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925章 一个王者,是绝对不会低头认输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本王在人界见到那个男人了。”

    话落一瞬,西装革履现代服饰的蒋子文身上黑光一闪,变成了黑金玄袍加身,尊贵无比的蒋阎王,那震慑人心又恍若能让天地失色的容颜,绝世而布满冷厉,如地狱深渊般,似直击死亡的瞳孔,冷酷的令人发指,透着残酷和凶狠,敛去了眼底所有的黯然神色,没有落寞,没有痛色……

    “……”

    “……”

    闻言,蒋子文和灵世隐互相对视,不敢出声。

    “他们后天就要结婚了。”敛眸,蒋王靠在圈椅背上,语气幽沉,话语毕时,他从书案一侧的抽屉中,取出了一张早已破破烂烂残缺不全的报纸,上面,赫然写着纪由乃要和宫氏集团继承人年底结婚的消息……

    “呵,本王万万没有想到……兜兜转转一圈,数千年的等待,却是给他人做嫁衣……”浑厚低沉的嗓音,透着喑哑疲惫,想必已经心累艰涩到了极致。

    一颗赤诚的真心,从来不被珍视的感觉……

    此时此刻,或许只有蒋子文自己明白,是何感受。

    “那个男人,本王误以为只是普通人的男人,竟和当年的帝司……有着一模一样的容貌,这到底是天意……还是人为?”

    失神的坐着,蒋子文似喃喃自语。

    万年冷酷的冰眸,弥漫着深入骨髓的悲伤和苦涩。

    “蒋王大人您……还好吗?”

    犹豫片刻,范无救担心蒋王,最终,还是斗胆问出了口。

    范无救看在眼里,也明白。

    爱而不得,弃而不舍,真的很难受吧?

    即便蒋王不说,可范无救明白,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凌迟。

    “本王能有什么事?”蒋子文闻言,残酷哀戚冷笑,似自嘲,“心痛她也不会看本王一眼,受伤也不会看本王一眼,万事永远都是帝司为先……本王在她眼里,算什么呢?”

    空气中无形弥漫着一股从蒋子文身上迸发而出的恐怖气势。

    震慑的范无救和灵世隐不敢多言。

    他们两个双膝跪地,虔诚忠心的跪倒在蒋王面前,似想替他分忧,虽未开口,可跪地的范无救和灵世隐,却在互相用眼神传递信息交流。

    灵世隐:不对劲,老大今儿个没发火,照理说,他现在应该怒极把这屋子里的东西全砸了,再杀他个千万亡魂才对……

    灵世隐极为了解蒋子文,按照平日,他的确会这么做。

    可现在,却冷静的可怕,只是坐在那自嘲神伤。

    范无救给了灵世隐一个眼神,摇摇头:不发火才更恐怖。

    的确,范无救感觉得到,蒋王在强压自己心底深处的怒意,他在拼命克制心底的残暴怒气。

    他就冷冷幽幽的坐在那,瞳孔无温,自嘲不已,像是被抽光了全身的力气,即便心有不甘,怒意滔天,却更加一蹶不振。

    而就在这时……

    蒋子文似又想起了什么让他心寒不已的事。

    唇角勾勒一抹自嘲的讥笑,笑容越来越深,笑的苍凉而绝望。

    “本王才想起……曾让纪由乃去手刃解决一名拥有免疫一切灵力攻击的异能者,放眼三界,除了帝司,能拥有这等异能之人,找不出第二个!此人便是那宫司屿吧?”

    范无救不作声,默认了。

    “本王的好诡儿啊!竟然随便拿了一具不知从哪弄来的尸体,妄图忽悠本王,冒充那个男人,蒙混过关……她瞒本王……瞒的真是辛苦。”

    蒋子文说着说着,沉痛的闭上了双眸,最后几个字,更是哽在喉头,涩然道出,艰涩无比。

    心在这一刻,疼的宛若被人捅了无数刀,在淌血。

    “蒋王大人……不知接下来,您如何指示?冥界分局那来了消息,只等您下令批准,三界治安管理局总局以及三分局,准备合力前往人界,去捉拿宫司屿,押入三界最高联合监狱……”灵世隐话落,偷觑了眼蒋王,继而又道。

    “卑职斗胆一句,蒋王大人若真爱阴阳大人,此时便为最好的时机,既可以利用三界通缉令,将他们分开,又可以独占阴阳大人阻止他们结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蒋王大人莫要深陷悲伤,随意放弃,若深爱,便争取,这并没有什么。”

    幽幽冷冷的坐在那,蒋子文瞳孔晦暗深沉。

    听了灵世隐一番肺腑之言,他的眼眸似重新闪起了光亮。

    忽然,高大伟岸,英武俊美的他蓦地站起身,冰冷的眼神,重燃狂傲残酷之色,缓缓道:“的确,一个王者,是绝对不会低头认输的,黯然神伤,更是懦夫之态!帝司必须对付,可诡儿……她何其聪明,倘若知晓对付帝司有本王一份,她必然会和本王心生间隙……一旦本王和她仅剩的情分也被破坏,便再也无法修补……所以,这次捉拿围剿的行动,传令下去!冥界分局不许参与!就以冥界鬼神会遭人界阳气所伤,不便入人界为由,拒了!”

    虽未说出口。

    可蒋子文自知,他怕极了,怕自己和纪由乃仅剩的一点情分,也会因为自己的私心,从而伤害到她爱的人,而消失殆尽。

    如果她不再对他笑,不再对他说话。

    蒋子文想,恐怕……他的世界会就此坍塌,一片黑暗吧。

    “咱们的人不参与?”灵世隐诧异问。

    “嗯。行动在什么时候。”蒋子文应了声,继而又问。

    “今晚。”

    闻言,蒋子文思忖了片刻,旋即又道:“你二人,确认那人被三界总局的人带走后,将纪由乃给本王带回冥界!她若不从,弄晕了带回来!”

    因为,蒋子文突然想到了一个万全之策。

    一个可以为自己争取一次机会,让纪由乃可以多看他一眼的办法。

    而就在这时,蒋子文似又想起什么,禀明道:“对了,蒋王大人,您让卑职和鬼判想办法阻止纪由乃和宫司屿结婚的办法,我们也已找到,不知……”

    “什么法子?”

    “一个理由,一个纪由乃绝对不会嫁给宫司屿的理由,卑职与鬼判无意间调查到了一件事……”铁血无情的范无救顿了顿,继而又道,“造成纪由乃这一世父母车祸双亡的凶手,是那宫司屿的奶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