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锦衣之下  魔道祖师  全职高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88章这样的距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88章 这样的距离

    她就这样蹲在地上,身上的外袍拢住了胸口,白晰的肩膀滑了出来,湿漉漉的长发随意的盘在头顶上。

    清澈的眸中似笼了一层水雾,就这样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红扑扑的脸蛋上还挂着从发间滴落的水珠,滚动着抚过她的下巴,停顿片刻,才倏然的滴落,隐没在她手挡住的白皙中。

    凤青毓心里涌起的无名火瞬间变成了对她的渴望。

    他上前一步,猛的拽住她的胳膊,将她拉进了怀里,一低头便准确无比的捕捉到了她微张的嘴,灵活的纠缠住了她的舌。

    “唔~”余小渔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已经被他制在了怀里。

    熟悉的气息完全的将她笼罩,转瞬间,她便被带进他的热情里,不由自主的抬手环上了他的背。

    这一动,蹭到了她手臂上的水泡,让她不由自主的闷哼了一声。

    凤青毓顿了顿,才松开了她。

    “疼~”余小渔皱着眉,可怜兮兮的抬眸看着他。

    “现在知道疼了?”凤青毓的声音有些哑,不过,倒是没有再继续,退后一步,抓住了她的双手。

    左手的伤在渗血,右手红了一片,起了一溜的泡,所幸,只是之前的那一溜,其他地方并没有再起泡。

    但,绕是这样,也让他沉了脸,抿着唇紧盯着她看。

    余小渔心虚,讪讪的笑着,讨好道:“做厨子的,没被烫过是不可能,这些小伤,过几天就好了。”

    “那就别做厨子了。”凤青毓有些赌气的咬了咬牙。

    “好啦,我正打算洗完澡就上药的,结果你就来吓我。”余小渔也知道他不高兴,撒娇的冲他眨了眨眼。

    凤青毓冷哼了一声,伸手拢好她的衣襟,顺势将她抱了起来,大步往外走去。

    “凰哥哥,衣服!”余小渔大惊,忙提醒道。

    她里面可是真空的啊!

    外面院子里还有人呢。

    “不需要。”凤青毓没有半点儿停顿,直接开了门。

    外面留守的黑甲卫已经撤了出去,显然已转明为暗。

    余小渔松口气之余,看向了阿幕选的那间屋子,屋子门窗闭着,隐隐传来阿幕走调的哼曲声。

    还没等她看清,凤青毓已经进了他的房间,往里屋床榻边走去,边走边冷冷的吩咐着:“取药。”

    “喏。”小宛子低眉敛眉的去拿药。

    凤青毓将余小渔放在床榻上,拉过被子将她裹了起来,自己坐在一边,等小宛子送来了脸,也不说话,冷着脸给她上药。

    余小渔瞧着他,没话找话的问:“凰哥哥,方才你说毓哥哥,是袁凤回来了么?”

    凤青毓刚包好她左手的伤,拿着针给她挑右手臂上水泡,闻言不由顿了顿,抬眸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抿直了唇。

    她居然还问这个!

    之前他让陆梓子派了人去查她的“毓哥哥”一直没有着落,今日却不想真的冒出来一个。

    更可气的是,她还跟他装傻!

    “不是吗?”余小渔愣了一下,难道她猜错了?

    “胡遇,他是你什么人?”凤青毓咬了咬牙,直接问了出来。

    心里却暗暗的下决心,要是那人真的是她的遇哥哥,他一定将那人打发的远远的,决不让他们再见一面……不,不论是不是,他都得打发了那小子!

    “胡遇?”余小渔的反应慢了半拍,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胡遇就是虎柱,不由笑道,“原来是说虎柱哥啊,他也是四方村的,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家哥哥。”

    她说的可没错,虎柱和小鱼儿确实是一起长大的。

    但对她来说,顶天了也就是帮过她的邻家哥哥。

    “虎柱哥?”凤青毓半眯着眼,盯着她看了两眼,忽的收敛了怒意,放轻了力道,给她一个一个的挑着水泡。

    “呃……”余小渔再迟钝,此时也反应过来了。

    毓哥哥,遇哥哥……

    她说的毓哥哥明明就是秦毓,可是,秦毓根本不是这个年代的人,她当然不能说。

    可是,不说,她又解释不了她说的毓哥哥是谁。

    这个问题,之前他就问过她。

    没想到,他居然还记得。

    看来,也只能让虎柱背这个锅了。

    “说话。”凤青毓垂眸,专注的给她上药,声音淡淡的,却摆明了不放过这个话题。

    “就是一个称呼,他比我大嘛,而且那些年,对我家诸多援手,我总不能直呼他的名字吧。”余小渔眨了眨眼,小心小意的哄着,“其实,就和萧哥一个意思,毓哥哥什么的,袁凤喊的和我喊的完全不是一个意思。”

    “袁凤喊的是什么意思?你又是什么意思?”凤青毓哼了一声。

    “袁凤喊的那个意思,凰哥哥不懂咩?”余小渔挑眉,看准了机会反击。

    她的毓哥哥经不起推敲,可不能让他揪着不放。

    “不懂。”凤青毓面不改色的应。

    “真不懂假不懂?”余小渔见他收起了药,她的两只手也包扎完好,于是,身子一扭便跪坐了起来,直接扑进了他怀里。

    凤青毓反应迅速,及时张开手接住了她,看着她笑盈盈的样子,淡淡的问:“说说你的意思。”

    “她的毓哥哥,自然是……这种。”余小渔搂住他的脖子,毫不犹豫的亲在了他的唇上,一触即离,甚至还退的远远的,跪坐在那儿俏皮的看着他眨眼,“我对其他人自然是……这样的距离。”

    “……”凤青毓无语的望着她,心头再大的火,却被她这一下给弄得烟消云散。

    不过,就这样消气,是不是太没面子?

    “好了嘛,我以后跟他们保持更远的距离就是啦。”余小渔打量他一眼,规规矩矩的坐好。

    “他们?”凤青毓侧坐着,挑着眉紧盯着她。

    “萧哥,虎柱哥。”余小渔笑嘻嘻的说道,一边打量他的脸上,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他们两人,都救过我的命,我总不能看见他们就绕着走吧,那未免有点儿忘恩负义,对不对?”

    “胡遇,如何救的你?”凤青毓皱了皱眉,认真的问。

    “我娘说的。”

    余小渔耸了耸肩,轻描淡写的说道。

    “也就是之前在四方村的时候,家里值点儿钱的东西全被方语给卷走了,娘病着下不了地,大寒小寒又小,所以……那次是我自己不小心,误食了长过芽的土豆,结果在外面挖野菜的时候毒发,是虎柱哥把我背回家,给我灌了好多水,才催吐出来,保住了我的命。”

    可事实上,原版余小渔还是死了,活过来的是她余绡妤。

    “……”凤青毓定定的看着她,心里只剩下满满的怜惜以及对方语的愤怒,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无奈的叹了口气,伸出手,“过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