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11章没有做一半放弃的习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11章 没有做一半放弃的习惯

    银雪炭烧得红红的铺进了石槽,被串成一串一串的食材均匀的搁在铁栅上。

    余小渔一手拿着扇子,一手翻着烤串,时不时的往串上抹刚刚调好的烧烤酱。

    热度上来,食材上的水份被挥发,香气也随之窜了上来,混合着酱香,在院子里弥漫开。

    “真香。”小厨房里的那个小太监在余小渔身边帮忙,时不时的抽动着鼻翼,叹上两句。

    “余小渔,你还真能折腾,这饮马的水槽居然也能被你当成炉具来用。”小宛子站在跟前,打量来打量去,算是服了。

    “你想不到的还多着呢。”余小渔笑笑,把手中的扇子递给了小太监,一边教他怎么控制风力。

    凤青毓坐在不远处,手端着茶浅啜,眸光柔柔的望着她的一举一动。

    陆梓子安静的立在他身后。

    “梓子。”凤青毓闻着微风送来的香味儿,望着那双还泛着红的杏目,缓缓放下了手中的茶,轻声喊了一声。

    “殿下?”陆梓子马上转身。

    “你今年也有二十四了吧?”凤青毓并没有吩咐什么事,反而闲聊般的说起了陆梓子的年纪。

    “是。”陆梓子愣了愣,马上应道。

    “找个好日子,去袁家提亲吧。”凤青毓微一沉吟,轻声说道。

    “殿下,这……”陆梓子顿时僵住,脸上惊疑不定。

    “你我一同长大,在我心里,你如我兄弟无异。”凤青毓没抬头,手微指了指一边的椅子,淡淡的说道,“坐。”

    陆梓子略一迟疑,移步坐了过去。

    “你的心思,我一直明白,原本,我想等局面稳定,再让表叔举荐你去边城历练一番,以你的本事,搏一份军功轻而易举。”

    凤青毓抬眼看向陆梓子,淡淡的开口。

    “保护殿下才是梓子的职责。”陆梓子忙站了起来,低头说道。

    “梓子,你从六岁到我身边,护我十八年,足矣。”凤青毓静静的看着他,云淡风轻却又异样的温情,“袁凤虽鲁莽,骨子里却也是良善女子,你以后好好待她,护好袁凤护好袁家,便如护我。”

    “……”陆梓子愣了会儿神,拱手行礼,“喏。”

    凤青毓没说话,只是缓缓起身,抬手拍了拍陆梓子的肩,温和的态度足以表明他的态度。

    陆梓子抬头,望着凤青毓带笑的眸,耳后浮现一抹可疑的红。

    凤青毓这才收了手,转头走向余小渔。

    “等等等等,这风不能这样扇。”余小渔正在纠正小宛子扇风的力道。

    “退下吧。”凤青毓直接过去抽走了小宛子手里的扇子,冲着他们挥了挥。

    “喏。”小宛子等人立即退了个干净。

    余小渔望了他们一眼,无奈的看着他说道:“这么多东西,就我们两个人吃,多无趣。”

    “与我单独一起,鱼儿觉得无趣么?”凤青毓脚步一转,绕到了她身边,一手揽住了她的腰,一手缓缓摇着扇,低头睨着她放轻了语气。

    “我可没……”余小渔抬头。

    夕阳斜斜的似挂在墙头上,直接晃了她的眼,她下意识的微眯了眼。

    光晕中,她看到他深邃如泓的眸,紧接着,不过一息之间,他俯了下来,吻住了她的唇。

    风,从他身后拂来,撩动了他的银发,似张开的网包裹住了两人,偶尔调戏的缠上了她的颈,痒痒的,拔动了她的心。

    余小渔感觉着唇舌间属于他的温柔,缓缓闭上了眼睛,心软得一塌糊涂。

    时光仿佛静止,耳边只有彼此的心跳,呼吸间都是他惑人的气息,便连衣衫下每一寸的细胞,都似乎感觉到了他的呼唤般,猛然的烫了起来。

    突然,一股刺鼻的味道传了过来。

    余小渔一愣,倏然睁开了眼睛。

    那是食物被烤焦的味道!

    “糟了。”她忙推开了他,转身去抢救烤架上的食材,但是,已然晚了,所有放在上面的,全都焦黑了一面,她七手八脚的全翻了面,无奈的回头,瞪着他说道,“都怨你啦。”

    凤青毓望着她微肿的红唇,不由笑了起来,上前一步,再次揽住了她:“坏了就坏了吧,重做便是。”

    “浪费呀。”余小渔婉惜的叹气。

    但,不论如何,那些已经废了,焦成这样的食材若吃下去,还不知道会不会第二次穿越呢。

    “来人,收拾一下。”凤青毓拉开她的手,扬声喊了一声。

    出去的小宛子等人又匆匆进来,收拾烂摊子,清理那滚烫的铁栅。

    “还是让厨房做些吃的吧,你才好些,别累着了。”凤青毓低头看着余小渔,目光中满是怜惜。

    “不啦,我可没有做一半放弃的习惯。”余小渔摇头,坚持道,“若做成了,就推到鱼跃小肆去,天气渐热,神仙捞不太合适了。”

    “要如何做,教给他们便是。”凤青毓微颦了眉,留意着她的气色,一手探上了她的额头。

    病才刚好些,又在后面水潭里折腾了这么久,可别又受寒发热了。

    “我没事儿。”余小渔乖乖的由着他测额头的温度,一边说道,“凰哥哥,我没那么娇气的,再说了,再那样静养下去,我才真会废了,眼见端午也只有十天半月,我还得赶回去请十一先生,还得继续去踢馆拿手信赶往巽京宏陌呢。”

    “此事不急。”凤青毓摇了摇头,不以为然,“身子为重。”

    “凰哥哥,你说过会支持我的。”余小渔再次紧张起来,他不会反悔吧?

    “想要参加食神争霸赛,也并非只有巽京宏陌一条路。”凤青毓无奈的叹气,拥着她走到了一边,坐进了椅子里,将她按在了膝上,才说道,“手信推荐,不过是能让你报名巽京宏陌的精厨班接受晋朗的训导而已,但食赛,不可能只有宏陌的学生。”

    “还有什么别的办法?”余小渔眼中大亮,立即转正了身扑到他怀里,抱着他的脖子急急的问。

    “鱼儿,真的决定要去?”凤青毓叹息着,望着她正了脸色,再次确定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余小渔不高兴的咬唇,“难不成凰哥哥当我是说笑的?”

    “食神……很难很难,你可有准备?”凤青毓心里微微的疼。

    她这样做,都是因为他,为了帮他,也为了光明正大的和他站在一起,他又怎忍心让她独斩荆棘?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