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锦衣之下  魔道祖师  全职高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7章心在哪一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47章 心在哪一边

    “师父,这个放着我们来。”

    “师父,需要什么我们来。”

    “师父……”

    余小渔发现,赢了比赛也是件很头疼的事。

    天勺地铲就像两大坨牛皮糖,缠得她头晕目眩。

    “两位前辈别这样,小渔承受不起。”

    余小渔有气无力的重复着这一句一天之内不知道说了几遍的话。

    她才多大?

    自己还没出师呢,还收徒……

    还收这么两个跟晋朗同时出道的老前辈当徒弟?

    别逗她了好不好……

    “这是赌约,我们天勺地铲顶天立地,言出必行!”天勺地铲振振有词。

    “这哪算什么赌约,我不在意,你们也别当真,可好?”余小渔哭笑不得的望着面前的憨货,只差举手投降了。

    “不好,传出去,我们天勺地铲怎么做人!”天勺一激动,浑身上下的肥肉都抖了起来。

    “……”余小渔真心想要跪服,这俩憨货……

    突然,她想到了一个事情,脸色不由一变,带着打量的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起两人,唇边漾开笑意:“你们真这么想拜我做师父?”

    “当然,大丈夫言出必行。”两人重重的拍着胸膛。

    “嗯,那么,师父也是父,对不对?”余小渔坏坏的笑着,目光在两人身上不断的打转着。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绝不食言。”

    “很好。”余小渔意味深长的点头笑道,“那你们先告诉我,谁找你们来踢我的馆的?”

    “一个姓袁的小子。”天勺想也不想,直接回答。

    姓袁的小子?

    余小渔惊讶了,她只认识袁凤。

    好像除了袁凤,她也没有得过哪个姓袁的小子了吧?

    “没错,巽京袁将军府上的,那拜帖上虽然写的巧妙,没有流露什么身份消息,可是,他忘记了,那种拜贴可不是普通人能有的,恰巧,当年我们也收过一份材质相同的拜贴,当时是袁将军亲自下的。”

    地铲声音难听的要命,可说出的这番话倒也有条有理。

    憨,却也没有完全的粗到没有心。

    果然,是袁凤家的人……

    余小渔望着两人,倒是顺眼了不少。

    “师父,这下可以收我们了吧?”天勺地铲互相看了一眼,再一次重提话茬。

    “不是我不收你们,只是我自己还没出师呢。”

    余小渔放缓了话气,这样被缠下去,她什么事也做不了了。

    “想要拜师,我得先问过我师父,他老人家要是同意,那我就收了你们。”

    “师祖在何处?我们去找他。”两人有些着急。

    “你们去找他?”余小渔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有了主意,“他就在晋城的宏陌学院,你们去吧。”

    天勺地铲顿时高兴起来,带着他们的厨具兴冲冲的走了。

    余小渔长长的松了口气,赶紧去忙最后的准备事宜。

    凤青毓那儿一直没有消息,她又不能一直等下去,冬天来临,鱼跃小肆正是重新打响名头的时候,实在不行,就只能按她自己的思路,明日冬至就直接开业,不等他了……

    冬至的清晨,阳光正好。

    余小渔依然没有等到凤青毓的消息,只好自行安排。

    好在,鱼跃小肆现在人也够多,加入的商户也多,这开业该做什么,你一言我一语的,不用她操心就定下了流程。

    李夫南再一次自荐,担任了司仪。

    普华街前一片热闹。

    各个摊位里也都装点得一片红火,满场喜庆。

    宏陌的学生们也在自己的位置上就位。

    今天开业,也代表着要请人试吃,他们也是卯足了劲,准备大干一场。

    “小渔,吉时快到了,安王殿下真的不回来了?”

    李夫南今天打扮的如同一只开屏的孔雀,花枝招展的。

    余小渔依然还是学院的那一身朱子深衣,简简单单,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

    她打量了李夫南一眼,无语的问:“李三公子,您今儿要迎亲?”

    “哈哈哈,身为司仪,仪容自然也要多多注意的啦。”李夫南用嫌弃的目光看着她,“小渔,不是我说你,你这样子真不行,走出去,谁会觉得你是鱼跃小肆的东家之一呢?你这样可以为坠了安王殿下的威风的。”

    “安王殿下的威风,岂是我一个厨子说影响就能影响的?李三公子,您太看得起我了。”余小渔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现在谁不知道你是安王殿下的人?”李夫南暧昧的冲她抛了个媚眼。

    “嗯,那你呢?人在鱼跃小肆,难道玩的是人在曹营心在汉?”余小渔随口调侃了一句。

    一瞬间,李夫南的目光一凝,虽然一闪即逝,却也清楚的让她看了个明白。

    咦?

    余小渔疑惑的打量着李夫南。

    “哈哈哈~我的心,当然是在余兄弟这边啦。”李夫南面不改色,抬手就要揽余小渔的肩,笑得爽朗。

    余小渔鄙夷的避开,快步走了出去。

    或许,她看错了?

    李夫南深沉的目光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再转身,他已经恢复了平时的样子,欢乐的拍着手招呼了起来:

    “来来来~都准备起来,吉时马上到了,炮竹,红利,大家一起发利市哦~~”

    余小渔站在门口,张望着街头。

    来来往往的人,不少都是奔着鱼跃小肆来的,其中,还夹杂着前面道贺的同行。

    “余公子,恭喜。”

    称呼也从当年的余兄弟提升到了余公子。

    余小渔一一还礼,请他们入内。

    天空,万里无云,阳光正好,普华街一片欢腾。

    突然,街那头传来了一阵鼓乐丝鸣声,人群纷纷走避,露出一队车马,缓缓而来。

    余小渔愣了一下,手搭凉篷往前走了几步,眯着眼望着那头。

    走在最前头的是一群太监,两个太监捧着一块着披着红布的东西,六个扛着牌子的,十数个吹拉弹奏的,最中间,一辆马车缓缓而来,后面紧跟着雁翎卫。

    马车的边上,跟随着很有标致性的陆梓子。

    是他回来了!

    余小渔心中狂喜。

    没想到,他会赶着点回来。

    “小渔。”正要迎上前,后面追上的李夫南一把扯住她的胳膊往后面拖去,“别鲁莽。”

    “什么?”余小渔皱眉,疑惑的看向他。

    鲁莽什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