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锦衣之下  魔道祖师  全职高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26章骑虎已难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26章 骑虎已难下

    入夜,蒙子墨认命的哄了豆官回了二楼后面的小屋。

    凤青毓随意的坐在床榻边,打量着屋里的摆设。

    一榻一桌一只柜,还有两个圆凳子,除此再没有其他。

    且不说安王府如何,就是墨昱那破房子的摆设,也比这儿齐全。

    “出门没带钱?”他不由皱了眉。

    “凰哥哥,你怎么会这么快到这儿的?”

    余小渔几乎同时开口,愣了一下,扁了扁嘴,抬手示意他先说,一边将窗户关上。

    “我在莲城接到消息,说黑甲令出现在眠画镇,除了你还能有谁?”凤青毓拂了拂自己的衣摆,先答了她的问话才接着问,“陆伯没给你准备路费?”

    “……”余小渔顿时哑了,咬着下唇扫了他一眼,才讷讷的说道,“你都知道了。”

    他能这样找到这儿,就足够说明陆老伯让她离开不是他的意思了,同时,也证实了那封信的真实。

    却不知,写信人是哪路的高人。

    “嗯。”凤青毓淡淡的应,倚着床柱子,冲她伸出了手,“过来。”

    余小渔没动,有些担心的看着他问道:“你……没把他怎么样吧?”

    “我身边不需要自作主张的人。”凤青毓的手还伸着,语气却淡了许多。

    “可是,他没恶意,他都是为了你,而且他还是陆梓子的父亲呢。”

    余小渔一惊,快步上前想要为陆老汉说上两句。

    凤青毓手一伸,便扣住了她的胳膊,直接将她扯了过去,双臂紧箍着她的腰,让她坐在他膝上,眯着眼睛望着她说道:“他都想杀了你,你还这样帮他说话?”

    “杀我?”余小渔一愣,摇了摇头,“他或许是对我动了杀心,但,我不能不承认他对我也有照顾之意。”

    “我从记事起,他就在我身边。”凤青毓仔细的观望着她的脸色,见她确实没有怪罪的意思,这才轻叹了一声,说起了陆老汉,“他待我,比待梓子还要好,但,错了就是错了。”

    “你把他怎么样了?”余小渔直接忘记了挣开他,急急的问道。

    “解职,回家养老。”凤青毓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可不想一直揪着陆老汉的事和她聊一晚上。

    “真的只是这样?”余小渔有些惊讶。

    “梓子代领了八十大板。”凤青毓淡淡的补了一句,手抚上她的背,眸光变得深遂起来,“说完了他们,该说你的事了。”

    “我有什么事?”余小渔心里一突,后知后觉的想要挣脱,却反被他紧紧的箍在了怀里,完全制住。

    “你想留下,还是随我回去?”凤青毓静静的望着她,轻声问。

    “嗯?”余小渔一愣。

    之前还说来带她去他的地狱,现在又让她自己选择以后的路么?

    “若想留下,我让人给你另外安排,就以于绡的身份。”凤青毓柔声细语,“若是跟我回去……”

    却还是得以余小渔的身份继续女扮男装下去。

    毕竟,他要和她在一起,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做。

    最要紧的一点,她的才华是掩不住的,回去之后以别的名字出现,反而会给别人送去把柄,不如余小渔来得更方便。

    至于怎么给她恢复女儿身……只能慢慢安排了。

    “我若留下,你还会来看我么?”余小渔愣了愣,皱着眉问道。

    她知道他话后的意思是什么。

    “会。”凤青毓点头。

    心底却隐隐的有些失落,他能来看她,却得寻找契机,这莲城又不比晋城,就算一切顺利,他也不可能三五天内说来就来。

    “我的名牒还能改回来吗?”余小渔又问。

    “此事还需要慢慢图谋。”凤青毓叹气。

    如今的她可不是以前那个默默无闻的乡野丫头,她如今已经在众人面前亮了相,就连他母皇都知道了她的存在,现在改,只会把把柄递到他大哥手里,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那……”余小渔咬着一唇,为难的沉吟了起来。

    看来,已经骑虎难下了啊。

    次日,是除夕,是她来到古代的第三个除夕夜,却也是最特别的一个。

    因为,是她和他一起过的第一个除夕。

    余小渔早早的醒来,准备去买菜准备除夕守岁的食谱。

    “还早,再睡会儿。”刚动一下,马上被凤青毓给圈了回去。

    “我得去买菜。”余小渔无奈的趴在他胸膛上,“第一次和凰哥哥一起过除夕呢。”

    “让子墨去买就是。”凤青毓闭着眼睛说道,双手圈得紧紧的。

    “他买的能吃吗?”余小渔不由轻笑,柔声哄道,“凰哥哥一点儿都不想吃鱼儿做的菜么?”

    “我想吃鱼。”凤青毓睁开眼睛,慵懒的看向她,唇角浮现一抹邪邪的笑意。

    “晚上给你做醋鱼。”余小渔红了脸,故意歪解他的意思。

    “现在。”凤青毓的手顺着她的背往下滑。

    “好累。”余小渔吓了一跳,只好使出杀手锏,嘟着嘴冲他撒娇,“凰哥哥饶了我吧,晚上我给你做好吃的。”

    “我不吃醋鱼,我要吃相思鲤。”凤青毓低头咬了咬她的下巴,声音低沉,带着某种魅惑。

    “好。”余小渔无奈的点头,生怕他反悔,以最快的速度穿衣洗漱。

    “余姑娘要出门?”院子里,蒙子墨已经起来,正在教豆官蹲马步,看到她,眼中浮过一丝笑意。

    “今儿除夕,我去买菜给你们做好吃的。”余小渔被他看得脸上一烫,避开了目光,揉了揉豆官的脑袋,“豆官怎么还学起功夫来了?不怕累吗?”

    “不累,我要跟蒙叔叔学好本事,以后就没有人敢来欺负我娘了。”

    豆官的小脑门上已经见了汗,小短腿也有些颤,却还是一本正经的坚持着,很认真的回答了她的问题。

    “真乖。”余小渔听得心里一酸,险些红了眼眶,她忙站起身,“乖乖的跟叔叔玩,我去买菜了哦。”

    “嗯!”豆官重重的点头,深吸了一口气继续扎马步。

    余小渔看在眼里,又是一阵心疼,匆匆的出门。

    她怕再待下去,会忍不住掉泪,让豆官看出什么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