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锦衣之下  魔道祖师  全职高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77章小馒头要发酵变大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477章 小馒头要发酵变大了?

    “奇怪,这些天怎么没见着萧哥?”

    余小渔并不知道他们的谈话,歇了几天,她缓过神来的时候,突然发现,她似乎有几天没有看到萧向了。

    就是这几天的吃食,也都是青十一做的味道。

    “这儿是后院,他一个外男岂能随意进出。”小宛子答得理所当然。

    “以前他都有做菜的啊。”余小渔摇头,有些担心的看向他,“小宛子,殿下呢? 他是不是……把萧哥给赶出去了?”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他可是一向看萧向不顺眼的啊。

    “这个……”小宛子清咳了一声,忽然变得一本正经起来。

    “这个什么?”余小渔却没发现自己身后站着的凤青毓,盯着小宛子瞧了好一会儿,忽的瞪大了眼睛,指着他问道,“我是不是猜对了?殿下真把萧哥赶出去了啊?”

    “咳……”小宛子飞快的看了凤青毓一眼,尴尬的咳了一声,冲着余小渔直眨眼。

    “小宛子,你倒是说话啊,眼睛抽什么疯呢,快说,萧哥是不是没在府里了?”余小渔一门心思想着凤青毓赶萧向的事,一时反应迟钝,愣是没有注意到小宛子的暗示,径自说道,“殿下怎么可以这样,他明知道萧哥只是萧哥,怎么还……”

    “鱼儿。”凤青毓黑着脸,听不下去了。

    明明是那个小子自己要走的,怎么还成了他的错?

    更生气的是,他的鱼儿居然问也不问,直接认定是他赶走了萧向……

    “呃……”余小渔一惊,顿时咧了嘴,狠狠的瞪了小宛子一眼,这才笑盈盈的转身,“凰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

    小宛子冲着凤青毓行了一礼,飞快的跑了。

    他可不留在这儿给他们当出气包。

    “哼。”凤青毓板着脸,往里屋走去。

    生气了?

    余小渔眨了眨眼,跟在他后面,一边打量着他。

    凤青毓径自坐在了桌边,脸色淡淡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自顾自的轻啜着,看也不看她。

    余小渔站在几步远的地方,坐到了对面,双手托腮,撑着桌瞧着他,也干脆的不说话。

    凤青毓原本是想等着她说话,可谁知,她坐在对面,光看着他,却一个字也不肯吐,脸色越发的淡了下来。

    好吧,他家鱼儿最近显然是被他宠坏了,都敢和他较劲了。

    不过,今天的事,他可不会这样轻易的饶了她。

    居然敢不相信他,还一口一个萧向!

    想到这儿,他也是有心想让余小渔知晓他的不快,当下,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一句话不说,就起身往床榻那边走去。

    余小渔愣了愣。

    他这是真生气了?

    不会吧……难道今天遇到了什么事?

    可是,她这样巴巴的上去哄他,他会不会趁机训她一顿?

    眼见凤青毓已经走到了帏帐外,余小渔当机立断,先下手为强,她眉头一皱,隐忍的“嘶”了一声,一手抱胸一手捂肚子趴了下去。

    凤青毓也只是想吓吓她,心思却都在她身上,听到她这一声隐忍的声音,迅速转身,不由一惊,大步回到了她身边伸手抱住了她,紧张的问:“鱼儿,可是又难受了?”

    “疼……”余小渔头倚着桌面,保持那副样子,撒娇般的应了一句。

    “哪里疼?”凤青毓一凛,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便开始诊脉。

    “这儿疼。”余小渔侧头睨了他一眼,直接抓住他的手,按在了自己心口上,一脸幽怨的看着他扁嘴,“凰哥哥不理我。”

    “……”凤青毓瞬间明白,他上当了。

    这丫头,什么时候学会蹬鼻子上脸了?

    他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抽回手便要起身。

    余小渔却比他更快,直接跳起来,扑到了他身上,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脖子,不高兴的嘟嘴:“干嘛不理我?”

    “……”她居然还学会了恶人先告状!

    凤青毓无奈的看着她,伸出手护住了她。

    她现在这个情况,还真的是……推不得,又教训不得。

    “你又吃飞醋。”余小渔瞪着他,委屈的说道,“我不就是关心了萧哥一句嘛,至于这样酸么?”

    真是的,她都给他生猴子了,他居然还为一句话生她的气。

    “腿长在他身上,他走了,与本王何干?”凤青毓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可是双手却轻轻柔柔的托住了她,防止她后仰跌倒。

    “你之前还想杀他来着。”余小渔嘀咕了一句,不过,眼见得他的脸色越来越冷,她很识相的解释了一句,“我就是那么一说嘛,最近,老是这个出事,那个出事,我……嘶~”

    说着,她皱了皱眉,松开了他的脖子,收手捂在了胸口。

    都说女人怀孕会激发第二次发育,难道她的第二次也开始了?

    胸膛上传来的那种细细密密的如同针扎般的抽疼,让她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可是,这种疼,她怎么好意思说?

    凤青毓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同样皱眉。

    她这是又想骗他上当?

    可是,同样的招式想哄他第二次?

    他不由又是好笑又是好气。

    他想杀萧向不假,可是,他不是为了她一直忍了么?

    这个没良心的丫头,现在居然还指责他吃醋指责他不她。

    好吧,他还就真吃一回醋给她看看。

    余小渔这个时候却没空理他了,她走了出去,喊了一声:“小宛子。”

    小宛子迅速的小跑着进来。

    “帮我打一盆热水来。”余小渔小声的说道。

    这些天虽然一直不出府,但为了防止意外发生,她一直还是男装,连束胸布也戴着,可此时,胸口针扎一样的疼,实在难受。

    或许,用热水敷一敷会好些?

    余小渔皱着眉进了净室。

    没一会儿,小宛子便送进了热水,好奇的看了她一眼,关心了一句;“你怎么了?”

    “没事儿,只是有些不舒坦,你到外面守着,别让人进来。”余小渔摇头,她连凤青毓也不好意思说,更别说是小宛子了。

    二次发育啊……她难道跟他们说,小馒头要发酵变大了?

    想想都够囧的!

    不过,要是这二次能让她回到前世的身材……不行不行,那样的话,她怎么再女扮男装参加后面的比赛啊?

    唉,真是纠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