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魔道祖师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赘婿  永夜君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49章 如果当归死了,姬如尘你怎么办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纪由乃、姬如尘和当归三人飞檐走壁,幽冷月光下,在一座座错落的院落房檐上跳跃飞走。

    他们打听到。

    宫铭毅独自住在沐德院。

    宫老佛爷沈曼青住在佛德堂。

    宫铭毅的四个儿子:

    宫司屿的父亲宫立森住在嘉荫院。

    二子宫立民协同妻子潘芝,和女儿宮惜颜住在牡丹园。

    三子宫立权和妻子池珍,和儿子宮池,女儿宫宝住在芍药院。

    归国的四子宫立本,则携怀孕的妻子柯琳,和宫老太太住在一起。

    他们三人,一个院落,一个院落的跑,来无影去无踪,形如鬼魅,快如鬼影。

    姬如尘给宫家人依次下昏睡咒,然后施法篡改他们的记忆。

    在他们的脑海中,以催眠咒的形式。

    将“纪由乃是宫司屿的未婚妻,宫家未来的大少奶奶”这层记忆。

    重新给他们灌输回去。

    到沈曼青的佛德堂时……

    纪由乃、姬如尘和当归做贼似的蹲在沈曼青的床边,在那商量。

    “老太婆这么讨厌你,恨不得你死,为了阻止你和宫司屿在一起,做了这么多坏事,记不得你也是好事,我给她改改记忆,让她喜欢你,你觉得怎么样?”

    可能是和沈曼青斗习惯了。

    纪由乃突然觉得让沈曼青喜欢自己,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老太太不记得以前了,可她还记得,不择手段,费尽心思想拆散她和宫司屿,不是她度量小,而是瘆得慌,她不是菩萨心肠。

    纪由乃一想到沈曼青要是今后都对她笑脸相迎,和对江梨那样。

    就觉得可怕。

    万一她神不知鬼不觉往她饭里下老鼠药,她找谁评理去?

    “别了吧,瞅着她就膈应,我和她命里犯克,要不是为了宫司屿,我早让她死千回了,我不指望她喜欢我,就指望她别老拿我是个孤儿,配不上她孙子来说事儿,你就给她改成是同意我和宫司屿结婚,就行了,让她知道有我这么个人,也接受了我,别搞那些花里胡哨的,这老太太心思歹毒,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就算再怎么下咒改记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该坏还是坏的。

    “啊,我突然想到,如果由乃早对老太太下手,用这法子,不就不会出这么多事儿,你和宫司屿现在估计都已经结婚了。”

    当归突然压低声,嘀咕道。

    “可是当归,你忘了?从前,宫司屿天注定的姻缘是江梨,就算从前我对老太太下咒,让她喜欢我,可我依旧无法阻止她更欣赏江梨,的确,比起我,江梨更像名媛淑女。姻缘不破,我和他还是没办法在一起的,如果什么事都用咒术来解决,那失去了其中的意义,什么都是假的,那还有什么意思?”

    假的永远是假的,无论是重新注入记忆,还是篡改记忆,都只是因为她做了阴阳官,这些人被消除了记忆而采取的无奈之策。

    如果可以,她并不想这么做。

    “就好比,有一天,姬如尘爱上了别人,不爱你了,你却用咒术控制他,不准他爱别人,只准爱你,可这一切,都是假的,你愿意这么做吗?”

    闻言,当归猛的一怔,旋即黯然低眸,不去看姬如尘,小声道:“他本来就不喜欢我,由乃你这个比喻,不成立的。”他心里的那个人,一直是你啊,当归心里想着,又顿了顿,“而且……我不会用咒术去强制一个人喜欢我,这很过分了。”

    “……他不喜欢你,为了你退娱乐圈?”

    纪由乃一直以为这俩人感情进展的很好,没想到,竟然!

    “他告诉我,是因为愧疚,和负责,他是个负责的人。”

    当归低垂着头,眼底难掩失望。

    一旁,姬如尘正蹲在床边,给昏睡的沈曼青下咒。

    纪由乃剜了姬如尘一眼,还踹了他一脚。

    “说话!给解释!”

    闻言,姬如尘嬉皮笑脸的打马虎眼。

    “我最近正在思考喜欢和爱的奥义,等我搞明白再说吧。”

    当归似是习惯了姬如尘这副腔调和说辞,笑的极为无奈,百般失落,却也只能硬扛。

    “哦,那有一天他跟人跑了怎么办?”

    “嘁,这世上有我这么好看的人,他哪里会跟别人跑,不会的。”说的那叫一个有自信。

    纪由乃头疼,这个风骚货。

    “那……如果他死了呢。”

    姬如尘不笑了,神情突然很严肃,板起脸。

    “不会的。”

    “你这么笃定?”

    下一秒,姬如尘又恢复了贱嗖嗖的模样,朝纪由乃抛了个媚眼。

    “有你在啊,必然的。”

    “……”我甘霖娘咧。

    当归静静的蹲在一边,俊秀白净的小脸,在窗外月光淡洒下,出奇的通透好看,望着姬如尘和纪由乃在一边争论不休,打骂吵嘴,甚是有趣。

    可他却开心不起来。

    心底深处,还浸着一丝不断扩散的苦涩。

    他一直都知道的。

    这个能做他老祖宗的俊美男人,对他有的,只是责任和愧疚。

    只因为那晚在封家祖地,他被一群女人……

    其实有时候,他也想这个男人回过头看看他。

    可是,他根本比不上小乃啊……

    “你敢对不起当归,我弄死你哦。”

    “瞎说,我对阿呆可好了,要什么买什么。”顿了顿,姬如尘用胳膊肘撞了撞当归,“是不是啊,呆子。”

    回过神,当归笑,“我最近看上了一个奇门八卦黄金风水罗盘,就是有点贵,那人也不肯出手。”

    “那我给你去偷来。”姬如尘想也不想道,“这个败家呆,喜欢的东西尽是些稀奇古怪的。”

    ……

    给宫家人重新注入记忆,给沈曼青篡改了对纪由乃的记忆后。

    纪由乃就拿着那张宫家祖宅的老地图,带着姬如尘和当归在迷宫似的宫家古宅里乱逛。

    逛着逛着,一不小心就晃悠到了宫家祖宅的后山祖坟地。

    大半夜,幽雾缭绕。

    望着漫山遍野的坟墓。

    纪由乃打了个哈欠,“无聊,回去睡觉,坟有什么好看的?”

    可这时,隐隐约约的,从东南方向,传来了一阵阵中英文结合的呼救声。

    纪由乃他们寻声而去。

    竟在一处荒废布满蜘蛛网的破败古院落中,发现了一口古井。

    呼救声刚巧是从这古井里传出的。

    三人往古井中一探。

    一个混血少年,像只旱鸭子,在里面扑腾,眼看就要溺水。

    纪由乃直接往井里跳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