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锦衣之下  魔道祖师  全职高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23章你夺了我的清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23章 你夺了我的清白

    “你夺了我的清白,还没说怎么负责呢。”凤青毓啄着她的唇角,低低的说着。

    “……”余小渔顿时哑然。

    他怎么还记着这个!

    明明她的清白也给他了好不好!

    “说话。”凤青毓大手游离,时轻时重的撩着她的火。

    “我……”余小渔面红耳赤。

    上一次,她醉得一塌糊涂,记忆完全的缺失,可现在,他们都清醒着……

    她还是第一次以本尊面对他。

    之前见到他后一番乱,倒还没见着什么,可此时,她顿时不自在起来。

    身上的温度,好像发烧的病人一样节节攀升,直烫到了脚趾头。

    “你什么?”凤青毓低哑着声,细细密密的吻移向她的锁骨,每一下,轻柔中带着鼓惑。

    余小渔侧头望了望豆官,无奈的说道:“很晚了,睡吧。”

    “把他送隔壁去。”凤青毓随着她的目光侧头,不悦的说了一句。

    “他还那么小,万一醒了,会害怕的。”余小渔想也不想的摇头。

    “他中了迷药,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凤青毓闷闷的说着,抬手扯开了她的手,一低头狠狠的堵住她的唇。

    “唔~”唇舌交缠,两人不由自主的同时低呤了一声。

    “凰哥哥,你为什么要来这儿……”余小渔闭上眼睛,幽幽的叹了口气。

    他不来,她就能放开这一切,以于绡的身份开始她的新天地。

    可是,他却来了。

    “说了,寻鱼。”凤青毓低笑,牙齿咬开了她的衣襟,“这一次,我不要再吃醉鱼。”

    余小渔的脸瞬间红透,她还来不及反对什么,面前这张绝美的脸便俯了下来,霸道的吞噬她所有未出口的话。

    蚀骨相思,仿佛只有这样的抵死缠绵方才诉说般……

    第二次,余小渔醒来时,已日上三竿。

    身边只有豆官还稳稳的睡着。

    余小渔浑身酸痛,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的抬手摸了摸豆官的额头。

    触手滚烫,豆官的小脸蛋通红通红的,一动不动的睡着。

    “糟了。”余小渔猛的惊醒,拥被坐了起来。

    这时,凤青毓走了进来看到她露在外面的肌肤,目光一凝,坐在榻边伸手捞她入怀,细密的吻也落在了她后颈上:“歇好了么?”

    “嗯。”余小渔不自在的垂了眸,眼角生情,脸颊染晕,娇媚而妍丽。

    可事实上,她真不好意思跟他说实话。

    昨晚,她就像一条被煎烤的鱼,被他翻来覆去的架着烤,最后,她都不知道是怎么睡着的。

    就好像第一次后一样,现在的她,整个人都酸疼酸疼的,跟骨头被一根根的拆开又重组似的。

    “亭长派人送了早餐,吃了再睡。”凤青毓宠溺的拥着她说道。

    “凰哥哥,豆官好像病了,好烫手。”余小渔忙焦急的求助道。

    “嗯?”凤青毓这才抬头,望向了豆官。

    “凰哥哥,豆官与我投缘,如今渔娘也没了,我们帮帮他吧。”余小渔搂住他的腰,哀求的看着他。

    “没说不帮。”凤青毓灼灼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唇角浮现一抹邪邪的笑,“只是,鱼儿,你这般模样,如何让我专心治他?”

    余小渔一愣,低头看了看自己,顿时惊呼着松开了他,捞起了被子裹住自己,红霞染满了双颊。

    刚刚着急,她居然忘记了自己一件衣服都没穿。

    凤青毓忍不住莞尔,倾身在她唇上重重一啄,柔声说道:“隔间有水,你的衣服也在,去洗洗。”

    “嗯。”余小渔不自在的避开他的目光,伸手捞起落在一边的单衣,当作浴巾那样裹住了身体,这才扔开被子,趿了鞋往小隔间飞快的跑去。

    凤青毓看着她进去,这才伸手挪了豆官出来,开始给他把脉。

    隔间里,余小渔看到了满满一木桶的热水。

    旁边的木架上,还搁着她的包裹。

    她昨天跑得急,都没顾上这些,显然是他让人给取了过来。

    心里又是一阵甜蜜,带着笑意,她滑入了木桶,不过,她担心豆官的病,也没有多待,加速洗漱完,穿戴一新匆匆出来,便看到正坐在桌边写东西的凤青毓。

    “凰哥哥,大夫什么时候能到呀?”余小渔快步过去,一边收拾凌乱的房间,一边问。

    “他兴许是这两日受了凉,吃一帖药,退了烧就没事了。”凤青毓放下笔,拿起纸细细的看了一遍,冲她笑了笑,“区区小病,用不着大夫。”

    “凰哥哥还会看病?”余小渔顿时惊讶的看向了他。

    “久病成医,再说了,医毒一家,我会用毒,自然也要懂些医理。”凤青毓淡然的解释了一句,拿着药方起身。

    “以前那些毒……都是你自己弄的?”余小渔错愕的看着他。

    她一直以为是他身边有高人。

    “别人配的毒,我怎敢用。”凤青毓伸手抚了抚她的脸颊,戏谑的说道,“除了鱼儿。”

    “啐啐啐,我好好的毒你干嘛。”余小渔心里一暖,却故作凶悍的瞪了他一眼。

    却不知,她此时晕红的脸,晶亮的眸,加上这一动作,落在他眼里有多娇俏可人。

    凤青毓想也不想,就扣住了她的后脑勺,俯身就要亲下去。

    “叩叩叩~”就在这时,敲门声不合时宜的响起。

    “七爷。”蒙子墨的声音传了进来。

    凤青毓皱了皱眉,略略一顿,继续自己的事。

    “唔~”余小渔没想到他还会继续,被亲了个正着,慌忙推开了他,睨了房门一眼,娇嗔的低语,“蒙大人等你呢。”

    凤青毓这才松开了她,淡淡的开口:“进来。”

    门应声被推开,蒙子墨站在外面,打量了余小渔一眼,说道:“七爷,那人醒了,说是鱼跃小肆的人。”

    “鱼跃小肆什么人?”余小渔惊讶的抬头。

    “有人跟着你,你知道么?”凤青毓微皱着眉。

    他是花了无数的人力才找到的她,可是,那个人是怎么回事?

    “谁跟着我?”余小渔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鱼跃小肆的谁能有这样的能耐?

    难道是陆老汉的人?

    “是昨晚救我的那个人么?”余小渔又急急的补问了一句。

    “是,他被踢到心口,被亭长的人带回了医馆,方才我问过,他说他叫阿什,说他原本是为了还袁家的情,如今,是跟着来还余姑娘的情的。”

    “情?”凤青毓的声音顿时冷了下来。

    “他人呢?”余小渔皱了皱眉,忙问道。

    蒙子墨看了凤青毓一眼,没吱声。

    “不必带过来了,处理了就是。”凤青毓板着脸,随意的挥了挥手。

    什么无关紧要的人,敢来打扰他和鱼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