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锦衣之下  魔道祖师  全职高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30章不可太操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430章 不可太操劳

    袁凤是不是当年被托孤的婴儿?

    余小渔一点儿也不想肯定。

    她可以很轻意的接受青十一是她哥哥的事实,可对袁凤,她心里却有百分千分的抵触。

    “不是。”凤青毓摇了摇头,遗憾的说道,“那女孩四岁的时候,不小心被人拐走了,这些年,表舅依然未停止寻找,可惜都没有什么消息。”

    “……”余小渔顿时哑口无言。

    相比这个答案,她忽然觉得,袁凤如果姓余的话,也不是那么难接受了。

    毕竟,一个四岁的女孩被人拐走,下场……想想都不会很好了。

    凤青毓瞧了瞧她,伸手拥入怀中,无声的安抚着。

    回到安王府,已是入夜。

    余小渔略做洗漱,出来的时候,在院子里看到青十一,一时之间,她有些尴尬。

    先生成了哥哥,这以前她还能给他甩甩脸,可现在,怎么相处?

    是以先生相待?

    还是和余小牧那样……不不不,她做不到像对余小牧那样对青十一。

    因为,太不自在了!

    “今日落下的训练,明日记得补上。”青十一看她出来,打量了一番,淡淡的说道,倒是没有什么异样的表现。

    “哦。”余小渔见他这样,多少自在了些,应了一声。

    “毓儿,这可说好了。”这时,嘉萝郡主在凤青毓的搀扶下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是。”凤青毓笑着应道,“今年能有姑婆一起陪着入宫,再好不过。”

    “郡主。”余小渔忙行礼。

    看到嘉萝郡主,她才恍然明白,上次去圣元寺,青十一为什么也会在那儿了。

    “小鱼儿回来了。”嘉萝郡主看到她,高兴的笑弯了眼,“听说你今儿不舒服,怎么也不歇着,还出去干什么?”

    呃……

    余小渔看了看凤青毓和青十一,笑着把话圆了回来:“我原本是出去寻找食材的,只是,没找着。”

    “找什么食材?这府里还没有么?”嘉萝郡主惊讶的看了看凤青毓。

    凤青毓也看向了余小渔。

    他已经知道她去了菜市,可是,那不是借口么?

    “有些有,有些却缺,我也就是找个借口,出去散散心。”余小渔随口解释道。

    “也是,这成天的就是训练训练,人哪里吃得消。”嘉萝郡主笑着点了点头,指了指青十一,“顼儿,你可得悠着点儿,可不能把他们都累出好歹来,复选赛不是二月二才开始么?平日里无须这么着急的。”

    “奶奶,该悠着点儿的人,可不是我。”青十一似笑非笑的瞅了凤青毓一眼,回了一句。

    余小渔听着他这话中有话,不由脸上一红。

    “不管是谁,才得注意着些身体,你们还年轻,都不注重这个,等到了我这个年纪,就该知道年轻时不保养身体的痛苦了。”嘉萝郡主带着责怪的语气,指着他们三个说道,说完又转向了凤青毓,“尤其是毓儿你,这胎里带来的弱症,你可不能不慎重,就算是如今身子大好了,也得多多的注意休息,知道么?”

    “七殿下确实该多多注意休息,不可太操劳。”青十一温和的接了一句。

    也不知是余小渔多心还是怎么的,她总觉得青十一说到“操劳”二字时,语气重了不少,一时心虚,脸上又烫了起来。

    凤青毓扫了青十一一眼,面不改色的应道:“有鱼儿帮我调理身子,不好也难。”

    “倒也是。”嘉萝郡主完全不知情,笑着点头,“也亏了鱼儿的手艺能治得了你这挑食的嘴。”

    余小渔脸上更烫,为防嘉萝郡主看出来,她找了个借口避进小厨房,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唉,真是的,青十一不满他们现在的关系,一语双关也就罢了,怎么连凤青毓也跟着话中藏深意来了?

    不过,好在嘉萝郡主很快就带着青十一回自己的院子去了。

    接连几天,余小渔的心情都爆好。

    白天,青十一还是像以前那样训练他们,半个字不提旁的,让她大大的松了口气。

    夜里,凤青毓对她百般呵护,柔情蜜意,更让她心里甜如蜜,感觉呼吸间都带了甜意。

    心情好,气色便好,白天做事便更利索。

    腊月初五一大早,余小渔便起来了,在小厨房里一阵忙活,给凤青毓准备了一碗长寿面。

    至于蛋糕的食材,她也在这几天里准备妥当,等今天训练结束,她便动手做,正好可以晚上给他庆祝。

    “鱼儿,我得进宫一趟,今晚会很晚回来,你早些歇息。”凤青毓装扮一新,从屋里出来,拥着她亲了亲,歉意的说道。

    他今日穿的,不是那身朝服,也不是平日的常袍,立领朱袍,隐绣着五爪的蟒,威严中又透着贵气,整个人看起来,越发的俊美挺拨。

    “多晚回来啊?”余小渔手里还捧着长寿面,闻言有些小小的失落。

    不过,他生日也是女帝的受难日,进宫倒是也不奇怪……

    “尽量早些回来。”凤青毓望着她手中的面,想起那夜她说的话,瞬间了然,心里有了决定,等晚宴差不多,他找个借口遁回来就是。

    “嗯。”余小渔含笑点头,将面碗放到桌上,踮起脚在他唇上一啄,“生日快乐。”

    凤青毓顺势圈住她,抬手叩住她的后脑勺,重重的反亲了回去,直到她气息紊乱,这才松开了她,宠溺的刮了刮她的鼻子,笑道:“同乐。”

    “趁热吃。”余小渔脸颊微红,抿了抿唇,伸手拿了筷子递给他。

    上次她生日,他亲手给她做面。

    今天,她做的也是同一种面,不过,她的手艺自然比他高超千倍。

    面只有一根,细如发丝,酿春蛋也是完完整整,看不出半点儿破绽,汤清如溪水,却散发着清香,再加上些许青翠欲滴的小青菜,瞬间便勾起了凤青毓的食欲。

    他含笑坐下,望着她欢喜的笑颜,没有告诉她,他进宫后也得吃这么一碗。

    这是他家小妻子的心意,弥足珍贵。

    凤青毓心情愉悦的吃完面,连一滴汤都没有剩下。

    “好吃么?”余小渔托着腮坐在一边,心里满满的幸福感。

    “鱼儿做的,自然好吃。”凤青毓抚了抚她的脸,笑着回答。

    “那我每年都给你做。”余小渔想着他那天给她庆生说的那句岁岁朝朝,一颗心更像化了一样的柔。

    “好。”凤青毓眸光一凝,微倾身亲在她眉间,半眯着眼如同呓语道的应道。

    “毓儿,还没起么?别让你母皇等久……”就在这时,嘉萝郡主笑着走了进来,看到这一幕,后面的话瞬间停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