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六十章[08.15]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记得当时万雁回一脸受宠若惊的模样,接着是万分崇拜地将他狠狠夸赞一番,让他倍感痛快,以后有什么事情少不得在她面前显摆。

    他防着任何人,偏偏对怀有自己唯一孩子的万雁回不设防,没想到孩子不是他的,万雁回是别人安插的钉子。

    正是万雁回将他们密谋的事情禀报给霍风!

    「贱人,贱人!!!」

    他撕心裂肺地抓着铁栅吼叫着,万雁回再也不理他,头也不回地走了,身后嘶哑的叫声让她更加紧紧地抱着才出生没几天的儿子,与那中年男子一起加快速度离开地牢。

    中年男子伸手将她手中的孩子抱过来,解下身上的外衫,披在万雁回的身上,他年约三十多岁,粗眉小眼,长得倒不是太猥琐,如果他收起笑,完全不像一个龟公,倒像个普通的憨厚男子。

    他是摄政王府的探子之一,一直都隐身倚翠楼,万雁回想要孩子,他中意她,一拍即合!

    万雁回不像萧长桓那样相信夏明启,经为抄家之乱,她渴望的只是安稳的生活,若能安享富贵当然是更好,只要夏明启一直安份地当着他的王爷,那么万雁回还是很愿意呆在王府,一度她也以为,沈清瑶死了,她又有子傍身,应该可以荣华到老。

    可是,夏明启却偏要谋反,觊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摄政王的手段,她最是了解,萧家当年一夜之间倾覆,她从天堂跌入地狱,她可不想再来一次,仔细思量唯一的出路便是投诚。

    她记得那日在龟奴的引见下,见到了年少时就一直忌惮的男子,男子连正眼都没瞧一眼,见她出现,半点惊讶都无,她就知道赌对了,夏明启以为自己做得隐蔽,孰不知一切都在他人的眼皮之下。

    将夏明启具体的谋反日子的消息送出王府,得到便是她可重获自由的回复,那一刻她的泪都快流下来,五年的青楼日子,她早已不是当年恃才傲物的大小姐,便是脸上装得再清高,可谁不知道她不过是个玩物。

    她抱着孩子,孩子才出生没几天,正睡得香甜,根本不知世间的险恶,和苍老许多的父亲汇合后,带着被四十大板惩罚过逐出王府的龟奴,马不停蹄地离开京都。

    地牢中,夏明启依旧在不停地咒骂着,用尽了世上最难听的话,骂着骂着,又大笑起来,双手不停地抠弄着地上的破席子。

    都是贱人,全部都是水性扬花的贱货!

    他恶恶地瞪着姜蕴雪,这些女人,全都是他人用过的破鞋,如若不是她们,他如何会落到如此下场!

    姜蕴雪不停地往后缩,夏明启红着眼,如泣血般紧紧地盯着她,一把将她从角落里拖出来,她惊得不停地尖叫。

    「夏明启,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专门欺负女人的孬种!」

    「下作的贱人,本王也是你这烂货可以骂的!」

    夏明启毫不留情地往她身上踹着,所以的恨意都发泄在她的身上,姜蕴雪只是一个女子,哪里敌得过成年男子的力气,很快便趴在地上。

    幽暗的地牢中,现出一个颀长的身影,牢中的灯火将他的身影拉得很长,他的步子很慢,却又似一下一下地踩在人的心上。

    「你满意了?」夏明启看到来人,收住往姜蕴雪身上踢的脚,恶狠狠地说着。

    「满意什么?」

    姜蕴雪听到这个声音,笑声嘎然而止,扒开乱成麻的发,也抬起头来,眼前越来越模糊,这个男人,她用尽一生想去追上,却没想到越走越远…

    男子的脸渐渐在灯火中显现,削直绝情的脸上,半是漠然,半是讥讽,「你真该好好感谢自己那么蠢,才会多活这些年,可你偏要自作聪明一回,才会落得如此的下场。」

    夏明启似是听到笑话般,「哈,本王自作聪明,这江山本来就该是我的,夏明昭不过是个贱妇之子,如何能名正言顺封为太子。」

    他的母妃是世家的嫡出大小姐,先太后不过是个外室之女,如不是鲁国公府以庶充嫡,说不定他的母妃便是当年的中宫之主,而他也是正宗的嫡系皇子。

    「死到临头,不知悔改,何其可悲!」

    「王爷跟这人多说什么,」赵珩的身影出现在后面,「不过是个无种之人,还做着君临天下的美梦,便是得了江山又如何。」

    「你说什么?」

    赵珩轻笑,「连这话都听不懂,真是白活了,本世子可是提醒你多次,你就是无种之人,还

    肖想这天下,着实可笑,不过我见你倒是乐在其中,这头上的绿草种了茬又一茬,等你死后,怕是坟头的草都要长得比别人高。」

    先帝那样英明,手段狠辣的人,怎么可能将夏明启这样的祸患留给年幼的儿子,他能秘密处

    死德妃,足见他的杀伐果决。

    皇室血亲不能相互残杀,这是帝祖爷定下的规矩,可对于夏明启,先帝又怎么可能没有半点后招,早在多年前的宫宴时,便给他下了那绝子的秘药。

    夏明启半点都不知情,还一直觉得先帝不敢动他,而暗暗自鸣得意,便是多年无子,都不曾怀疑过。

    后来见府中无论纳了多少姬妾都不见有喜,倒是怀疑自己身体的问题,可是无论是太医还是民间的大夫,都说他身体无事,没有半点隐疾。

    太医都是明哲保身的,先不说诊不诊得出来,便是有几个真有本事的诊出来,也不会告诉他实情,民间的大夫根本就看不出来,那可是不传世的秘药。

    之所以是不传世的秘药,便是服下之下无任何不妥,男子的雄风不减,很少有男人会怀疑到自己身上。

    若夏明启安份,便可安享福贵一生,只可惜,他不知足,还妄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才会落到如今的地步。

    「哈哈……」夏明启突发大笑,直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他这一生,就是个笑话,夏明昭啊夏明昭,到死都摆了他一道。

    ……

    本书已完结,将不定期免费连载部分删减版。

    直接阅读完结100%无删版请咨询客服。

    官方客服QQ:2357146918

    豆豆VIP书籍,感谢对天下书库的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