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4章 恶人先告状,赔医药费还是送花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满足的靠纪由乃怀里。

    宫司屿发现,才几天不见,小家伙身上的香味却变得更加浓郁,那好像是从她身体里散发出的味道,极为令人迷醉。

    纪由乃一直拿着毛巾,在给宫司屿物理降温。

    “哦,我不在你就不配合吗?”

    结果,回答纪由乃的不是宫司屿,而是老管家。

    “纪小姐,你走了,少爷不吃不喝两天两夜,身子都垮了,病也不治,逼着挂点滴,也不见好,我们都担心,可没人劝得住他,幸亏你回来了,要不然,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老管家差点就老泪纵横了。

    纪由乃听得心惊又心疼。

    见宫司屿依赖至极的埋在她怀中,心口震颤。

    “以后不能这样,宫司屿。”

    “以后?”凤眸倏眯,寒气肆意,“你还想离开我?”

    “……”片刻无言,纪由乃心慌意乱的,可很快,她俯下身,在宫司屿唇角轻吻了下,“我不走,我不走好吗?”只求你不要再这么不爱惜自己。

    命多珍贵啊。

    劫后余生,却还生死未知的纪由乃。

    在走上阴阳之路后才发觉,命的可贵。

    而同样。

    纪由乃突然发觉,宫司屿竟如此……依赖于她。

    她走了。

    就糟践自己的身体吗?

    她怎么敢再一声不响悄悄离开?

    心有余悸的同时,一个念头,在纪由乃心中油然产生。

    她想去试着求范无救,能不能通融下,让她一边修炼一边也能花时间陪在宫司屿身边呢?

    不过一想到范无救那“灭绝师太”似的无情脸庞。

    纪由乃就垮了脸。

    这恐怕难比登天吧?

    而且,一会儿要是宫司屿知道她又要走。

    不知道又要怎么折腾她呢……-

    处理好伤口,重新包扎完,宫司屿昏昏欲睡。

    下人煮好了热粥送了进来,纪由乃体贴的喂他喝完,才让宫司屿把退烧药吃下。

    因为被手铐禁锢着,她行动很不方便。

    结果都要睡觉了,宫司屿还是不肯解锁。

    “我怕你半夜跑了。”

    “……”

    “纪由乃你在我这的信用度现在是负数!”

    把纪由乃当一个人形软绵大抱枕,宫司屿八爪鱼似的死死将她揉在怀中,失而复得的喜悦和害怕她再次离开的小心翼翼,让他加倍的将怀中人视若珍宝。

    纪由乃回抱住宫司屿,安全感满满的埋在他怀中。

    也不怕憋死。

    她叹了口气。

    有点不敢和宫司屿说她还要离开一下。

    算了,明天睡醒再说吧。

    这一晚,宫司屿终于佳人在怀,安枕入眠睡了个好觉。

    可翌日一早。

    一通扰人清梦,从宫家老宅打来的电话,吵醒了宫司屿,也惊了纪由乃。

    白斐然拿着分机电话,敲门进入卧室。

    一脸凝重,似有什么不好的事。

    “少爷,老宅电话,老太太亲自打来的。”

    闻言,宫司屿不耐烦的挥挥手,“没看见我和我心肝还在睡觉?有事睡醒再说,出去!”说话声有些大,透着阴沉,闹醒了纪由乃。

    宫司屿一见,忙抱着怀里的少女一阵轻哄,说话声秒变调子。

    “吵着你了吗?乖,继续睡,没事。”

    嘤咛了一声,纪由乃枕在宫司屿臂弯蹭了蹭,细长的手臂搭在他腰际,说完话的宫司屿,低头对着纪由乃脸颊小嘴就一阵轻吻,着魔了似的。

    白斐然冷冷咳嗽一声,提醒:“是昨晚安蓝小姐的事,老太太震怒,少爷,这电话必须接。”

    宫司屿知道安蓝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告状告宫老佛爷那去是意料之中的事儿。

    只是令他阴郁烦躁的是,竟这么快。

    一听到“安蓝”两个字,纪由乃顿时睡意全无,裹着被子坐起身,半眯着大美眸,惊道:“安蓝被我一巴掌呼残了吗?我要赔钱吗?医疗费多少?”

    本还一脸阴沉的宫司屿顿时发出一声邪魅肆意的大笑。

    就连白斐然嘴角都不自然抽了下。

    这两个人!

    捅了大篓子还有工夫一个大笑一个迷糊!

    宫司屿起床了,撵走了白斐然,先解开手铐,披了件纯黑睡袍,然后拿了件纯白的情侣款睡袍给纪由乃穿上,再重新拿手铐将两个人铐一起。

    纪由乃目瞪口呆,这人真把她当“犯人”看着了吗?寸步不离那种。

    因为昨晚冲凉的时候,纪由乃在脸上抹了早前冥府司神医局华清给她的玉肌膏,被安蓝扇的那一巴掌,早就不见红肿了,瓷白如玉,光滑剔透的,简直比蛋还莹白。

    客厅旁的雅致用餐厅内,宫司屿戴着蓝牙耳机,接通了宫家老宅的电话。

    一边打着电话,还一边体贴的喂纪由乃吃鸡蛋芝士。

    “她自己动手打人还恶人先告状了?怎么着?赔医药费还是要我送花圈慰问?没死吧?亲自道歉?呵呵,最多赔点精神损失费,一千块可以吧?不能再多了,我抠……”

    宫司屿漫不经心的说着电话。

    语气慵懒透冷。

    邪魅不羁中,透着一丝决不让步的坚决和狠戾。

    只是在看到纪由乃那油乎乎的小嘴不断在那嚼动,忍不住就探身过去,在她小嘴上重重亲了口。

    但很快,宫司屿的眼神骤寒。

    好像电话那头的人,一下捏住了他的命脉,逼他就范。

    “奶奶,你最好不要做出些让我心寒的事,还记得咱们老宅子死掉的那条狗吗?你要是敢纵容安家动我的人,别怪我到时候做出些丧尽天良辱没宫家的事。我会回去一趟,但你最好三思而后行,我没威胁,我是言出必行!”

    纪由乃被宫司屿这狠戾的说话口气吓了一跳。

    再抬眸,宫司屿却已经关闭了蓝牙耳机,脸上恢复了迷人的邪笑。

    只对她,才有的笑。

    “你要回家去吗?”

    纪由乃喝了口牛奶,小嘴上抿了一圈奶白。

    如瀑的黑发被高高扎起,清爽干净,又精致漂亮。

    因为右手被铐着,她吃东西不方便,干脆就让宫司屿喂她。

    “嗯,一会儿就去,很快就回来。”

    说着,宫司屿盯着他们两手之间的手铐,拧眉,若有所思。

    回宫家老宅,是兴师问罪。

    他带纪由乃去,那就是把她往火坑里推。

    可是留她一个人在家,他又不放心。

    生怕又像上回一样,他回了趟宫家,结果人没了。

    他现在是完全不敢让纪由乃脱离自己的视线。

    神经紧张懂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