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锦衣之下  魔道祖师  全职高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10章你要大婚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10章 你要大婚了?

    凤青毓带着陆梓子和小宛子回到听水阁时,就看到余小渔指挥着地五和几个黑甲卫在楼前院子里安置一个小石槽,他不由愣了,疑惑的走了过去。

    “在做什么?”

    “参见殿下。”地五等人齐齐退到一边,单膝落地行礼。

    余小渔扫了他们一眼,站在石槽边看了看他,没说话。

    虽然她想看他的态度,但想到他今天对她的态度以及听到的那个消息,心里就不舒服。

    “起来吧。”凤青毓看到她这样子,不由无奈,随手挥了挥。

    “喏。”地五起身,上前将石槽按着余小渔的要求调好了高度,又确认了足够稳固,这才退了下去。

    “这个……不是马厩里用的水槽么?”小宛子惊愕的指着那石槽,疑惑的问。

    这时,小厨房里的小太监苦着脸用力的抱着那铁栅子出来了。

    “公子,奴没用,奴试了很多法子,也没能把这东西给洗白……”

    “洗……白?”余小渔一愣,忍不住发笑,“我只是让你洗去那些铁锈,洗去那些味道,能将铁具洗白的人,估计还没生出来。”

    “那……公子瞧瞧,这个可以用了么?”小太监这才高兴起来,把铁栅子亮了出来。

    他洗得很用心,此时的铁栅子已经看不见半点儿锈迹,反而油光发亮。

    “不错,用水再冲冲,搁上面去。”余小渔指着石槽说道。

    “喏。”小太监忙又急匆匆的去提水,将铁栅子细细的冲洗了一遍。

    余小渔见小太监抬得有些吃力,想也不想,上前搭手。

    “梓子。”凤青毓皱起了眉头,侧头望了陆梓子一眼。

    “小渔,我来。”陆梓子立即上前,一手提起了铁栅子。

    有陆梓子的帮忙,铁栅子很快就被安置妥当,立即,一个简单的烧烤架就有模有样的组装了起来。

    “碳呢?”余小渔又看向了小太监,“边上放个桌子,把东西都搬出来。”

    凤青毓冲小宛子略抬了抬手。

    小宛子会意,和陆梓子对视了一眼,一起去了小厨房。

    院子里,只剩下余小渔和凤青毓。

    凤青毓负手站在那儿,眸光柔柔的,带着些许探究的凝望着她。

    她在生气,看来,她是被他之前的怒气给惊着了。

    余小渔没理他,但暗地里却在留意着他的动静,静站了一小会儿,却没见他有什么表示,心里那丝恼意顿时又扩张了些许,咬了咬唇,她转身走向小厨房。

    这丫头,气性竟这么大……

    凤青毓看着她,心里一阵无奈,大步上前,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臂,直接拽进了怀里,紧紧的箍住了她的腰,低头盯着她,柔声问道:“还未消气?”

    “不敢。”余小渔微垂着眸,手抵在他胸膛前,淡淡的应。

    “你可知,那时看到你在潭中时,我这儿有多慌?”凤青毓腾出手将她的手拉高按在了自己心口上,低低的说道。

    “……”余小渔沉默。

    让她觉得不舒服的,不是这个原因啊。

    “我知道,你是想救人,可是,鱼儿,我实在……不想再看到你毫无生气的躺在我怀里的样子了。”凤青毓继续说道,“再有下次,我宁愿你狠了心肠,漠视那些人的生死,也不能用你自己去搏。”

    “……”余小渔心里有些哭笑不得。

    他在意她,所以教她心狠,教她漠视他人的生死,甚至他口中说的他人,是一直仰慕他的表妹袁凤。

    “鱼儿。”凤青毓见她一直不抬头,再次叹了口气,手抚上了她的脸颊,大拇指摩挲过她的唇,落在她的下巴之下,迫着她抬头迎视他,无比认真的说道,“记得,在我心里,任何人的命,都没有你要紧。”

    “……”余小渔愣愣的望着他的眸,许久许久,她才嘟了嘴,闷闷不乐的应道,“我知道我那样做不妥当,可是,凰哥哥也不该莫名其妙的发脾气,人家都认错了还那么凶……”

    “嗯,我道歉。”凤青毓见她开口,宠溺的亲了亲她的唇角,低声说道。

    “嗯,我接受。”余小渔扬起下巴傲娇的睨着他,“不过有件事,你不许瞒我。”

    “何事?”凤青毓微讶。

    “有人说,你要大婚了?”余小渔直问道,目光紧紧的盯着他,不放过他任何一丝神情变化。

    凤青毓闻言,双眉微微的锁了起来,眸底隐怒再现,声音也沉了下来:“是何人在嚼舌根!”

    “你又凶。”余小渔不高兴的瞪着他,手指戳着他的胸口,哼道,“我不管谁嚼不嚼舌根,我只想知道是不是有这事儿。”

    “鱼儿。”凤青毓皱着眉,抬手想要安抚她。

    “凰哥哥,我只想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余小渔强压着心里的紧张,手指下意识的勾着他的衣领,一眨不眨的等着他的答案。

    “你信我,还是信他人?”凤青毓凝重的问。

    “自然是信你。”余小渔没有半点儿犹豫。

    “不论他人如何说,我安王府里的女主人只能是你。”凤青毓缓缓的低下了头,双臂猛的一紧,将她重重的锁在了怀里。

    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感觉到他的心意。

    “唔~”余小渔被搂得几乎喘不过气,不适的扭了扭身子,才略推开了他,微喘着低声问,“所以,她说的都是真的。”

    “她?”凤青毓疑惑的看着她,瞬间了悟,“袁凤?”

    “不关她的事。”余小渔并不想帮袁凤说话,她是真心这么想。

    他的身份摆在这儿,那什么闫师说的也好,袁凤说的也好,她不能否认,是解决他和“他”之间最好的办法。

    一个受宠的儿郎,他安王舍不得“他”,娶一房不介意“他”的正妻,那样,既可以传承香火,又可以保住真爱,确实是目前能想到的最好最妥当的两全之法。

    袁凤……凤青毓微敛了眸,再次将她按进怀里,低头浅吻:“莫胡思乱想,他们想是他们的事,我会解决。”

    一句话,等于间接的承认了这件事是真的,同时也表明了他的态度。

    余小渔心里终于好受了些。

    他没骗她,她的努力还有意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