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25章姨父的头发为什么是白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25章 姨父的头发为什么是白的

    “去安排。”凤青毓不理他,径自看向了余小渔,“鱼儿,你之前一直住客栈?”

    “不是,之前租了屋子,只是和渔娘说好要去渔村,这才退了的。”

    到了这会儿,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余小渔老老实实的交待。

    “再租个几日。”凤青毓凝望着她,笑得温柔,“我们在这儿过了年。”

    “七爷,说好只是除夕,怎么还得过了年呢?”蒙子墨在一边听得大急。

    “此事就这么定了。”凤青毓锐利的目光扫了过去。

    蒙子墨直接呛住,只好无奈的摇头:“好吧,谁让你是爷呢。”

    余小渔不明白凤青毓为什么这么坚持,不过,豆官还病着,带上路总归不太好,所以也没有反对。

    好在,那房东和余小渔相处的不错,听说要再租两天才走,硬是不收她的房租,反而还送了不少家里置办的年货。

    “渔娘的事,我听说了,之前还从她那儿买了不少东西呢,唉,这些就当是我给豆官的。”房东看到余小渔怀里抱着的豆官,唏嘘不已。

    “谢谢婶子。”余小渔再三道了谢,送了房东出门,回来后将刚刚醒来的豆官塞给了蒙子墨,“豆官乖,在这儿跟这位叔叔玩,姨去给你做好吃的。”

    蒙子墨一脸的拒绝,却也无可奈何。

    她要做饭,总不能让凤青毓看孩子吧?

    算来算去也就只有他了。

    好在,豆官乖巧,虽然有些怯怯的,却还是点了点头,老实的跟着蒙子墨在院子里玩。

    凤青毓停在院子里,微讶的打量了起来。

    院子很小,安王府最偏最小的院子也比这儿大许多。

    可是,院子里收拾的很干净。

    冲着门的地方,摆着一个大大的水缸,缸中种着莲,此时已经枯黄得只剩下一枝枯茎。

    房子只有两间,一间堂屋,一间厨房,而二楼上,木窗正支着。

    厨房边还有一眼井,井台高筑,支着打水的轱辘。

    井边上还搭着一小方棚子,下面堆放着整齐的柴禾。

    这么简陋的地方,她居然窝得这样开心。

    凤青毓的心里流露出一丝好奇几许疼惜,目光忍不住追随起她的身影。

    身后炽热的目光如有实质,让余小渔一阵脸红心跳,切菜时神思一恍惚,手中的刀一滑,指尖瞬间冒出了鲜红的血。

    她忙放下刀,舀了一勺水冲了起来。

    “怎不当心些。”凤青毓皱眉,快步进了厨房,从她身后环过手臂,握住了她的手。

    “小伤而已。”余小渔缩手,但手却没能挣脱开。

    厨房的门开着,蒙子墨就在院子里,这样多不好。

    凤青毓不悦的睨了她一眼,手上一用力,单手禁锢住了她的腰,一低头,含住了又渗了不少血的手指。

    指尖传来的温热感,如同有了生命一样,从那伤口处迅速的漫延,直击她的心,转瞬间,又从心里溢了出来,整个人都烫了起来。

    他的温度,他身上淡淡的桃花气息,无声无息的将她包围,彻底的吞噬她最后的那点儿想反抗的理智。

    “这般迷糊,让我如何放心得下。”

    凤青毓含着她的手指吮了好一会儿,直到口中没有再品到血腥味,才松开了她的手,一侧头,便把她娇羞的神情尽收眼底,他低低落笑,顺势含住她的耳垂,轻柔的说道。

    “去外面坐,一会儿就好。”余小渔的脸更加的红了起来,避开他的目光,伸手推他。

    他在这儿,只会更让她分神。

    凤青毓倒是没有坚持,叮嘱了几句就松开了她,回了院子里。

    “爷,你不会是想让余姑娘留在这儿吧?”蒙子墨正逗豆官说话,看他出来,扫了厨房一眼,小声的问。

    “没有。”凤青毓摇头。

    “那为何非要留下过除夕?”蒙子墨再次不解的问。

    “只是想过个安静的除夕而已。”凤青毓淡淡的说道,看了看豆官,又补上,“这两日,让他跟着你。”

    “爷,我不会带孩子。”蒙子墨顿时苦了脸,压着声音哀号道,“再说,我还得跟案子呢。”

    “晚上你带着睡。”凤青毓轻描淡写的挡了他的借口,“再帮我准备些东西。”

    “喏。”蒙子墨无可奈何,只好点头。

    “吃饭喽。”余小渔端着菜出来,拖着腔调喊道。

    凤青毓清冷的脸上瞬间浮现了笑容,看得蒙子墨一愣一愣的,后面劝说的话也咽了回去。

    好吧,这位爷孤身犯险千里寻她,这会儿又怎么可能轻易的走呢?

    “来,小豆官,叔叔抱你去吃饭。”

    爷不用他照顾了,那他还是认命的照顾小的吧。

    “不用,豆官自己会走。”豆官扑闪着大眼睛,推开了他的手,转身迈着小短腿跑向了余小渔,“姨,姨。”

    “小心点儿。”余小渔忙腾出手接住了豆官。

    凤青毓缓步走近,看到这一幕,脚步微微一顿。

    这一幕,温馨,平淡,却触动了他的心。

    或许,有朝一日,他和她也能守着他们的孩子,安安静静的过日子……

    “坐好了,姨去打水,吃饭前要洗手哦。”余小渔含笑哄着豆官,不经意间抬眸看到凤青毓站在门口,冲着他甜甜一笑,“帮忙看着点,别让他摔下来。”

    “好。”凤青毓破天荒的点头,走过来坐到了位置上。

    豆官眨巴着眼睛好奇的望着他,好一会儿,才糯糯的问:“你是姨父吗?”

    “……”余小渔刚回到布帘后,听到这一声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有些好奇他的答案。

    “是。”凤青毓轻笑,直接承认。

    “姨父好好看。”豆官认真的盯着他,继续说道,“可是,姨父的头发为什么是白的?头发白的不都是爷爷吗?”

    “哈哈~”蒙子墨幸灾乐祸的大笑。

    凤青毓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没说话。

    余小渔忍俊不禁,又担心凤青毓会生气,忙走了出来:“豆官,不是所有白头发的都是爷爷哦,再说了,爷爷有这么好看的吗?”

    “没有。”豆官恍然大悟,点了点头,又一本正经的看着凤青毓说道,“姨父别伤心,头发白也不一定是爷爷。”

    “噗~”这次,连余小渔也没忍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