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亲爱的们,新文来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简介:

    “记得吃药,有了就打掉。”

    结婚半年来,这是白卓寒对她唯一的日常嘱咐。

    所以唐笙觉得,那些每天都能听到“多喝热水”的女人,实在已经太幸福。

    他跻身声色,夜夜不归,绯闻翻天滚成灾。

    他等她乞怜,等到病态了。

    她守着家,守着窗,守着那些不会有人回来喝的热汤。

    她等他醒悟,等到放弃了。

    执念已破,心字成灰。她终于挽起尊严,华丽转身。

    “白卓寒,你这样对我,真的不会痛么?”

    他拔出插在她胸口的双刃剑,才惊讶地发现,那些千疮百孔的血肉,依然鲜红如初。

    “唐笙,你从来,都没有变。”

    “唐笙,我们还能…重来么?”

    “唐笙,你还,爱我么?”

    ***

    嫁给他,只因一场阴差阳错的误会。

    报复她,只缘一起无可挽回的事故。

    长夜漫漫,折磨到再也忘不了彼此的气息。可谁懂所有的深爱,从来都不是秘密。

    001你永远也别想得到我的爱

    四月的春雷划破乌压压的云层。这样阴沉的夜,总是让人浑身不舒服。

    唐笙站在阳台上,抬头望着天。已经快凌晨了,别墅大门外正对的那条主干道上,却始终没有出现自己熟悉的车影。

    “少奶奶,快点下去休息吧。刚洗完澡,当心吹风着凉。”芳姨跟上来,给她送了一件针织薄外套:“这么晚了,先生他应该也不会回来了吧。”

    “哦,”唐笙收回凝空的目光,淡淡地问了一句:“醒酒茶准备了么?”

    “恩,记着呢。每天都会煮。”

    结婚半年多了,白卓寒只有在喝醉的时候才会回家。唐笙心疼他的身体,有时想想,宁愿他不回来也罢。

    推开卧室的大门,唐笙没有开灯就直接爬上了床。

    在她看来,形同虚设的婚房不过就是个栖身睡觉的地方。没有相濡以沫的温度,就像是没有灵魂契合的棺木。

    所以她压根没想到,这一摸,居然会触到一具鲜活的身体!

    “啊?!”

    白卓寒已经回来了?!

    唐笙吓得不浅,赶忙下床开灯。而床上的男人大概是被突如其来的光感刺激到了,瞬间皱紧了眉头。

    就如之前一样,他醉的很厉害。

    高级手工制作的西装就像团废料一样,随便扔在地毯上。

    咖啡色的修身衬衫拽开了几颗扣子,一直拉扯到胸腹的位置。

    麦色肌肤包裹着匀称起伏的呼吸。精窄的腰围上,因醉态而迷离了一层红晕。

    而那条银灰色暗纹的领带,则横搭在他突兀的锁骨边缘,彰显一丝禁忌般的诱惑。

    唐笙先将脏衣放进衣篮,然后弯腰过去帮他脱鞋袜——

    “别碰我!”

    醉酒后的抗拒,不带半点怜惜的分寸。白卓寒踹起一脚,正中唐笙的嘴唇。

    一股咸咸的气息沿着口腔蔓延出来,是坚硬的皮鞋磕破了她柔弱的委屈。

    “你醉了,我叫芳姨给你拿醒酒茶。”咬住快要决堤的血腥气,唐笙从齿缝里抿出一句话。

    她转身要出门,手腕却猛一紧,竟是被突然支起身来的白卓寒一把扼住!

    摔角一样的力量将她纤弱的身子重重拍上大床,白卓寒欺压过来。

    酒气喷薄着失控的鼻息,落在唐笙的颈间腮角,生情而旖旎。

    “别……别这样。卓寒,你先放开我。”

    唐笙挣扎了两下。但双方的力量太悬殊,于是她索性也不再动了。只把脸微微转向另一侧,闭上眼睛不去看白卓寒。

    “装什么装?你到处跟佣人们打听我的行踪,不就是希望我回来上你么!”白卓寒拧住唐笙精巧的下颌,寒冰一样的眼神意图揉进她宠辱不惊的眸子。

    “你是不是觉得,摆出这样一副逆来顺受的脸,早晚会让我感动?”

    他恨极了这个女人静若止水的淡然。就好像无论她犯了什么错,都可以用这种态度来规避责罚。仿佛戳她一个小小的指头,都是一种强势的欺辱。

    “我没有,”唐笙游开目光:“我是你的妻子,照顾你是应该的。”

    “是么?可我怎么一点都不认为你有这个资格!”

    单手一较,白卓寒粗鲁地扯开唐笙的睡衣带子,借着酒力强行压入身子。

    每每看到唐笙那张顺从而恬淡的脸,他引以为豪的自制力总能被轻易击溃。征服与侵略的欲念,没来由地汹涌着。

    于是白卓寒才会很享受这一刻——切实感受到身下女人那微小的战栗,隐忍的恐惧,所有的故作镇定皆化成镜花水月。

    “唐笙,从你处心积虑爬到我床上的那天起。你就应该明白——在我这里,你永远也别想得到爱!”

