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锦衣之下  魔道祖师  全职高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99章就是仗着你宠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99章 就是仗着你宠我

    “轰隆!”又是一声,从左斜方响起。

    “怎么回事!”蓝子炎紧皱了眉,望着那个方向沉声喝问。

    那儿,已经升腾起火云,在这黑夜里很是显眼。

    “报~大人,北坊附近民居爆炸,引起大火。”没一会儿,便有人骑马匆匆赶来,朝着蓝子炎回禀道。

    “什么!”蓝子炎大惊,顾不得别的,把人从马上扒了下来,自己跳上去就跑。

    人群里,立即出现不少的壮汉子跑步跟上。

    “我咧个乖乖~这么大的火……”阿幕望着那个方向,目瞪口呆。

    周边跑出来的众人此时见不是地龙翻身,小小的松了口气,可看着北坊那边这么大的火光,个个惊骇不已,街面上不断的有人跑出来,呼喊着往那个方向跑去。

    一时之间,街上乱嘈嘈一片。

    余小渔同样心头沉重。

    水火无情,居然是这个古代,一星点儿的火都可能引发大祸,更别提这么大的爆炸声了。

    这让她想到了她的鱼跃小肆,那场普华街上的大火,至今还让她胆颤心惊。

    只是,那个方向好像是蓝府附近啊。

    “走,去瞧瞧。”余小渔皱了眉,拉着阿幕往前走去。

    之前她为了凤青毓去嘉兰侯府做过菜,记得就是那个方向,再说了,现在就是想找不到都难,那边冒起的火光直冲天际,照亮大半个巽京城。

    “公子。”地五等人赶到。

    余小渔和阿幕立即上车。

    刚告诉北坊,便看到无数负责消防的水龙队从另处赶来,无数拿着水桶水盆的百姓纷纷往那边的涌去。

    “我咧个乖乖~离这么远,还这么大的动静,这……这比地龙翻身还厉害啊。”阿幕和余小渔并排坐在车厢口,仰望着还有不少距离的冲天火光。

    北坊和城西的路并不近,可是,刚刚那动静……

    余小渔心里隐隐的觉得不对劲。

    这得多少爆药,才能震动这么大的范围?

    “公子,殿下来了。”突然,地五提醒了一句,将马车引到了一边停了下来。

    余小渔下意识的回头,只见街那头,大队人马往这边冲来,除些,跟在后面的还有几辆马车,其中一辆旁边跟着的正是陆梓子。

    冲在前面的官兵迅速的分散开,将街上的百姓和车辆全部驱开,没一会儿,通往北坊的路就被密密的封锁了起来,只给水龙队通行。

    三四辆马车也迅速的通过。

    最后一辆却在经过余小渔旁边时缓了下来。

    余小渔正瞧着,那窗帘倏然撩起,露出了凤青毓满面寒霜的俊脸。

    “殿下。”余小渔虽然知道他在其中,可看到了他,还是心里一松,眼中一亮。

    “即刻回去!”凤青毓打量了她一眼,语气压得有些沉,说罢,目光锐利的盯了地五一眼。

    余小渔不太情愿,可是,看着他那表情,她也不敢多说什么。

    他们出现在这儿,显然,今晚的事不寻常。

    “喏。”她正疑惑着,地五已经启动了马车,调头离开。

    “小鱼儿,你觉不觉得奇怪?”阿幕皱着眉看了很久,凑到余小渔身边小声的嘀咕,“起火那边住的都是什么人呀?怎么殿下也来了?这种事,殿下们来了也没什么用不是么?”

    余小渔也皱起了眉,扒着车厢边缘往后看。

    那些马车,除了安王府的,还有昭王,却不知道其他几辆是谁,不过,能走在凤青毓前面的,只怕也是宫中的贵人了。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更何况,凤青毓根本管不到这巽京的城防事务,他来做什么?

    回到安王府里,青十一还没回来。

    余小渔也没心思陪着一直咋乎的阿幕,更没有睡意,干脆跑到府里最高的水阁顶楼上坐着,远远的看着那火光时黯时亮。

    直到半夜里,那火光才渐渐的黯了下去。

    “在这儿傻坐着做什么?”忽然,身后响起了凤青毓的声音。

    余小渔吓了一大跳,迅速的跳了起来,转身看向他。

    原本只点着一盏小油灯的顶楼瞬间亮了起来,小宛子搁上了夜明珠,瞧了余小渔一眼,便退了出去。

    凤青毓脸色清冷的立在屋中央,身上还穿着今早出去时的那身朝服,不过,玉冠已经取下。

    他似乎很不喜欢将头发束起来,平时在家也只是随意的披洒着。

    “凰哥哥,你没事吧?”余小渔跑了过去,细细的查看了一番,语气里还带着丝丝紧张。

    却不料,她刚刚靠近,腰便被凤青毓揽住,整个人直接跌进了他怀里,紧接着,下巴也被他捏住,被迫的仰起了头。

    “长能耐了?敢到青楼和蓝子炎一起饮酒!”凤青毓半眯着眼睛,低沉的声音里满满的不悦。

    “呃……那是意外。”余小渔心虚的讪笑道。

    被捏的下巴倒是并不觉得有多疼,倒是腰间的手臂,力量比平常大了数倍,大有一种想把她揉进身体里的感觉。

    “有多意外?”凤青毓冷哼着。

    今晚的行动,至关重要。

    可是,他什么都算好了,却独独少算了她竟会跑到那儿去!

    他这是生气了!

    余小渔敏锐的感觉到了这一点,想也不想,干脆整个人都倚在了他怀里,手扒在他胸膛上,仰头望着他:“我今天出去找大哥,结果路上遇到了方语,她给了我一张纸条,我觉得很可能是和袁凤有关,所以……”

    “所以你就自己去了?”凤青毓低斥着,凤眸含着隐怒,“你可知那是什么地方?那儿的每一个女人,都是太子培养的细作,你是嫌自己命太长了跑那儿去交待自己的底么?”

    “呃……”余小渔被问得噎住。

    太子居然还有这样的兴趣……

    “居然还敢在那儿和别的男人喝酒!”凤青毓一想到那一幕,心里就发紧,连带着手臂也圈紧了几分,望着明显不在状态的余小渔,怒气就压不住的往上窜,“余小渔,你是仗着我宠你,胆大包天了是么?”

    “……”余小渔哑然的看着他,有些发愣。

    她怎么听着不对啊?

    他不是在怪她去青楼的事,似乎也不是怪她大半夜的跑到太子的地盘去,而是因为她和蓝子炎一起喝了酒?

    这是……吃醋啊!

    余小渔盯着他,眨了眨眼,忽的板起了脸,手指重重的戳了一下他的胸膛,耍赖一般的说道:“对,我就是仗着你宠我,你说怎么地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