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37章十一VS十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37章 十一vs十五

    “余小渔,不做任务在这儿做什么?”

    余小渔正在纠结时,青十一的声音在身后响了起来。

    她忙转身,客客气气的行礼:“回十一先生,是十五先生有事要问我呢,我马上回去。”

    青十一停在她面前高几阶的台阶上,居高临下打量了青十五一眼,对余小渔说道:“去吧。”

    余小渔如释重负,冲着两人拱了拱手,快步离开。

    她对青十五的执着,有种莫名的不安,尤其是这会儿凤青毓不在的时候,好在,青十一来得及时。

    “你想做什么?”原地,青十一冷眼盯着青十五,淡淡的问。

    “学酿菜而已,至于这么紧张么?”青十五微抬头看着他,又恢复了一贯的阴柔笑容,说完,又意味深长的打量了青十一一番,调侃的说道,“余小渔可是安王的人,我劝你还是收收心,免得不好收拾。”

    “既知他是安王的人,你还不收敛?仗着青一会护着你么?”青十一连眉头也不挑一下,依然淡淡的应道,“这几天,没下得来床吧?”

    “你!”青十五听到最后一句,突然愤怒的盯着青十一,但随即又压下了这火气,低低的说道,“我只是想收回我惠家酿菜之名,没别的意思。

    “他会的,是你惠家酿菜密技么?”青十一讽刺的勾了勾唇,再次打量他一番,“惠城惠家唯一后人,都上了青一的床了,你还费这番心思做什么?收回去还不是一样传不下去?”

    “袁茗顼,你别太过份!”青十五彻底被惹毛,抢上一步,一把抓向了青十一的衣领。

    青十一一错步,抬手格开了青十五的手,顺势反转,扣住了对方的脉门,淡淡的说道:“惠承秀,我也警告你,离余小渔远点儿!”

    “我传不传得下去,跟你没关系!”青十五想要挣脱,但,他的力气远不如青十一,这一下竟然纹风不动。

    “你想打他的主意,便与我有关系。”青十一冷哼,眸光一抬,望向快要走到大门口的余小渔的背影,平静的说道,“我不会允许任何人打他的主意。”

    “说大话不怕闪舌头,人都被安王拐上床了,你怎么不管?”青十五讽刺的冷哼了一声。

    “那是他自己的选择。”青十一脸色一冷,手上便又加重了几分力道。

    青十五闷哼一声,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盯着青十一好一会儿,他忽的软了声音:“半天,只要他能教我半天,我可以答应为你做一件事。”

    声音里隐约的带出一丝哀求。

    青十一微讶的动了动眉头,缓缓松开了手,淡然看着他:“两件事。”

    “好。”青十五甩着被捏得微青的手,没好气的应了一句。

    “第一件事,离他远点儿。”青十一不客气的说道。

    “……”青十五滞了滞,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声,“那小子和安王一样,一肚子坏水,你当我爱找他?”

    “应还是不应。”青十一盯着他追问。

    “应!”青十五万分不情愿的吼道。

    “第二件事,他日他若有所求,你必须帮他做一件事。”青十一这才继续说了下去。

    “……”青十五再次古怪的盯着他看了一眼,疑惑的问,“那小子抢了袁凤的姻缘,你还这样帮他,难道你还妄想着让袁凤成为安王妃?”

    “应还是不应。”青十一不理会他,还是那副样子。

    “应应应。”青十五翻了个白眼,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才再次问,“你要不是为了袁凤,难道你也……同道中人?”说到这儿,他又成了平时那阴阳怪气的样子。

    “你以为每个人都是青一么?”青十一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喂,半天,不许反悔。”青十五见状,在后面跺着脚喊道。

    “什么半天?”恰巧的是,青一从下面上来,便听到了这一句,不由皱了眉,看了看离开的青十一,微敛了眸看盯住了青十五,沉沉的问。

    “他说,约我半天相会。”青十一凉凉的声音从上端飘了下来。

    青十五一抬头,却见他头也没回,扔下那么一句话就直接走了,不由气得原地大跳,指着青十一的背影破口大骂:“十一,你给我等着!”

    “青一,你同意么?”青十一不怕死的声音再次传了下来。

    “一哥,你可别信那小子挑拨离间。”青十五顿时蔫了,转向青一一脸无辜的说道,“我刚刚只是想和余小渔说说话,是他来捣乱的……”

    “嗯,你很喜欢小渔么?”青一沉沉的打断了他的话,眸光如泓,盯着他不放,“还是说昨日说的服并不是真的。”

    “呃……”青十五顿感不妙,然而已经来不及了,他的腰被青一一把揽住,没奈何,他只好赔笑,“一哥说什么呢,当然是真心的,再真没有了,一哥别听那小子胡言乱语。”

    “我只信事实。”青一平静的说道,“回去用事实告诉我,你服了。”

    “……”青十五欲哭无泪的望着他,心里把余小渔和青十一骂了个无数遍。

    “啊嚏~~”山门外,余小渔正准备打水,突然就打了个喷嚏,手中的木桶险些脱手沉了下去。

    “小渔,可是着凉了?”萧向皱着眉上前,关心的打量了她一番,开口问道。

    “没。”余小渔吸了吸鼻子,并没觉得有感冒的症状,又抬手捏了捏,摇头道。

    “方才听阿幕说,你身子不适,快回去歇息吧,这儿我们解决。”萧向不由分说的上前,夺了她手中的木桶。

    “萧哥,我没事呢。”余小渔忙伸手,想要拿回水桶。

    “病了就歇着。”萧向不由分说,避开了她的手,一手提两个桶,快步走了,绷着的脸,就好像余小渔欠了他几百万贯银子一样。

    余小渔望着他的背影,又是无奈又是感动。

    “小渔师叔,快回去歇着吧,我们来就好。”刘力和葛根双双回来,一边调整气息一边说道。

    “好吧。”余小渔看着空空的双手,心里暖暖的,也不再扛着,“辛苦你们。”

    正好,她大姨妈光顾,虽然没有了以前那娇气的毛病,但整个人还是觉得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