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锦衣之下  魔道祖师  全职高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50章她不是安份的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450章 她不是安份的人

    “把这个送给殿下。”

    余小渔哭了许久,青十一便陪了许久,直到她止了泪,他才去小厨房做了几个菜盯着她吃完,这才去找了管家太监,交给他一个蜡丸。

    蜡丸里,是他写给凤青毓的纸条。

    他觉得,余小渔哭得这么伤心,都是因为凤青毓,所以,凤青毓得负责。

    他却不知,余小渔的情绪失控只是因为他带来的那本书。

    回到屋里,余小渔也顾不上洗漱,趴在榻上又翻看一遍,最终扑在睡了过去。

    夜渐渐的暗下,宫中,养元殿旁边不远的居安殿里,凤青毓正被女帝盯着喝了药。

    “好好歇着,这毒才清,不可小觑。”女帝接了空碗,瞧了瞧,这才起身,叮嘱道。

    “娘,我已经没事了。”凤青毓无奈的看着她,坐在榻边,银发披散,身上只穿着单薄的白色寝袍,衣襟微敞着,露出了精致的锁骨,苍白的脸上还带着“幽怨”,“我回府上同样可以休息。”

    “不行,那孽障还没找到,你不能出宫。”女帝沉着脸,一口拒绝。

    “娘,大哥他或许是无辜的。”凤青毓垂了眸,淡淡的劝了一句。

    “凰儿,他差点儿害了你,你不必帮他说话,这一次,我绝不姑息。”女帝望了他一眼,转身出去。

    凤青毓望着她的背影,缓缓的倚回了床头,面沉如水。

    太子失德,却还是太子。

    几千百姓的命都没能拉太子下马,他一个小小的栖霞殿又算得了什么?

    “殿下,查清楚了,那二人,一个原是给四殿下守殿的人,叫小秦子,不过,他在宫中有个干爷爷,那干爷爷对食的宫女是东宫的,另一个本叫红莺,是陛下身边侍候的人,不过,几个月前,她犯了错,被陛下罚到了浣衣坊,直到半个月前,才转到了这儿。”

    陆梓子闪身进来,凑到他旁边,飞快的低声回禀道。

    凤青毓没说话了,依然闭目养神。

    “据查,她是……那位开了口,才来到这儿的。”陆梓子继续说道,“那天的酒樽里,放了西域的一种药,此药与炉中所熏的香掺一块儿,有使人迷失心智产生幻觉的效用,当日蓝姑娘和李夫北中的便是这种。”

    “果然是他。”凤青毓瞬然抬眸,眸光锐利冷冽,直直的盯着某处,冷声哼道。

    “四殿下已传消息,圣宁寺已妥。”陆梓子点头。

    “嗯。”凤青毓应了一句,收回了目光,“鱼儿可还好?”说到余小渔,脸上不自觉的柔化了下来。

    “青十一传的消息。”陆梓子从腰间取出一粒蜡丸,递了过来。

    凤青毓身子一旋,迅速的坐了起来,接过蜡丸,用力捏开,取出了里面的纸条,只看了一眼,脸色大变,皱眉说道:“马上安排一下,我要回府一趟。”

    “殿下,外面有雁翎卫看着。”陆梓子微惊。

    “鱼儿哭了。”凤青毓沉沉的说了一句,将手中的东西往他手里一塞,便站了起来,边走边挽起自己的发,“我必须回去一趟。”

    好好的,为什么会哭?

    该死的,肯定是他那好大哥,趁乱逃了不说,还将消息传回了晋城,要不然,等她回到京里,都是上元节之后的事了,那时,这儿早已经处理干净,怎么会有机会惹得她哭?

    陆梓子看着他利索的动作,便明白,拦不住,于是,老老实实的去安排。

    片刻,陆梓子回到殿门口,看到门外巡逻的人,含笑走了过去:“几位兄弟辛苦了。”

    “陆哥。”几人都穿着雁翎卫的衣服,不过,陆梓子是安王身边的红人,也是被女帝允许带刀进来的人仅有的几个人之一,所以,几人也不敢怠慢。

    “殿下歇下了,兄弟们坐着歇会儿,聊聊。”陆梓子带头在台阶上坐了下来,从怀里取出两个纸包,打开后,里面竟是切好的牛肉卤片,“来来,宵夜,那边的兄弟也来尝尝味道。”

    “谢谢陆哥。”几人略一犹豫,聚了过来。

    自从栖凰殿被烧了之后,宫中就进行过大清查,而这儿,养元殿附近,警备更是森严,他们就算过去吃点儿东西,应该也不会有太大问题吧……

    “尝尝这味儿,这可是余公子亲授的方法,也是我们殿下心疼我们,才赏的,平时可没这个口福。”陆梓子大方的分享,一边忽悠。

    “余公子?是那个叫余小渔的吧?”其中有一人正好知道,立即接话。

    “我们殿下专属的司膳,可不就是他么?”陆梓子点头,“你们听说过吧,之前晋城大雪封城,压塌了无数百姓,便是余公子为殿下分忧,做了一锅酸辣汤,缓了大家的饥寒,这肉,虽然没有那酸辣汤的劲儿,可是浸泡的卤汁里,也是放了辣子的,大晚上的巡夜,嚼上这么一片,又能解饥又有御寒,还能提神,来来来,大家都分分,揣怀里,这寒夜漫漫,辛苦着呢。”

    “谢谢陆哥。”众人被说动,纷纷聚拢,向陆梓子道谢。

    就在这时,凤青毓穿着黑色夜行衣从偏殿出来,望了这边一眼,悄然的隐入黑夜中。

    陆梓子望了一眼,暗暗打了个手势,看着几道人影回应,跟上了凤青毓,这才放心的继续分肉。

    宫墙深深,却挡不住凤青毓的脚步,凭借着他对宫中地形的熟悉,兜兜转转,他到了皇宫一偏静的地方,翻出了墙,一路避开了街上巡逻的官兵,直奔安王府。

    “殿下。”他稳稳的落在了院墙内,可是,青十一的声音却从屋顶响起。

    凤青毓抬头,眯了眯眼睛:“她呢?”

    “进屋了。”青十一指了指余小渔房间的方向,淡淡的说道,“殿下若真心心疼她,便别再瞒着她了,有时候,隐瞒事情并不能保护得了一个人,相反,告诉她危险,她才能更好的防备危险。”

    “……”凤青毓沉默。

    “殿下该知道,她不是安份的人。”青十一说了这一句,站了起来,纵身离开。

    凤青毓望着他离开的方向,久久不语。

    他懂青十一话中的“不安份”是什么意思。

    他的鱼儿,一贯独立。

    就因为这份独立、坚强,也因为她有这个能力,所以,她才会迫切的想要为他做些什么。

    可是,他面对的那些阴暗,又怎么忍心让她看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