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锦衣之下  魔道祖师  全职高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14章重金悬赏寻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14章 重金悬赏寻她

    “你想干什么!”

    渔娘见状,想也不想,直接挡在了余小渔的面前,将她和豆官护小鸡似的护在身后。

    “去,把能带的都带上。”闲汉嘿嘿一笑,手一挥,指使身后的两个直奔铺子。

    那两人进了门,拿走了装钱的篓子,打包了鱼干,顺便还砸了些不打紧的家具,这才骂骂咧咧的走了。

    全程,渔娘都死死的护着余小渔和豆官,脸色苍白的望着他们胡来。

    直到那些人离开,她才像力气被抽空一样,瘫坐在地上。

    余小渔皱着眉没说活。

    豆官惊惶的窝在她怀里,小手紧紧的攥住了她的衣襟。

    渔娘缓了一会儿,拉着袖子抹了两把眼泪,撑着爬了起来,强笑道:“于姑娘,不好意思,没吓着你吧?”

    “你准备报官么?”余小渔也不问原由,事情很明了,也没什么可问的。

    “报了又能怎样。”渔娘苦笑着摇头,脚步微晃的进了屋。

    屋里已经一片狼藉。

    破损的桌椅重叠,篓筐倒地,撒落一地虾皮小鱼,被踩得一塌糊涂。

    渔娘低着头,一一清理。

    “娘,娘。”豆官突然挣扎着想要下地。

    余小渔忙将他放了下去。

    豆官迈着小胖腿,吃力的迈进高及他膝盖上的门槛,跟在渔娘身后收拾。

    余小渔看到这一幕,心里莫名的一酸。

    她想起了之前,大寒带着小寒乖巧的跟着她,在寒冬天里颤颤的挖野菜。

    回到家,余小渔的脑海里还不断的浮现豆官那小身子抱起大篓筐的样子,心里软得一塌糊涂,不由自主的对这母子上了心。

    第二天,她去了茶楼,稍稍一打听,便知道了渔娘的故事。

    渔娘只比她大一岁,原本是镇东三十里外一小渔村出生长大的姑娘。

    几年前因缘际会认识了一位晋城来的张公子,两情相悦,彼此倾心。

    但无奈,张家门第看不上她这个渔家女,于是,张公子果断脱离了张家,和她在渔村成了亲。

    后来,她心疼张公子在渔村的辛苦,便带着老母亲一起,一家人搬到了镇里,开了家咸鱼铺子。

    只是没两年,一家人在探亲的路上遇到了山匪,张公子和她娘亲受了伤,回来没多久就相继去了,丢下渔娘和刚出生几个月的豆官。

    “这附近还有山匪?”余小渔皱眉。

    有没有匪这件事,她不知道,反正她一路过来,走的都是大道,住的也是正规的客栈,并没有遇到过麻烦。

    “是,从不曾听说过那一带有匪,可是他们家却是遇上了……唉。”

    “听说,那位张公子是晋城的大家,家里有人在朝中当大官的,他也是个痴情种子,为了一小渔女就这样葬送了性命。”

    “谁说不是呢,那位张公子我见过,长得一表人才的,呐,豆官就长得像张公子。”

    “那孩子又乖又聪颖,要是张公子在,哪天带着回了家,指不定这孩子就是大出路,如今,可惜了。”

    茶客们纷纷叹气摇头,为这渔娘的遭遇唏嘘不已。

    “晋城张家?”余小渔一愣。

    她倒是知道张阁老,也知道李家,可这什么张家,却是有些模糊。

    “是啊,晋城的张家,大官人家。”

    “咦?姑娘说话似乎也是晋城口音,你也是晋城来的?”旁边有人突然看向了余小渔问道。

    “我在晋城住过,只是,认识的人并不多,更不知道什么当官的张家了。”余小渔忙笑着撇清。

    “张公子脱离了本家娶了渔娘,这对大户人家来说,可是个丑闻呐,外面当然不会传出来了。”那人轻笑,端着茶碗喝了一大口,继续说道,“我要问的是另一件事。”

    “说来听听。”余小渔惊讶的看着他。

    旁边的茶客们见有八卦可听,纷纷转了过来。

    “姑娘可见过晋城鱼跃小肆的余公子?”那人神秘兮兮的问道。

    “……”余小渔顿时愕然。

    她这么有名?连这儿的人也知道她?

    “你说的,我知道。”旁边另一个中年人忙接了话,“前天我进了一趟城,就听说了这件事,这位余公子可是个妙人儿,安王爷身边最受宠的红人呢。”

    “……”余小渔沉默,心里又不由好奇起来。

    关于她和安王的传说,到底是怎么样的?

    “怎么说?”不知情的人立即围过来问。

    “听说,这位余公子是食神再世来着,他进宏陌之前,就凭自己的厨艺开了鱼跃小肆,安王爷看上他,最大的原因就是这个,要不然,王爷身边那么多美儿郎,怎么可能就选他这么一个长得不怎么样的毛头小子呢?”

    “不对,不对,我听说这位余公子,明明就有潘安之貌,长得比姑娘还水灵来着。”

    “比姑娘还好看的,那是安王爷。”

    转倏间,话题直接歪了楼。

    余小渔听得目瞪口呆,默默的等了一会儿,那些人还争得不可开交,她才无奈的开口问道:“大叔,你听说的就是这些?”

    之前亭长还说他重金悬赏寻找来着,不知道现在到底寻到了什么程度。

    “当然不是。”那人又喝了一口茶,敲了敲桌子,等到众人安静下来,这才重新开口,“余公子不见了,王爷急得不得了,正派了手下重金寻找呢,谁要是找到这位余公子并安全护送回巽京,赏万两黄金呢。”

    “万两黄金!啧啧~这可够我们几辈子花用了。”众人顿时惊呼了起来。

    万两黄金……余小渔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还真是他们家三兄弟的风格。

    赏官、赏地、赏黄金。

    可是,心底却还是涌上了一丝甜蜜。

    他在乎她。

    这比什么消息都让她高兴。

    “姑娘似乎并不赞同我们说的话?莫非,在晋城里还有什么不同的说法?”有人见她摇头问道。

    “啊?不是,我只是觉得,王爷是性情中人。”

    余小渔回神,敷衍的笑了笑,掏出一小粒碎银子放在了桌子上,起身离开。

    安全护送回京……

    就算亭长已经把消息上报,一来一回也有不少时日吧?

    看来她还有时间挑选下一站要去哪里了。

    只是,下一站,要去哪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