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锦衣之下  魔道祖师  全职高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54章晋朗爆料:娶的是郡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54章 晋朗爆料:娶的是郡主

    “重点……”晋朗看到余小渔的不耐,只好苦笑着跟着起来拦下了她,直接说道,“重点是,在进入正式争霸赛之前,他们的存在可以分担你的风险。”

    风险……余小渔愣愣的看着他,一时不解其意。

    “明白我的意思了吗?”晋朗上前两步。

    他的身高和凤青毓差不多,这一站,顿时给她带来了不少压迫感。

    余小渔下意识的退后一步,心头却灵光一闪。

    他的意思,是想让萧陌等人来分散别人对她的关注?

    现在细想想,倒也有几分道理。

    “萧陌是太子的人。”晋朗就像看到了她心里的想法,直接说了出来,“今天的事,平局是最好的,你不能临时换助厨,而他一旦履行赌约,就会惊动太子。”

    余小渔不太情愿,却依然不能不承认他说的是对的。

    “好了。”晋朗会心一笑,抬手拍了拍她的双肩,“来,坐,许久不见,看看你的手艺可有长进。”

    余小渔再次退后一步,避开了他的手,转身去了厨房。

    他要看她的长进,她想打听余方的事,做菜就做菜吧。

    晋朗跟在后面,饶有兴趣的看着她的举动。

    出于对他的不满,余小渔毫不犹豫的先做了三杯鸭,然后才炒了一盘青菜,一个蛋花汤。

    正好,这会儿已经饭点,她也饿了。

    “幸好今天你只是助厨。”吃了一口,晋朗便苦笑的说了一句,然后便专注的吃饭。

    余小渔只好也耐着性子,安静吃饭。

    “我爷爷的事,你知道多少?”

    知道他这师叔实际上也是她师兄,这师叔两个字便再也喊不出口。

    “师叔祖是很好的人。”晋朗看了她一眼,倒是没有推阻的说起了他所知道的余方的事。

    用他的话说,余方是个有天赋的人,在师门一支独秀,从一个小学徒一路高歌,成了最年轻的御厨,并深得先帝赏识,还为他赐婚赐宅子,要不是余方后来出了事,估计如今都是一方侯爷了。

    “做菜做成侯爷,你也太夸张了吧。”余小渔听得云里雾里的,有些不信的看了晋朗一眼,吐槽道。

    “我说的都是事实,虽是厨子,可他却数次救了先帝的命,要不然,后来出了事,也不会只是贬出宫这么简单了。”晋朗解释道。

    “那他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余小渔紧接着问。

    “这却是不知。”晋朗摇头,脸上流露一丝忧伤,“当年知道这些事的人,如今还在世上的也没几个了,我成了食神之后,也曾打听过,不过却没有任何突破。”

    他还打听过……余小渔对他的好感略多了几分。

    这个又是师叔又是师兄的晋朗,还是有几分人情味的嘛。

    “那你可知道,他当初娶的是谁?”想了想,她转了话题。

    “知道。”晋朗点头,“先帝的堂妹,嘉萝郡主。”

    “郡……郡主?!”余小渔顿时瞪大了眼睛。

    天,她爷爷这么牛?

    居然当过郡马!

    “没错,这位老郡主至今还活着,不日就会进京。”晋朗肯定的点了点头。

    “既然是郡主,当初为什么……”余小渔忽的皱了眉头,停下了话茬。

    出了事便断了姻缘,想来这郡主也不是什么好人。

    莫名的,她对这个未见过面的人心生出丝丝嫌弃。

    “据说,当年师叔祖被贬出宫时,先帝曾下旨,断了他们的姻缘,师叔祖终生不得踏入巽京,这位郡主终生不得再见师叔祖,师叔祖失踪后,这位郡主便跟着她的家人去了封地,后来也没了消息。”

    晋朗说到这儿,不由叹了口气,看了看余小渔,继续说道。

    “听说这位老郡主后来一直带发修行,终生未再改嫁。”

    “天家人,大概都讲究体面吧。”余小渔淡淡的说道。

    “小渔。”晋朗看着她,突然唤了一句,目露恍伤。

    “有话直说。”余小渔抬眸,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忍不住撇嘴。

    “我觉得,老郡主几十年不曾再回巽京,这次却突然回来,只怕……”晋朗说到这儿,有些犹豫。

    “只怕什么?难不成你觉得是与我有关?”余小渔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没错,八成就是为了你。”晋朗却真的点了点头,认真的看着她说道,“师兄也曾有过忧虑,你想当食神,就必定会被陛下关注,同时也会被所有人关注,师叔祖的事,也必会随着你步步晋升重入某些人的眼里。”

    “……”余小渔没说话。

    这些,之前听他们隐约提过,他们没明说,可她也不笨,多少知道一点。

    总之一句话,她要当食神,必绕不开她爷爷余方之事。

    “当年的事,我们知之不详,也不知道师叔祖有多少朋友在京中,更不知他有没有仇怨。”晋朗放下了筷子,坦然的说道,“你是余方之孙的事情,只怕已有不少人知晓,所以,你接下去,必须以稳妥、安全为首要。”

    “师叔。”余小渔听到这儿,忽的笑了笑,抬眸望着他,定定的问,“既然我绕不开我爷爷的名,而我是余方之孙的事情也可能让很多人知晓,那么,接下去的事,是我低调就能解决的么?”

    “……”晋朗瞬间被问住了。

    他说的对,要是真有人与余方结怨,他低调,却架不住有心人刻意而为啊。

    “我倒是觉得,与其默默的被人给设计了,还不如肆意些做好自己的事。”余小渔站了起来,走了几步,站在晋朗面前,客客气气的拱手行礼,“谢师叔招待,小渔先告辞了。”

    “话虽如此,你务必小心谨慎些总是没错的。”晋朗还想再劝,却见余小渔一脸淡然的样子,后面的话顿时哽住,叹了口气,“算了,我不多说了,你心里有数就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管来寻我,怎么说,我也是你师兄。”

    “等我成了食神,你自然就是师兄。”余小渔撇了撇嘴。

    至于现在,还是算了吧。

    余方是余方,她余小渔只是余小渔而已。

    “……”晋朗看着她这神情,再次无奈的笑了笑,挥了挥手,“回去歇着吧。”

    “是。”余小渔规规矩矩的执弟子礼,这才大步走了出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