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锦衣之下  魔道祖师  全职高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93章有人又欠教训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93章 有人又欠教训了

    同样的帖,在接下来的两天里,余小渔收到了一沓。

    “这么多……”夜晚,余小渔趴在美人榻上的木几上,一边翻看着,一边哀号着问。

    “不想理就不理。”凤青毓斜倚在对面,宠溺的看着她。

    “真的?”余小渔顿时眼前一亮,坐直了身体,刚沐浴后的脸颊红润光滑,在夜明珠的柔光下,越发的娇俏。

    “初选食赛在重阳,还有七天,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下,这些事,交给青十一吧。”凤青毓浅笑着点头,冲她伸出手,“过来。”

    余小渔盯着他眨了眨眼。

    凤青毓望着她,唇角的笑意渐深。

    四目相对,谁也没有说什么,可彼此却已心意相通。

    余小渔将手中的名帖随意的一扔,大大方方的站了起来,跨过木几到了他面前,直接扑进他怀里,一点儿也不怕把他撞下榻去。

    凤青毓忍不住轻笑,张开了手臂,稳稳当当的接住了她。

    “让我过来做什么?”余小渔挂在他身上,故意眨着眼问道。

    “亲你。”凤青毓邪邪一笑,圈住了她的腰,低头噙住她的唇。

    余小渔没躲,缓缓的闭上眼睛,倚在他怀里,用心感觉着他的柔情。

    这样悠闲的时光,已经许久不曾有过。

    凤青毓也极享受这一刻的温情,抱着她,并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微垂着眸,一下一下的亲着她,轻轻柔柔的,却尽述他的柔情蜜意。

    夜,越发的静了下来,屋里柔和的夜明珠,似乎也在倾尽全力的给这相依的两人,增添了一份温馨和绻缱。

    清晨,安王府才刚刚有了动静,一骑快步便到了门前,大力的敲开了大门。

    负责警戒的陆梓子迅速的赶到了前院,刚好迎上冲进门来的袁茗修。

    “出什么事了?”陆梓子皱了眉,拦下了袁茗修。

    “我四姐不见了。”袁茗修的脸色极是难看,“刚接到的消息,那边的人寻了一晚上,也没找到她。”

    “不见了?什么时候的事?”涉及袁凤的事,陆梓子也沉不住气,一把抓住袁茗修的衣襟,急急问道。

    “我要是知道,还来这儿?”袁茗修没好气的一把甩开了他,快步往里走,“我要去找四姐,请殿下给我手令,方便调动晋城留守的军队。”

    “这不可能!”陆梓子只是愣了一下下,便反应过来,快步跟上,沉着脸说道,“你知道袁凤在哪么?无事调动晋城军,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可别给殿下招祸。”

    “陆梓子,我四姐不见了,这叫无事么?”袁茗修猛的停住,怒目看着陆梓子。

    “你冷静些。”陆梓子脸色也不好看,但,他比袁茗修显明冷静了许多,“我们可以去找袁凤,但晋城军动不得。”

    “除了晋城军,我们哪来的这么多人手去找人?”袁茗修咬牙,双目泛红。

    “你是不是有什么线索?”陆梓子打量着他,忽然问道。

    “你自己看。”袁茗修听到这一句,眉宇间流露一抹哀伤,从怀里取出一个盒子扔给了陆梓子。

    陆梓子急急打开,里面却是一块染了血的链子,瞬间心神大震。

    这链子,是袁凤生辰的时候,凤青毓吩咐他去买来当贺礼的。

    “你看到了么?”袁茗修压抑的指着链子,沉声道,“没有只字片语,只有这个,是什么意思?不明显么?四姐分明是落在哪个王……哪个人手里了!”

    他到底还有一丝理智,将险些脱口的王八蛋给咽了回去,因为他想到了太子。

    可是,太子是女帝的儿子,骂他王八蛋,岂不是骂女帝和男后是王八了?

    这是欺君大罪,可不能胡言乱语的。

    “走。”陆梓子攥紧了手里的盒子,大步走在了袁茗修的前面。

    余小渔睡得迷迷糊糊,便听到外面院子里有大动静,她不由皱着眉坐了起来。

    她并没有住在凤青毓的屋子里,而是住在了他隔壁。

    自从进了巽京,他再情动,也没有轻易的要了她,就像昨晚,也只是抱着她亲了又亲,到最后,还是送她到了这边,然后自己明显不舍的回了那边。

    对于他这份体贴,余小渔心知肚明。

    略做收拾,她打开了门,看到陆梓子和袁茗修带着人匆匆出去,而隔壁的门大开着,小宛子带着小太监们捧着洗漱用品快速的出来。

    她站在廊下,抬头看了看天色。

    虽然天已大亮,可是,时辰却还早,怎么就这么大的动静了?

    “小宛子,出什么事了?”余小渔疑惑的走了过去,拦住小宛子问道。

    “袁凤不见了。”小宛子摇着头,小声的说了一句。

    “啊?怎么会不见了?”余小渔惊愕的睁大了眼睛。

    袁凤被软禁在晋城的别院,有那么多人看着,是怎么不见的?

    “鱼儿。”正想多问两句,凤青毓走了出来,身上穿着那一身红袍玄衫,银发高束,用金冠束住,外面还披了黑色的披风,一副外出办公事的样子。

    “凰哥哥,袁凤怎么了?”余小渔快步过去,看到他的披风还没系上,很自然的便伸了手。

    “那些人有所求,她不会有事。”凤青毓宠溺的看着她,抬手拈住她垂落的发丝,捋到了她耳后,手顺势一落,抚上了她的脸,手指摩了摩,“别担心,我现在就进宫去,找母皇要人。”

    “袁凤……为何要找陛下要人?”余小渔顿时愣住,惊愕的问。

    “因为有人又欠教训了。”凤青毓低笑,“这几日你便在府里陪着姑婆,我很快回来。”

    这几日……看来,他又要进宫几天了。

    余小渔无奈的叹气,乖乖的点头,帮他系好了披风的带子,站在廊下目送他出门,心里莫名的有些七上八下。

    他说的那人欠教训的人,是袁凤?还是太子?

    要无论是谁,她那个傻哥哥会不会跳出来?

    莫名的,她就想到了余小牧,一时间,睡意大消,转身就跑回了房间。

    自那天她莫名其妙的被青十一带回了宏陌,后来又出了刘力的事,接着又是和晋朗的对战,她都快忘记余小牧和袁凤的事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

    因为袁凤,他都能把责任自己挑起来,现在袁凤出事,他肯定又要……

    “地五,知道我哥在哪么?”

    余小渔回房迅速的把自己收拾完毕,换了衣服出来,沉声问道。

    她得去找他,可不能让他再搅和进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