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07章 壕无人性+洗澡换药包全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五彩的霓虹,繁华的帝都夜景,雄伟壮观的高楼大厦。

    坐在高端意大利餐厅落地窗边的绝佳位置。

    可俯瞰宛若“不夜城”的帝都景色。

    俊美无边,尊贵无比的男人凤眸熠熠生辉,浅笑宠溺的替面前少女,细心的切好牛排、鹅肝,一点点的喂着她吃。

    为了可以更好的“伺候”自家的“祖宗”。

    还特意坐到了她的身旁。

    自然,这对亲密无间的人,是宫司屿和纪由乃无疑。

    双手被纱布缠的像两个大白胖粽子,动作笨笨的指哪道菜,宫司屿就会喂她吃哪个,这服务,感觉比清朝慈禧还要厉害。

    这一幕,也看的周围很多衣着靓丽的名媛淑女频频投来羡慕的目光。

    “好吃吗?”

    替纪由乃擦了擦油乎乎的小嘴,宫司屿凤眸幽深浅弯,没忍住,大庭广众下,凑上,薄唇落在了纪由乃的小嘴上,吸吻了一口。

    “嗯,好吃。”撩人的舔了舔小嘴,纪由乃娇脆的声宛若银铃,“改天再来吃好了,换我请你。”

    “用不着这么麻烦。”

    交叠双腿优雅的坐着,宫司屿伸手,朝身后保镖勾了勾修长食指。

    “少爷什么吩咐?”

    “联系这家餐厅的负责人,让他出价,我要买下这店。”话落,宫司屿宠溺的刮了下纪由乃的鼻子,“这样,餐厅就是我们的了,你想吃什么,我就带你来吃,不想出门,就让厨师上家里去做。”

    “……”壕无人性。

    负责人就是这家意大利餐厅的主厨,是个意大利华裔,叫威廉。

    最后,宫司屿以八千万的高价,注资了这座餐厅,送给了纪由乃,让她成了餐厅的最大受益人,并以“永恒”命名,寓意永恒不变的爱-

    吃晚饭,重新挑了两款限定版的果机,补完电话卡,宫司屿就带着纪由乃回家了,一到家,两个人就一头钻进了卧室,一副谁都别来打扰的模样。

    这样忧心忡忡的白斐然无可奈何。

    只能一边盯着流云做试卷,一边密切关注温妤尸体的寻找结果。

    床上,因为纪由乃的手没法动,拆手机、装电话卡、激活、重新设定这些操作,都是宫司屿替她完成的。

    用对方的照片设定桌面,指纹密码一设定好。

    宫司屿褪下西装衣裤,换上一套浴袍,抱起穿着淡紫色连衣裙的纪由乃就去了浴室。

    将她抱坐上洗手台的大理石面上,就准备褪下她身上的连衣裙。

    感觉到宫司屿在拉她背后衣裙的拉链。

    纪由乃微微低头,从脖子根开始,一抹红晕渐渐浮现,很快,红到了耳根。

    “要不……不洗了?等好了,我自己洗……”

    宫司屿冷哼,挑眉,“心肝,夏天了,你想臭死?”

    “伤口不能碰水的,擦擦就好了……”

    宫司屿幽邃的凤眸闪过一抹戏虐邪笑,将事先准备好的保鲜膜拿到纪由乃面前,“我都替你想好了,用保鲜膜包住缠纱布的地方,然后用胶带封好,就不会进水了,我们速战速决。”

    “……”

    然后,纪由乃就如同一只待宰的漂亮小羊羔,只能任由宫司屿捏扁搓圆。

    帮她洗澡,帮她洗头,顺便他自己也跳进了大浴缸中,舒服的泡了个澡。

    期间,还做了些旖旎纵情,让人面红耳赤的事……

    真的是逮到机会,就绝不放过。

    浴室蒸腾的水雾缭绕。

    宫司屿迈出浴缸时,优雅俊美的披上浴袍,擦了擦身,旋即用一块粉色的大毛巾将纪由乃裹住从浴缸里抱了出来。

    擦干水,用毛巾熟练的裹住她湿漉漉的长发。

    旋即公主抱的将纪由乃送回了床。

    站在床边,松垮浴袍半敞,完美的胸肌袒露,艺术品般的身姿完美的挑不出一丝瑕疵。

    邪性漾笑,凤眸深邃,低磁开口。

    “爷今天的全套服务到位吗?满意吗?”

    迷蒙的美眸慵懒的微微眯起,纪由乃脸颊潮红,闻言,傲娇的轻哼了一声:“伤患人士都不放过,把我摁浴缸里折腾我,你还得意?”

    “哦,不满意?一会儿继续。”

    纪由乃瞪眼,无奈自己被浴巾裹着,像个蚕宝宝似的,动弹不得,不然她真想一脚朝着宫司屿的第三条腿踹去。

    纪由乃洗的香喷喷的。

    宫司屿坐在床边,拿过了膏药,开始小心翼翼的替纪由乃撕开保鲜膜,揭开纱布。

    而当纱布被揭开,看到纪由乃小腿以下至脚,那本该如白玉般光滑的肌肤,皆被酸腐蚀的溃烂化脓,触目惊心,宫司屿心口一拧,目光泛着深沉的痛。

    见宫司屿在盯着自己惨不忍睹的伤口看。

    纪由乃心一慌,想用被子盖住。

    “你别看,很吓人,喊白斐然或者小云来帮忙吧。”

    宫司屿蹙眉,愠怒吃醋的瞪了纪由乃一眼,“你想让别的男人看你的身子?”

    “……当然不是欸,那喊阿骨来!”

    那个行走的废物骷髅骨架,差点把家里厨房炸掉的那个。

    “他也是公的。”

    “那很丑啊,我怕……你嫌弃……”

    宫司屿怒目,倾身,赏了纪由乃一个惩罚性的烈吻。

    “看到你的伤,我只会心痛,只会责怪自己,为什么伤的不是我!”

    纪由乃心绪复杂,无言。

    只是虚虚的回搂住宫司屿的身。

    “我希望你平平安安的,要真换了你被困在集装箱里,逃不出怎么办?我去哪再找一个你?我不要,我情愿自己受点小伤,反正,也不会死。”

    纪由乃恐怕根本不知道。

    她的这句话,刚巧,不偏不倚的再一次刺激到了宫司屿的心。

    仿佛一遍又一遍的在提醒他,他只是个普通人,而纪由乃不是。

    权势滔天、财富无穷根本不够,他还得,有足够的能力,护住纪由乃。

    换完药,缠好纱布。

    宫司屿索取无度的又纵情旖旎,直至折腾的纪由乃昏昏沉睡过去,才心满意足的拥着她,倚靠在床头。

    凝着趴在自己怀中,睡得香甜的人。

    宫司屿拧眉沉思片刻,打开了自己的手机。

    给封锦玄发了条消息过去。

    【宫司屿】:合着看到鬼还不够,想替媳妇儿保驾护航,还得有灵力,老封,通灵一门,怎么入,你家老爷子还收关门弟子么?

    三分钟后。

    【封锦玄】:疯了?你命格是罕见的真龙格局,绝不能入此门!少掺和阴阳两道的事,对你绝无好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