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锦衣之下  魔道祖师  全职高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98章瞎说大实话的姑娘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98章 瞎说大实话的姑娘

    阿幕这一吆喝,顿时惊动了附近的不少人。最新最快更新

    或许是包子铺的包子一向有名,又或许是余小渔名声确实响亮,没稍会儿,一锅汤就被抢了个空。

    天勺地铲在屋里准备的第二锅也将将接上。

    “咦?你们有没有发现,这又酸又辣的汤一喝下去,暖和多了?”外面有人惊讶的喊了一句。

    余小渔含笑不语,把外面的事交给了他们三个,自己专心在屋里和老人一起熬汤做包子。

    “余公子小小年纪,有这样的手艺,不知师从何处?”老人有意无意的把话题往余小渔身上带。

    “我的老师是晋城宏陌的墨昱山长。”

    余小渔倒不是有意搬出墨昱来炫耀,而是她觉得兴许只有墨昱才能给她的手艺做更好的掩饰。

    “余公子,你的厨艺并非宏陌所出,这一点,满晋城的人无一不知。”老人似笑非笑的揭穿了余小渔的话。

    余小渔看了他一眼,无奈的笑道:“我祖父叫余方,只是……不好提。”

    “你竟是余方的孙子!”老人吃惊的低呼一声,目光警惕的看了看门外,收敛了神情点了点头,“也是,小心驶得万年船。”

    她爷爷的名头这么管用?

    余小渔不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了。最新最快更新

    不过,她都要走了,或许连这个名字也要抛去,也就没有必要再去深究余方的故事。

    于是,笑了笑,没再接话。

    老人对她的态度却更发的和蔼了起来,问了她的家人,还问了她可有婚配的问题。

    余小渔没有深想,一一作答。

    得知她还没有婚配,老人的目光更加的满意了。

    深夜,越来越多的人被吸引到了包子铺外面。

    余小渔等人忙得没空再说话。

    而不远处的茶楼里,凤青毓等人也注意到了这异动。

    “怎么回事?”

    熬了半宿,在座的人都有些疲惫,只是,凤青毓不走,他们更不敢走。

    “回大人,前面的陈记包子铺在卖包子。”回报的衙役不由自放的咽了咽口水。

    “大半夜卖包子!这些生意人,这个时候还在发灾难财!”着官袍的中年男人气得捶桌,“去,马上带人去封了它!”

    “大人?”衙役有些犹豫,看一边的凤青毓一眼,硬着头皮说道,“听说,他们卖的包子才一文钱,还有什么汤也是一文钱,这……哪能发得了什么财?”

    “一文钱?”中年男人顿时愣住了。

    “是。”衙役点头,“外面的百姓都聚过去了。”

    “谁这么傻?”中年男人疑惑的皱了眉。

    “听说,是鱼跃小肆的余公子。”衙役飞快的看了一眼边上的凤青毓。

    身为衙役,成天在街上巡逻,当然听说过安王爷和这位余公子的各种传说,而且,之前余公子不还亲自过来送餐送酒了么?

    “确定是她?”坐在一边垂眸品茶的凤青毓终于有了反应,侧头望向衙役,语气淡淡,却莫名的压迫感。

    “回七殿下,小的没有亲眼看到,不过,街上的百姓都在说,一文钱的包子一文钱的汤,是余公子亲手做的,还有人说,喝了汤整个人都暖和了。”

    衙役殷勤的将听到的小道消息细细回禀。

    “去瞧瞧。”凤青毓皱了皱眉,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站了起来。

    “殿下,外面雪正大着呢,要不,奴去传?”小宛子望了一眼窗外,担心的看着凤青毓劝道。

    “不必。”凤青毓的眉头皱得更紧。

    外面这么大的雪,她不回去歇着,还在外面冻着给人做汤做包子?

    没办法,小宛子只好拿起黑麾给凤青毓披上,一边又带上了暖手的手炉。

    凤青毓下了楼,其他人再不情愿也只好跟上。

    街边,昏黄的灯照亮了陈记包子铺几个字。

    一边,几名妇人正卖力的用热水洗着碗,身边煨着听话的孩子,正满足的喝着汤。

    她们身上没带钱,才甘愿的用劳力换取了汤给自己的孩子。

    余小渔刚刚捧了两大笼的包子出来交给了阿幕。

    连续不断的工作,让她已经忘记了寒冻,甚至,额上还渗了细细密密的汗。

    她深吸了口气,站在一边捏着袖子拭汗,目光随意的扫过,忽的定住。

    雪花纷飞中,凤青毓缓步踩着积雪而来。

    “殿下!”余小渔惊喜的喊了一声,快步迎上。

    凤青毓停下了脚步,深深的凝望着眼前纤细的人儿,心头淌过一股悸动。

    明明是这样纤柔的女子,原本也只是清秀的脸,此时却神采飞扬,吸引着他全部的目光。

    “殿下饿了么?”余小渔两眼泛光,毫不掩饰的喜悦。

    凤青毓到嘴的斥责就这样硬生生的咽了下去,他无奈的看着她,抬手拍了一下她的额,问道:“不冷么?”

    “不冷。”余小渔摇头,指了指聚满的百姓们,老实的说道,“他们冷。”

    “已经在想办法安置他们了。”凤青毓也很无奈。

    北城的民房一直是全晋城最差的,这次,他已经让人提前安顿了北城的百姓们,却不料出事的却是西城。

    而且是一大片,闹得他们猝不及防,都来不及安顿,才会让这么多人在这儿滞留。

    “殿下,我家的小院子也塌了。”余小渔扶着他的胳膊往包子铺走去,语气再自然不过,“黑甲卫查过,是人为。”

    凤青毓的脚步顿时停住,目光锐利的望向她。

    她想告诉她什么?

    “殿下?”余小渔疑惑的看向他,不明就里。

    “来人。”凤青毓却转向了一边的黑甲卫,“去北城查一查房屋倒了多少。”

    “喏。”立即有人应命而去。

    跟在后面的几个官员面面相觑,有两人连汤也来不及喝,匆匆交待了几句,跟着跑了。

    余小渔这才意识到,她似乎说了什么了不起的事?

    “免礼。”凤青毓淡淡的扫了一眼旁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跪了一片的人,抬腿往包子铺走去。

    “免礼~”也只有这种时候,小宛子的作用才完全的体现了出来。

    “给我们都来一碗汤。”凤青毓已经到了屋檐下,平静的看向余小渔。

    旁边,阿幕一手拿着碗,一手拿着勺子,傻愣愣的看着凤青毓,脱口说了一句:“好美~”

    凤青毓的脸顿时沉了下来。

    余小渔满头黑线。

    这姑娘也太直了吧,当着凤青毓的面,瞎说大实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