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24章想你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24章 想你了

    “小宛子,你告诉我,他为什么会中毒?今天嘉兰侯府的事,是不是他安排的?”

    余小渔认真的看着小宛子,开口问道。

    之前,她一直不想去细问他的事,可这并不代表,她不知不怀疑。

    鱼跃小肆里,他和昭王齐齐中毒。

    大平镇上,他那苍白的脸。

    宏陌学院里,他满脸的红疹。

    还有今天在嘉兰侯府中,他的一切。

    一幕幕交织成了电影片段般,一遍一遍的在她脑海里冲击着,快得让她抓不到重点,又却让她深深的不安。

    这些局,到底是他的主场,还是别人的阴谋?

    “余小渔,你无需过问这些。”小宛子闻言一愣,随即正色盯着她低低的警告了一句,“你只需要记住,殿下从无害人之意,他所做的一切,只为自保,仅此而已。”

    “自保?”余小渔错愕的皱了皱眉,“谁能害他?”

    他不是女帝最宠的皇子么?

    举国上下,谁敢害他?谁又能害得了他?

    “行了行了,你赶紧跟我回去。”小宛子不耐烦起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急惶惶的冲了回去。

    余小渔被迫跟着跑,直到了凤青毓住的地方,才挣脱了小宛子的手,停了下来。

    “你可真狠。”小宛子白了她一眼,随手指了指东边,“呐,这个暖阁,往年都是殿下过冬住的,这两日,你就住这儿,别瞎跑添乱。”

    说完,又如一阵风似的冲进了凤青毓的房间。

    余小渔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拖着脚步进了暖阁。

    深夜,外面殿中不断的响着小宛子跑进跑出的脚步声,余小渔拥被抱膝而坐,支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心烦意乱。

    喜欢上了一个人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卑微,明明还生着气,却还是情不自禁的为他担心。

    连续两天,凤青毓没出现,也没传她。

    余小渔同样抹不下面子主动去找他,可又担心他的身体,不愿就这样回宏陌去,便主动负责起了小厨房的事。

    反正,她本就是他名义上的司膳。

    小厨房里值守的小顺子,看起来比她现在的年纪还要小,见她进去,笑眯眯的行礼:“余公子,有什么吩咐?”

    又是余公子……

    这让她想到了嘉兰侯府,也想起了青莺说的那些话:四小姐说谁能勾住余公子,赏白银十两……

    也正是那些话,她才决定去找凤青毓。

    唉,蓝婉知也不简单啊,亏她还同情着呢。

    余小渔撇了撇嘴,说道:“不要叫我余公子,叫小渔就行了。”

    “余公子莫开玩笑了,奴不敢。”小顺子一脸的惊慌。

    “可我讨厌别人叫我余公子怎么办?”余小渔皱眉。

    “这样啊……那,余哥?”小顺子挠了挠耳后,为难的想着。

    “成。”余小渔打了个响指,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称呼,“晚上都有什么食材?”

    小顺子忙引着她去查看食材。

    忙碌中,余小渔终于平复了心情,暂时忘记了之前的那件事。

    前世在家时,她爸妈总是会应时应季应节的准备各种吃食。

    而重阳,更是全家登高放松的日子,回家之后,他们就会做一桌的养生菜,互相品评,共度重阳。

    想到这些,余小渔的心情有些黯然。

    莲藕排骨汤,银耳百合炒虾仁,清蒸螃蟹,百合蒸南瓜,红枣薏仁菊花粥,外加一碟三色重阳糕。

    带着怀念,她把这些全交给了小宛子,让他摆上了凤青毓的餐桌。

    深夜,情绪低落的余小渔陷入了思念家人的忧伤里,她独自趴在被子底,枕着自己的手臂无声的流泪。

    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天特别的想爸爸妈妈,莫名其妙的想……

    想着想着,突然,身上的锦被被掀起了一角,接着,有人钻了进来。

    余小渔大惊,直接跳了起来躲到角落,躲得太急,她被被子绊了一下,直接跌坐在了里侧,一抬头,却发现是只着寝袍的凤青毓,不由愣了:“殿、殿下。”

    凤青毓皱着眉望着她脸上的泪痕,神情直接淡了下来,冷冷的问:“哭什么?”

    “没什么。”余小渔垂了头,缩在里面。

    他没事了……心头的巨石陡然消失。

    凤青毓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又问:“为何哭?”

    “我想……家里人了。”余小渔黯然的低下了头,“很久很久很久没看到他们了。”

    一晃,她来到这儿快一年了。

    凤青毓这才缓了脸色,很自然的躺了下来,手臂一伸:“过来。”

    “殿下,这么晚了,你怎么不休息呢?”余小渔抬眼看了看他,不自在的往边上缩了缩。

    “嗯,想你了。”凤青毓勾了勾唇角,手一伸抓住她的脚踝将她拖了过去。

    余小渔大吃一惊,下意识的抬手挡住了他的胸膛,心跳失衡的同时,又有些小小的不情愿。

    之前的事,她还没打算就这样原谅他呢,他怎么就没事人似的跑到她被窝里来了。

    “还在生气?”凤青毓一翻身,将她压制在了怀里,低头望着她叹息着问。

    “不敢。”余小渔垂眸,目光落在他衣襟上,淡淡的说道。

    “原来,我的鱼儿还有不敢的事。”凤青毓却轻笑了起来,语带戏谑。

    她清晰的感觉着他胸膛的震动,脸不由自主的烫了起来,心里却涌上一股委屈,咬了咬牙,她抬眸直视着他:

    “你是殿下,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戏弄也好,玩意儿也好,打也罢,杀也可,全在殿下一念之间,我怎敢生殿下的气……”

    说着,眼眶已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凤青毓眸光骤凝,手指轻抚上她的脸,默默的盯了好一会儿,才无声的叹息,埋首在她颈间,低语了一句:“是我不对,莫哭了。”

    “……”余小渔僵住。

    他刚刚说什么?

    “明日我要进宫处理婉知的事,怕是不能陪你回晋城了。”凤青毓有一下没一下的蹭着她的脸,叹息的说道,“这一进宫,又得好几日见不着鱼儿。”

    余小渔继续沉默,心情复杂。

    他要是一如既往的高高在上,她还有借口从此远离他,可现在,这样小心小意的他……她该拿他怎么办?

    “鱼儿,我知错了,以后再不会那样对你。”凤青毓见她不说话,再次叹息,吻细细密密的移向她的唇,“说话。”

    “蓝婉知,是不是你毁的?”

    余小渔如他所愿的开口,目光也直直的望向了他。

    她已在他的地狱里,而现在,她只需要一个答案,来证明她坠入地狱是否是值得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