了出来。

    那几个蠢蠢欲动的人顿时又悄然的缩了回去。

    余小渔心里暗叹不已,不过还是安安静静不动如山的立在旁边。

    她相信他不会不管她的。

    况且这些人当着他的面这样威风,他这般傲气任性的人怎么可能任由他们打脸呢?

    “殿下,今日之事,事出有因。”

    这时,嘉兰侯快步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神情阴晦不清的定宁侯。

    “何因?”凤青毓大赦赦的坐着,微抬眸扫一眼刚刚进门的人。

    他脸上风情未消,这一眼,顿时让屋里众人小小的恍了一下神。

    “禀殿下,方才我已问过犬子的贴身侍从,据他们说,犬子今日一直好好的,且并没有饮多少酒,直到喝了那碗汤之后,才觉得不适退下休息的。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定宁侯上前一步,也不喊冤,也不回避,而是平平静静的声明。

    “汤?”凤青毓似乎挑眉。

    “就是那碗鹿鞭汤。”定宁侯略略加重了语气。

    “原来如此。”凤青毓冷笑。

    “殿下,鹿鞭汤可是余小渔做的。”老夫人身边的美妇忍不住插了一句。

    “今日的菜,除了府里惯用的大厨所制的那几道,其余的全是由余公子主持的,那碗鹿鞭汤更是他亲自经的手,殿下,此事是否还要细问一问余公子呢?”老夫人顺着话接道,目光沉沉的盯住了余小渔。

    余小渔只觉得后背凉凉的,无奈之极。

    “鱼儿,可有话说?”凤青毓侧头,放柔了语气。

    看到他这态度明显的转变,众人再一次将余小渔从头到脚的扫视了一遍。

    余小渔穿的是那套凤青毓送给她的衣服,整个人也收拾妥当,清秀,干净。

    但,她眼角隐约的风情、脸上未完全消褪的红晕,以及颈间半隐半现的红痕,却在明明白白的告诉大家,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场的都是过来人,谁看不懂这个?

    嘉兰侯的脸顿时黑了下来。

    定宁侯倒是沉得住气,目光带笑的在余小渔身上扫来扫去。

    他想,他已经明白凤青毓离场时对他的目光是什么意思了,因为他在无意间妄想了人家的人……看来,回去得备份厚礼上门谢罪才是。

    “回殿下,那碗鹿鞭汤确实是小渔亲手所做。”余小渔从容的回应,“但,鹿鞭却不是真鹿鞭。”

    “那碗汤,我也尝过,鹿鞭无异,你如今说不是鹿鞭,哼!欺我等有眼无珠么?”蓝子炎冷冷的问。

    “大人只怕真的有眼无珠了。”余小渔挑眉,直白的还了回去。

    “大胆!”蓝子炎暴喝。

    “子炎,本王还没死呢。”凤青毓轻描淡写的眼波扫了过去。

    “青毓,你当真要为这个小厨舍弃兄弟情谊?”蓝子炎腾的站了起来,没了在外面时的冷静,直呼凤青毓的名谓。

    “情谊?”凤青毓拂了拂衣袍,缓缓起身,直视着他问道,“从你拖住我开始,从这鹿鞭被送入余小渔手中开始,你觉得,你我之间的情谊还在么?”

    “……”蓝子炎瞬间无言以对。

    “殿下,鹿鞭乃是补身之物,老身别无他意。”

    老夫人吃了一惊,连忙跟着起身,也不再求着为蓝婉知作主的话,急急解释。

    “是么。”凤青毓傲然而立,脸上淡淡的睨了余小渔一眼,“鱼儿,你替本王说。”

    “喏。”余小渔点头,挺直了背反问道:“鹿鞭、鹿肉确实是大补之物,少食对殿下的身体也确有好处,但,老夫人一次给全了两根,指明只为殿下一人,老夫人,可有此事?”

    “老身挂心殿下身体,轮得到你这个小厨来问责么?”老夫人恼怒的瞪着她。

    “老夫人,您没听到吗?方才殿下说的是,小渔替殿下说。”余小渔浅笑着,一点儿也没被吓到。

    她看得很明白,凤青毓不想要这门亲。

    也对,这种被算计的亲事,换了她,她也不想要。

    “你!”老夫人气得胸膛急剧起伏。

    “老夫人见谅。”

    余小渔笑笑,冲着她拱手施礼,继续说道。

    “定宁侯府的公子,只是吃了一碗被稀释的鹿鞭汤便做了那样出格的事,嘉兰侯府的婉知小姐,大家闺秀,高门贵女,却在庆生宴当日不陪着闺中好友,反出现在男宾客院,这样的事,小渔可没有本事做到。”

    “……”众人又是一阵沉默。

    这次,老夫人也呐口无言,而嘉兰侯的脸也更加的黑。

    “二,稀释鹿鞭汤被分成了百余碗,当时,很多大人都喝了,包括蓝大人您。”余小渔看向了蓝子炎,笑了笑,声音掷地有声,“可有事的,却只有定宁侯府的公子和殿下。”

    “……”

    一片寂静。

    “三,也是最最要紧的一条,今晚的鹿鞭其实并不是真正的鹿鞭……”

    “那是什么?”蓝子炎和嘉兰侯等不得余小渔把话说完,齐齐质问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