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18章 唯有酷刑,才能缓解思念的痛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岩浆喷溅,地狱冥火烈焰燃烧,狰狞嶙峋的怪异地下山川,熔岩肆意流淌,宛若岩浆瀑布。

    纪由乃最终抵达了传闻中的无间地狱。

    仰眸眺望着那不远处冥界地核深处,篆刻在山崖之上森然恐怖的四个大字“无间地狱”。

    把守在这里的鬼将,乃冥界手拿巨斧链锁,身长十几米高的巨人鬼将,可劈厉鬼,锁妖魔,厉害至极,算作是冥界将军类的鬼神。

    仅在无间地狱门口,纪由乃就听到那响彻地狱的念经诵佛声。

    简直是地狱奇景。

    一见有人闯入,站成两排的十六名巨人鬼将俯眸狠瞪纪由乃,以巨斧拦截,阻挡她的去路,“来者何人!”

    纪由乃仰眸,将自己的阴阳令牌在为首的鬼将面前甩了甩,十六名巨人鬼将立刻放行,“原来是阴阳大人,无间地狱探视时间不可超过半个时辰,您最好尽快出来。”

    “明白了。”

    纪由乃收起令牌,就径自沿着两岸布满岩浆,还会喷溅火星的岩浆池,踩着黑色嶙峋的巨石,跳着走入了无间地狱深处。

    还没等她找到宫连城,蓦然就感觉到两个身影飞快的赶来,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范大人和鬼判的大人也来了啊。”

    纪由乃回眸瞅了眼两尊冥界位高权重,威望极高的大佬,跟在自己身后,像个跟班似的。

    “怕你惹祸,不来盯着,不放心。”

    范无救冷哼一声,负手而立在纪由乃身后。

    “这地方可真热啊,我才来,感觉整个人都要融化了,平时都不怕冷也不怕热的。”纪由乃擦了擦额头上淌下来的汗水,感觉自己的衣服都湿透了,肌肤更是隐隐有种被灼烧的烫热感,很是难受。

    “这里的火,乃无量业火和冥界幽冥烈焰相融合的毒火,凡人一触,必然化为灰烬,那些普通的鬼魂若来了这,顷刻间便能灰飞烟灭,你以为能困住这么多妖魔鬼怪的地狱,是儿戏?”

    “宫连城是个凡人吧,他在这就没事?”

    不过话落,纪由乃似乎自己就找到了答案。

    在阿黛的记忆中,她曾看到宫连城为了清黛,修行灵力来着,他并非普通人。

    “他来冥界时,就发现他灵魂中附着了浅薄的灵力,百年间,他屡次逃离地狱,又和鬼神斗智斗勇,灵力涨的极快,他也算是个可塑之才,这无间地狱虽酷吏难耐,是可怕境遇,可若潜心在这修行,如此残酷的环境,再加上他日夜诵经念咒,悟出了高深道法,早今非昔比,负责的告诉你,如今被关押在无间地狱的妖魔鬼怪,未必是他的对手。”

    “行呗,囚禁都囚出高深道法来了,我能说什么?他人呢?在哪。”

    一眼望去,无间地狱除了四处喷溅的岩浆,便是坑坑洼洼不断释放高温气体的地洞,要不然便是深不见底的熔岩池,要真掉进入,能尸骨无存,灰烬都不剩,时不时能见到几只长得恐怖万分的鬼怪倒吊在嶙峋的熔岩山川之间,在那念着:我佛慈悲求宽恕;或是能见到一些巨大无比形如凶兽的魔物,浸泡在岩浆池中,撕心裂肺的痛苦哀嚎,可下一秒回到岸上时,开始在那和周围的地狱友人吹嘘:我今天浸泡岩浆池又多坚持了半个时辰……

    画风好像有点不对。

    在鬼判灵世隐的带路下,最终,纪由乃见到了宫连城。

    准确的说,是宫连城的鬼魂。

    就像一个被关押在脏乱差监狱中的死囚刑犯,额际两鬓凌乱的发丝垂荡在脸颊两处,因是鬼魂,他面色煞白,肌肤上数不尽被滚烫熔岩喷溅烫焦的伤口,这些伤口,会转眼自行愈合,可宫连城脖子以下的身体,全都浸泡在一处圆形的岩浆池中,愈合又溃烂,溃烂又愈合,无限死循环,他仿佛在不断地折磨自己的身心。

    浸泡在岩浆池中的他,面不改色,俊目半闭,苍白干涸的唇瓣念念有词,纪由乃愣怔了片刻,旋即环顾四周,发现所有的山壁上被刻满了梵字诵经文,岩浆顺着那些刻在山体上的梵文流下,焕发着橙红如烈焰般刺目的光芒,极为壮观。

    岩浆池岸边,纪由乃蹲下身,盯着宫连城,勾唇笑问:“给你个出去的机会,跟不跟我走啊?”

    宫连城不理她,全然无视,高冷的很。

    “阿黛在等你。”

    纪由乃瘪嘴,也不跟他废话,开门见山。

    果然,一提清黛,宫连城转而幽幽睁开了他那双墨黑的眸子,冷幽幽的盯着纪由乃。

    “走不走啊?”纪由乃单手托腮,继续问。

    “你是谁。”宫连城如浓墨般深邃的暗眸冷眯,凝着纪由乃。

    “你不认识我正常,可我后面左边的是黑无常统领范无救,右边是鬼判大人,我就问你2句,跟不跟我走,见不见阿黛,你丢了她这么久,放任她像个孤儿似的到处吃人,你是不是该去管管了?”

    “我没丢下她,我去找过她,她不见了。”

    “她没有不见,她一直都听你的话,乖乖呆在宫家祖宅,只是被你们的后人发现,最终残忍封印在了棺材中,沉入了水银池,阿黛说你是个大骗子,食言了,你到底见不见!”

    纪由乃实在不放心魇魔独自和宫司屿他们呆一起。

    想着立马赶回去,于是没什么耐心和宫连城解释。

    “想见,无时无刻不想,发疯了似的想,唯有这熔岩池痛彻心扉的酷刑,才能缓解我对她的思念……可这是无间地狱,姑娘,你又如何能带我离开?”

    怎么带宫连城离开无间地狱?-

    无尽深渊,冥帝所居住的冥宫。

    纪由乃怀揣着冥帝青乌赠予她的那块,能够向冥帝提三个条件的令牌,跪在了冥宫外,求见冥帝青乌。

    在冥界,唯有十大阎王,或是冥府司和审判司司长,才有资格见到冥帝本尊,所以纪由乃跪在殿外,已是擅闯,想要见冥帝本尊,恐比登天还难。

    可没多久,在冥宫鬼神通禀之后,冥帝青乌那虚无缥缈,不怒自威的寒音,飘荡在了纪由乃的头顶,未见其人,但闻其声。

    “何事。”

    “冥帝曾许我三个愿望,现在我想好了第一个,所以特来找冥帝,希望愿望得以实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