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锦衣之下  魔道祖师  全职高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04章才好些便这样撩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04章 才好些便这样撩我

    “……”凤青毓静静的听着,眉宇间流露一丝动容。

    原来,她是为了与他相配才想站到那个位置。

    可是,她又怎知道,想要走上那个位置,要经历多少腥风血雨?

    但是,他说不出拒绝她的话。

    他不得不承认,她说的这条路,才是为她正名然后光明正大娶她为妻的唯一之路,而不是仓想的那种剑走偏锋。

    “凰哥哥,你会支持我的,对不对?”余小渔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心里更加的坚定。

    争食神,她是有基础的有条件的,既然有希望,为什么不争?

    “嗯。”凤青毓低低的应,心里的犹豫一下子消散。

    他的鱼儿都有这样的勇气,他为什么还要犹豫?

    腥风血雨也好,通途荆棘也罢,大不了,他为她扫平。

    “肚子好饿~~”余小渔抬头,出口的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凤青毓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顿时笑了,安抚的摸了摸她的头,扬声问了一句:“小宛子,为何还不传膳?”

    “殿下,刚做得的面,剩下的吃食也正在做着呢,就好。”小宛子站在门外应道。

    “先把面送进来。”凤青毓看了看余小渔,往下滑了滑,直到药汤淹没过余小渔的肩才停下。

    “喏。”小宛子应了一声,不稍会儿,他便端了两碗面进来,搁在了玉池边上。

    两碗阳春面,清清的汤,细细的面,几撮绿绿有菜,两个黄澄澄的荷包蛋,香味扑鼻,在瞬间便解救了余小渔被药味包围的鼻子,也更唤起了她肚子里的馋虫。

    “好香~~”她闭起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赞道。

    凤青毓看了小宛子一眼。

    小宛子立即机灵的退了出去。

    自打余小渔到了他家主子身边,他就已经不用时时守着了,虽然有些小小的失落,但转念想想自己也能多些休息时间,这些小怨念便能散了,到现在,他已经习惯。

    “吃吧,小心烫。”凤青毓拍了拍余小渔的背。

    “嗯呢。”余小渔已经迫不及待的扑了过去。

    她是真饿惨了,就是以前在四余村也没这样的感觉过饥饿。

    “唔……萧哥做的面!”

    只一口,她便品出了萧向的味道,喜笑颜开的说道。

    凤青毓没动,倚在那儿望着她的一笑一颦,闻言微凝了眸,勾了勾唇角:“慢着些吃,又没人跟你抢,若不够,让他再做便是。”

    “……”余小渔回头,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以前听到萧向,总说让她离萧向远一些,今天怎么没有醋味儿了?

    “怎么了?”凤青毓疑惑的问。

    “凰哥哥以前不是看萧哥不顺眼么?”余小渔眨了眨眼睛,问了出来。

    “看在他这碗面的份上,且不与他计较。”凤青毓说的坦然,“不过,以后还是得离他远些。”

    “噗~”余小渔顿时笑了,端起一碗面凑了过去,“凰哥哥也吃呗,萧哥做的面,还是很不错的。”

    说着,挑起了一根面喂到了他嘴边。

    凤青毓瞧着那一根面,无奈的笑:“鱼儿这般舍不得这面?”

    “哪有,我只是想试试凰哥哥能不能和我吃到同一根面。”余小渔嘟嘴。

    “……”凤青毓哑然失笑,配合的张口接住。

    余小渔随意的挑了另一根,冲他眨了眨眼睛唆了起来。

    凤青毓的眸光渐渐变得深邃,不眨眼的盯着她,学着她的样吃起了这一根的面条。

    没一会儿,答案就见了分晓,他们选中的居然真的是同一根面条。

    看着面条越来越短,彼此的距离越来越近,余小渔眼中的欢喜也越来越浓。

    眼见得面条就要吃完,她准备咬断面条之际,凤青毓忽然动了。

    他大手一伸,一手揽住了她的腰,一手抢了她手中的面碗搁到了玉池边,唇也紧紧的堵上了她的。

    “唔~”余小渔猝不及防,惊呼声也被完全的吞没,还不等她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压在了玉池边上。

    “才好些便这样撩我,鱼儿不怕身体受不住么?”凤青毓重重的亲了一口,半眯了眼戏谑的问道。

    “哪有撩……”余小渔红了脸,瞪了他一眼。

    她还真没往那方面想,只是纯粹的想和他亲近腻歪。

    “没有么?”凤青毓邪邪的笑,不怀好意的蹭了蹭。

    余小渔惊呼一声,整个人如同煮熟的虾一般,红得透透的。

    他什么时候把他自己的衣服也脱了?!

    “还敢么?”凤青毓低头咬在了她的锁骨处,细细的磨了磨,低低的问。

    “不敢了,我又不是故意的。”余小渔立即服软。

    这种时候,她真心受不住啊,更何况,肚子还是饿呢。

    “乖乖吃面,等身子养好了,有的是机会,嗯?”凤青毓又蹭了蹭她的颈,这才松开了她。

    食味知髓,他做梦都想要她,可此时此刻,却不是时候。

    余小渔老实的低了头,不敢再像刚刚那样随意,心跳却被他这几蹭蹭得又乱了起来,一时间,一碗面吃得心猿意马。

    凤青毓靠在一边,望着终于认真吃面的她,唇角一次又一次的扬了起来。

    “怎么还这么饿……”两碗面全进了肚子,余小渔却还是觉得胃里烧得慌,不由皱起了眉。

    “这不是饿。”凤青毓安抚的摸了摸她的头,柔声说道,“你之前便有作呕的症状,如今几日未好好进食,引起灼烧感也是一样的病症,这几日,只能先吃些清淡的吃食,好好养养。”

    “啊?我这是……胃病?”余小渔后知后觉的张大了嘴。

    她还没得过胃病呢,前世,作为一个标准的吃货,她从不亏待自己的胃,可没想到这身体居然还有胃病。

    唉,这下好了,真和他成了一对……不对,他的胃是装的,现在有病的是她。

    泡过了药汤,又换了清水洗了个干净,穿上清爽还带着淡淡香气的衣服,余小渔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一样。

    但,到底是病了几日,身上没力气,只片刻,她便又昏昏的睡了过去。

    凤青毓陪坐在一边,细细的给她诊了脉,确认她只是睡着,这才掖好了她的被角走了出去。

    “殿下。”小宛子守在外面。

    “你在这儿守着,不许惊扰了她。”凤青毓吩咐了一句,又问,“茗修在何处?”

    “就在旁边的院子里。”小宛子躬身回道。

    凤青毓拂了拂衣袍,快步下楼。

    “殿下!”小宛子回过神,忙追了两步,但凤青毓已经出了听水阁,他回头望了望寝房的方向,只好无奈的退了回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