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锦衣之下  魔道祖师  全职高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39章对峙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39章 对峙

    “我……”方语一个激灵,避开了他的视线,支支吾吾的解释道,“我只是……只是想接他跟我一起过,我也是想让他能过得好一点儿,我没想卖他的,牧哥,你要信我。”

    “啧~~自己作妾,还想着带儿子过去,哪家的老头这么傻?帮你养别人儿子?”袁凤在一边冷嘲热讽的问。

    顿时,围观众人又窃窃私语起来。

    没守孝就卷了家财给别人作了妾?

    而那个人还是个老头?

    顿时,原本同情方语的那些人也以狐疑的目光投向方语,各种议论和指责都转了方向。

    余小渔深深的望了对面的袁凤一眼,勾了勾唇角。

    这个袁凤倒是太让她意外了。

    一句话,无疑是给大家提供了一个可以无限想象的梗。

    试想一下,一个是大家都没见过的老头,再对比一下面前丰神俊朗的余小牧。

    方语的人品,立即显了形。

    “你是不是还想把女儿卖去作瘦马?”

    这时,余小牧的声音低哑,带着一丝压抑的痛楚,继续问道。

    “我……没有……”方语急急的摇头,死死抱住余小牧的腿不放,泪流满面的哭道,“牧哥,我只是说说,我没有……我错了,牧哥,我……”

    “语娘,你走吧。”余小牧黯然的叹了口气,伸手扯开了方语的手,“既然已经重嫁了人,以后好好过日子。”

    “牧哥!我没地方去了,我真的没地方去了。”方语忽然提高了声音哭喊道,“念在我们夫妻一场……不,不,看在孩子们的份上,求求你,给我个活路吧,我真的……没地方去了。”

    “语娘,但凡你能留点儿余地……”余小牧咬了咬牙,哀伤的望了方语一眼。

    “啧~这是被人老头子给甩了?”袁凤听到这儿,顿时乐了,“没地方去了才转头来找前夫啊?不对,应该是未亡的亡夫才对。”

    余小渔听着袁凤的这番话,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之前对袁凤的那点儿不满也全部烟消云散。

    “牧哥,我真的没想离开你的,只是,你……不在了,我娘家住不下去,我只能自己找出路。”

    方语哭得泣不成声。

    “可是,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从那天看到你还活着,我就……吃不下睡不着……结果被他给看出来了,他……一怒之下要把我卖……我好不容易才跑出来的。”

    声声泣泪,字字含悲。

    原本还是唾弃的众人,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细听听,这女人说的似乎也很合理?

    “说的好有道理。”袁凤却嗤笑道,“这么说来,这事儿还得怪余都尉咯?是怪他没死呢?还是怪他回来的不是时候呢?”

    “牧哥,我知道我已经回不去了,我不敢奢求什么,只希望……能在有你和孩子的地方,哪怕是做个丫环,我也愿意。”

    方语没理会袁凤,只巴着余小牧哭得伤心欲绝。

    “余都尉,你要是信了她的话,你就不是男人!”袁凤听得火大,冲着余小牧大声喝道,“绿云压顶,还跟这种女人拉拉扯扯,余小牧,你还不如余小渔爽快。”

    听到余小渔三个字,方语整个人颤了颤,惊慌的抬头四下瞧了瞧。

    余小渔将她的反应都看在眼里,不由冷笑。

    很显然,方语对她还是有所顾忌的……不,应该是对她那把菜刀有所顾忌。

    余小牧的眉宇间也多了一丝果断,他后退两步,居高临下望着方语,淡淡的说话:“语娘,这么多人看着,快起来吧。”

    “牧哥,我……”方语仰头,又一副想哭的样子。

    “起来!”余小牧突然沉了声。

    方语吓了一跳,立即闭起了嘴,怯怯的望着他,站了起来。

    “我可以给你安排一个落脚的地方,之前你从家里带走的那些,就当是给你的嫁妆,你我之间,从你离开开始,夫妻情断,至于孩子,你也没有资格再见他们。”

    余小牧咬了咬牙,挺直了背淡淡的说道。

    “牧哥!”方语听到这儿,不由焦急的开口喊道。

    “我不想让我的孩子成为你攀高枝的工具!”余小牧突然喝道。

    余小渔顿时欣慰的笑了。

    余小牧果然没让她失望。

    虽然不能将方语一下子解决,但好歹可以确定他认清了事实,不会受方语的迷惑。

    “我……”方语被余小牧的声音吓了一大跳,顿时连哭了也忘记了。

    “来人。”余小牧说完,疲惫的转身。

    “大人。”钟力大步出来。

    “让人收拾西苑客房,暂时安顿她住下。”余小牧手指随意的一指,看也不看方语,吩咐道。

    “跟我来。”钟力面无表情的打量了方语一番,领先一步往侧门走去。

    方语抱着包裹,急急忙忙跟了上去。

    “余都尉,你不会吧?这种女人,你还带她回去?”袁凤一瞧,顿时睁大了眼睛。

    “多谢袁四小姐仗义直言,今日家中不便,待改日,一定备礼重谢。”

    余小牧半点儿应付的心情也没有,冲着袁凤拱了拱手,无奈的说道。

    “谁要你谢了,我就是看不惯这种蛇蝎女人。”袁凤嫌弃的白了他一眼,收起手中的鞭子往人群走去,“真是狗咬吕洞宾,哼!”

    余小牧叹了口气,冲着袁凤的方向抱拳行礼,朗声说道:“袁四小姐走好。”

    袁凤走到人群前停了下来,见看热闹的人还没有散去的迹象,不由停下脚步,双手叉着腰,瞪着众人娇喝道:“看什么看?没见过漂亮姑娘啊?”

    笑声响起,众人纷纷散去。

    余小渔倒是没绕回去,而是走向了余小牧。

    “小鱼儿……”余小牧看到她,惊了一下,下意识的抬头望了望。

    “回去再说。”余小渔浅笑,大步进了门。

    余小牧跟上,后面自有人关上大门。

    “对不起。”在前院大厅里落座,余小牧满脸歉意的低了头。

    “哥这么做,也是为了我,我懂。”余小渔摇了摇头。

    “我会和她好好谈谈……”余小牧抬手抹了一把脸,声音暗哑。

    “哥,别去谈。”余小渔打断了他的话,“她那样的人,你去谈,反而会让她抓住软肋,不如这样吧,让人看好那个院子,别让她出来就好,至于以后,再说吧。”

    “也只能这样了。”余小牧再次长长的叹了口气,毫不掩饰的哀伤。

    “刚刚,娘还提到了方语。”余小渔把窦氏的担心说了一遍,这前院的事情想要瞒住窦氏,还得和余小牧通个气。

    “别让娘知道。”余小牧点头,忽又想到了一件事,忙转了话题,“前几天,有人来找过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