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锦衣之下  魔道祖师  全职高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75章落子无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475章 落子无悔

    余小渔在外面,只听到女帝的厉喝声,心里忐忑不已。

    她不知道他会用什么样的方法去说服女帝放他离宫,显然,这一次的离宫,明显和往常是不同的。

    往常,他想走,总是有办法偷着出去。

    可这一次,他这样做更大的意义,是脱离女帝这种看似宠爱的牵制。

    “殿下不会有事的。 ”小宛子见她皱着眉沉默的样子,忍不住小声的安慰了一句。

    “可是……”余小渔颦眉,忧心重重。

    “殿下闯过了多少大风大浪,这是小事。”小宛子再次小声的补了一句,“你也得稳得住。”

    “嗯。”余小渔点头,望向大殿。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养元殿里灯火通明,可在她的眼里,那通明的灯光无限的放大……

    就在这时,凤青毓低着头从里面缓缓走了出来,散落的银发似是披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莹,瞬间,拉回了她的心神。

    他明明是背光而来,可她却似乎看到了他眸中柔和的笑。

    不同以往的轻松、欢喜。

    “走吧。”他到了她面前,身姿挺拔,如松般挡去了她面前的风雨。

    “好。”余小渔莫名的定了心,暖暖一笑,没有问里面的事。

    他能出来,就代表了女帝对他的妥协。

    凤青毓微微一笑,转身往前走去,脚步不徐不缓。

    余小渔浅笑,和小宛子并肩跟在后面。

    他这是在照顾她的身体情况。

    宫门口,已经停了马车,萧向和青十一站在一辆马车旁。

    “阿幕被奶奶接走了。”青十一见到他们,迎了一步,主动说了阿幕的事,“宫中有太医,而且,她受了伤,也不能参加复选赛,让她留下也好。”

    余小渔一听也有道理,便点了点头,上了旁边凤青毓的那辆马车。

    一坐进去,凤青毓直接将她揽进了怀里,紧紧的搂住,脸埋在她颈间。

    小宛子刚刚要进来,看到这一幕,只好乖乖的退了出去,坐在了车厢外面。

    “怎么了?”余小渔愣了愣,抬手抱住了他,担心的问。

    “母皇答应了我的条件。”凤青毓就这么抱着她,低低的说着大殿里发生的事,“事情已经明了,二姐三姐也有夺嫡之心,傅后与方妃也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淡泊名利,他们的野心比大哥还大,不过,以后这些事,都是四哥该操心的事了。”

    “你真的都不参与了?”余小渔惊喜的睁大了眼睛,微推开了他,不敢相信的问。

    他真的就对那个位置一点点心思也没有?

    “自然是真的。”凤青毓笑眯眯的看着她,点头。

    “不后悔?”余小渔试探的问。

    “坐上那个位置,许多事身不由己,我怕……鱼儿会弃我而去。”凤青毓轻笑,手指描画着她的脸颊,三分玩笑七分认真的说道,“没了鱼儿,我吃什么?没吃的,我怎么活?”

    “噗~”余小渔此时才真正的放心了下来,嗔笑的捶了他的胸膛一下,顺势倚进了他怀里,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他的胸口,说道,“你可想好了,以后要是后悔也晚了。”

    “落子无悔。”凤青毓轻啄着她的唇角,笑得开心,“这么多年来,我就想着这一天,我又岂会后悔。”

    “那食赛呢?还要参加么?”余小渔忽又坐直,皱起眉问,“我娘他们……”

    “那边已经安排,过些日子就有会有消息,不过,还得辛苦鱼儿去参加几次复选赛。”凤青毓的手轻轻的抚着她平坦的小腹,低声说道,“我曾说过,不让你我的孩儿变成第二个豆官,如今……却又要食言了。”

    “豆官怎么了?”余小渔看着他撇嘴,“你不是豆官他爹,我也不是渔娘,就算是你不要我们俩了,我的宝宝也不会变成第二个豆官。”

    “谁不要你了?”凤青毓不悦的挑眉,手却更加小心翼翼的护住了她的腰,“就算是不要我自己,也不能不要鱼儿和孩子。”

    “噗~这话说的,太奇怪了。”余小渔忍俊不禁,自动停止这个略嫌无聊的对话,倚在他怀里,闭目养神,一边听着凤青毓小声的说着女帝的意思。

    女帝倒是同意了他搬回了安王府,也亲口说了让余小渔负责他的起居,不过,食神争霸赛的事却还得继续。

    余小渔对此倒是没什么异议。

    窦氏和大寒小寒还没找到,她反正要继续参加复选赛的。

    马车缓缓而行,但安王府就在内城,很快的便到了地方,但余小渔还是给晃得睡了过去。

    萧向和青十一扔回原来的客院。

    凤青毓则让马车直接回到主院,直接抱着余小渔下了马车,进了屋。

    屋里,早有人提前送了消息来,收拾得干干净净,地龙也烧得刚刚好,便连那晚食也已准备妥当,正是他之前说过的神仙捞。

    “还是宫外舒服。”余小渔搂着他的脖子,打量着屋里的摆设,深深的吸了口气,笑着说道。

    感觉空气都是轻松的。

    凤青毓将她放了下来,马上有人送来了热水,各自洗漱,净手洗面,换了外袍,这才舒舒服服的坐到了桌边。

    小宛子站在一边,一一揭开了盖子。

    余小渔立即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鸡汤味,立即转身冲进了净室,翻天覆地的吐了起来。

    “撤下去!”凤青毓皱眉,手一挥,转身就跟了进去。

    余小渔今天还算好,只早上起来吐了一次,只是晚食没吃,这一闻味儿就忍不住了。

    “这样下去怎么行……”凤青毓将她安置在卧室的床榻上,拿着手帕给她拭额上的细汗,一边心疼的直皱眉。

    “我没事。”余小渔弱弱的应着,吐得都不想动。

    “殿下,粥。”小宛子机灵的捧着粥跟了进来。

    凤青毓接过,用小勺舀了,细心的尝过了味道,才送到她唇边。

    余小渔实在没力气,恹恹的,勉强吃了几口,便睡了过去。

    凤青毓将手中剩下的粥递给小宛子,伸手拉过被子给她盖上。

    “殿下,这样可不行呢,要不,明日请个大夫回来?”小宛子捧着碗,也看得揪心,在一边小声的出着主意。

    “传信,让赵先生进京。”凤青毓盯着余小渔微微苍白的脸,无奈的叹息,“至于现在……去书房将我的医书取来。”

    京中的大夫,他一个也不敢信,也只能自己看书多了解一些给她调理的方子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