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锦衣之下  魔道祖师  全职高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04章金蝉脱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504章 金蝉脱窍

    余小渔醒来的时候,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这不是余馨小筑!

    她心里微惊,缓缓的坐了起来。

    青纱帐,大木床,还有简陋的木桌、衣柜、梳妆台,除此再无其他东西。

    她不会是又穿越了吧?

    这样的布置完全符合种田女主的梗啊。

    余小渔错愕的看着这一切,愣愣的回不过神,一时也没注意到自己不挺着大肚子,手上还带着伤。

    这时,门被轻轻的推开,一个颀长的身影先投映了进来,接着,乔装过的凤青毓走了进来。

    看到他的那一瞬,余小渔悬着的心猛的归回了原位,眼眶微润:“凰哥哥……”

    隔了这么久,他终于来见她了么。

    “鱼儿。”凤青毓听到她的声音,顿时一震,猛抬头看向了她,一瞬间,眼中惊喜绽放,快步到了床榻前,目光痴痴的锁住了她,语气无限的欢喜,“你终于醒了。”

    “凰哥哥,这儿是哪?”余小渔看了看四周,冲他伸出了手。

    “我们家。”凤青毓坐下,小心翼翼的伸手,抚着她的脸。

    他的鱼儿终于回来了。

    “哈?”余小渔眨了眨眼,她没听错吧?他们家?

    “我们以后的家。”凤青毓点头,目光灼灼,“鱼儿,我后悔了,做了这么多,让你受了这么多苦,甚至还差点儿失去你……我不想再等下去,以后,我们关起门来过我们的日子,再不理旁的事,好么?”

    “凰哥哥,出了什么事?我……陛下怎么会同意?”余小渔一头雾水。

    她只记得自己被一只猫爪伤,然后就晕过去了,可现在醒来,除了换了地方,她就跟睡了一觉似的。

    但,他却说这儿是他们的家,显然她睡着的时间不短,而在这不短的时间里,他做了什么事。

    “鱼儿,世上再无余小渔,她去哪管。”凤青毓低头,亲了亲她的脸颊,心里满满都是失而复得的欢喜,“你在这儿安心养身子,再等我几个月,江河湖海,我都可以陪着你。”

    “凰哥哥,到底发生了什么呀,你快告诉我。”余小渔越听越是惊奇,伸手拉住他的衣襟,担忧的看着他。

    她怎么听他的语气,似乎是要走那不得已的一步了?

    难道女帝起了杀心?

    所以,他劫了她出来,准备和她私奔?

    他真的舍了那一切,要带她和孩子走了?

    “我会告诉你,但不是现在。”凤青毓抚着她的脸,抬手理着她的发,柔声说道,“现在,你需要休息,刚醒呢,不饿么?”

    “可是…… ”余小渔很无奈,不过,他这一提,她还真觉得饿,整个人乏力。

    “乖,等你身子再好些,我把什么事都告诉你。”凤青毓亲在她眉间,双手小心翼翼的环着她,低声说道,“先躺着,我去给你端些吃的来。”

    “好吧。”余小渔见他执意不说,也知道一时半会儿是问不出什么了,当下点了点头,顺从的在他的帮助下侧身躺了下去。

    凤青毓替她掖好薄毯,这才走了出去。

    “老师。”接着,他的声音响了起来。

    老师?

    老师也在这儿?

    余小渔惊讶的眨了眨眼睛。

    墨昱一向听他的安排,出现在这儿倒也没什么奇怪,说起来,她都有多久没和老师联系了,不知道他看到大肚子的她时,是什么反应。

    仙风道骨的墨昱目瞪口呆的样子,也是挺好玩的。

    余小渔想到这儿,忍不住笑了起来。

    听凤青毓的话,这儿不是宫里了,不过,有他在,在哪儿倒是无所谓了。

    “鱼儿醒了,她如今能吃些什么?”凤青毓的声音里还带着喜气。

    “灶上的鱼粥快好了,稍后我让奶娘送进去,你该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是墨昱?

    余小渔听得惊讶。

    “我等她吃完再走。”凤青毓说道。

    “殿下,今日余小渔大殡,你若不在,就不怕某些有心人作祟,毁了你的计划?”另一个人问。

    “鱼儿刚醒,我怕她会害怕。”凤青毓犹豫着。

    “一步走错,满盘皆输,你想让她彻底的摆脱那些乱八七糟的事,保住你和她的孩子,现在就应该回去。”另一个声音缓缓的说道,“殿下素来不是拖泥带水的人,可在这情字上,却是太过优柔寡断了,要不然,她还在眠画好好的过日子,也就没有后来这么多事了。”

    “我知道。”凤青毓叹息,“只是鱼儿刚醒,还不知这一切,我若现在就走,她会害怕,等她吃了东西睡下,我就回去……”

    “殿下。”就在这时,陆梓子的声音响了起来,四殿下传信,有人恐要生事。”

    “听听。”另一个声音紧接着响起,“殿下,如今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现在的分别,也是为了你们以后重聚,想想她和她肚子里的两个孩子,快些回去解决那些麻烦事吧。”

    “……”凤青毓沉默了下来,好一会儿,他轻叹着开口,“如此,鱼儿就拜托给老师了。”

    “放心吧。”那人温声应道,“有我在,她出不了事。”

    “我去看看她。”凤青毓说完,推门走了出来。

    余小渔听到这儿,心里隐约的猜到了个大概。

    余小渔大殡啊。

    显然,他借了这次她昏迷,使了金蝉脱窍。

    “鱼儿。”凤青毓看着她,脸上满是歉意。

    “凰哥哥,我没事的。”余小渔看着他微笑,“你快回去吧。”

    他能抛弃一切,她又有什么做不到的?

    在这个世界里,她本来就是一无所有的来到这儿,如今,有他,有孩子,倒是赚了。

    金蝉脱窍就金蝉脱窍吧,从此,她余绡妤不必再做食神梦,好好的相夫教子,好好的经营他们的幸福小日子,也挺好。

    至于什么名份……

    好吧,在这个没有结婚证的世界里,他和她已经在佛前拜了堂,孩子都有了,夫妻事实妥妥的。

    况且,就算他变了心,一纸婚书也拴不住他。

    “至多半年。”凤青毓坐在床榻边上,紧紧握着她的手,俊美的脸上满是愧疚。

    “只要你心里有我,多久我都可以等。”余小渔轻笑,目光清亮,“我会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宝宝,同样,你也要照顾好自己,早些回来。”

    “好。”凤青毓说不出话,只是深深的凝望着她,满心的不舍。

    “殿下,该走了。”外面的人又催了一句。

    “楼先生也是我的老师,当年就是他帮着处理了四余村的事,你只管安心在这儿,他懂医擅毒,会保护你的。”凤青毓闻言,低声给余小渔解惑,尽量的减轻她可能掩饰起来的不安。

    “好。”余小渔点头。

    “我会时常回来。”凤青毓看着她清澈、信任的眸,按捺不住心头的怜惜,低头封住她的唇,用力的亲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