    002记得吃事后药,有了就打掉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就像小偷,轻轻撩起窗帘的一角。

    唐笙醒来的时候,身边的白卓寒早已不见了踪影。

    枕头有点湿,眼睛有点肿。她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毛病,梦里容易流泪。

    就好像在排泄白天里强颜欢笑的一切委屈,唯有深夜不相负。

    唐笙轻手轻脚地去了洗手间,洗漱后又热敷了好一会儿才出去。

    回头看着床头的台灯下,照例压了一叠不算薄的钞票。

    那是白卓寒留给她的——嗯,算是嫖资吧?

    结婚半年了,每次都这样。明明睡的是自己老婆,却如同睡外面女人一样付着钱。

    白卓寒,你到底是有多厌恶我呢?

    唐笙觉得头有点痛,就手把钱收进抽屉。手边叮一声,传进来一条短信。

    【记得吃事后药,有了就打掉。】

    唐笙默读了两遍,点了删除。

    偌大一间别墅,两个人若想形同陌路,也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

    ***

    路过餐厅的时候,唐笙看见几个女佣聚在一堆,一边劳作一边叽叽喳喳。

    “听说,先生昨晚回来了?”

    “恩,快十二点了才进门,话也不说就钻卧室了,一身的酒气。”

    “你说少奶奶过门都半年了,我压根就没见到先生清醒着回过家唉!”

    “嘘!别说风凉话了!赶紧把这儿擦擦,诶?报纸怎么还放在这儿!等下少奶奶看到了得了啊?快撕了扔掉!”

    唐笙像幽灵一样飘进去,慢慢踩住芳姨正要撕碎擦地砖的报纸。

    头版头条上的花边新闻照片——正是白卓寒。

    他有一张辨识率很高的侧脸,手里挽着位三线明星脸的妖娆女人,貌似正要往夜店会所里进。

    “啊!少奶奶您起来了啊!”芳姨红着脸,慌慌张张想要把报纸往身后藏。

    唐笙却大大方方地弯下腰,捡起来。

    日期是今早的,事件是昨晚的,挑衅的大字标题露骨而猎奇。

    这样的绯闻,早已数见不鲜地穿梭在她半年的悲催婚姻里。

    挑着唇,唐笙淡言淡语地吩咐道:“快扔掉吧。先生刚回国执掌公司,应酬多也是人之常情。这种小报都是乱写的,别让他看见了添堵。”

    “是。”

    “另外,车帮我备一下,我等会儿约了人。”

    转身上楼的瞬间,唐笙分明就听到楼梯口下的两个小女佣在窃窃私语着——

    “神气什么啊?不过是个替身上位的冒牌货,管不住男人还好意思给自己找这种烂台阶下。”

    “就是就是。听说啊,她表姐死了以后,她们顾家为了能保住这场联姻,故意对外放的是假消息!

    这她们两姐妹本来长得就像,趁着咱少爷伤心欲绝的时候,居然厚颜无耻地爬了床呢!”

    “也难怪唉。都知道白家财大权大。这顾家又怎么可能因为死了一个顾浅茵就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所以先生对她压根不上心,天天在外面花天酒地的。也是活该,这叫可怜之人必可恨!”

    唐笙一字一句地听得很清楚。可是她不愿训斥,也无力反驳——因为,她们说的好像一点也没错……

    003尽快怀个孩子吧

    西竹海茶餐厅里,唐笙对着面前精美可口的分装小碟,食不知味地发着呆。

    “嘴唇怎么破了?要紧么?”梁美心盯着她唇角暗红色的血痂,关切地问。

    “哦,没事,不小心烫的。”唐笙轻轻抿了一下,摇摇头回答。

    “跟姨妈说实话,该不会是白家人又难为你了吧?”梁美心养了唐笙整整十六年,知道她从小就是个不会撒谎的孩子。

    “真没事。”唐笙捏了捏姨妈的手,笑容温顺却牵强。

    “我听说,白卓寒还是很少回家?”盯着唐笙平坦的小腹,梁美心哀哀地叹了口气。

    “你要是能快点怀上他的孩子就好了。白家的长子长孙,不管怎么说,他们家人也会看在亲骨肉的份上——唉,回头我托朋友从国外带几样补品过来。你实在太瘦了,宫寒气虚可都是难孕的症状。”

    “姨妈,我已经尽力了。即便是这样——”唐笙舔了舔唇上的伤口,沙沙得疼。

    她想说,即便再努力,在白卓寒的心里,她也永远不可能代替顾浅茵。

    话及嘴边生生咽下,因为她看到梁美心的眼圈红了。

    “委屈你了,阿笙。如果我们茵茵还活着,一切就不会弄成这样了。”

    自从五年前痛丧爱女后,梁美心每天近乎过着行尸走肉的日子。

    看着眼前的外甥女越长越漂亮,那一张娇俏的小脸几乎与女儿如出一辙。这实在让她的心且痛且唏嘘。

    “对了,”不想见话题往悲伤的思路上引,唐笙赶紧打开手提包。

    将一只包装精美的表盒推到梁美心面前,她认真地说:“姨妈,下周就是姨夫的生日了,替我把这个礼物送给他吧。”

    梁美心一瞅,不由皱起眉来:“唉,你这孩子。那点奖学金留着自己花就是了,这么破费干什么?你姨夫他什么也不缺,赶紧拿去退了吧。”

    唐笙摇头,坚持道:“姨妈,就当是我的一点心意了。实在不行,说是小君送的好了。我知道,姨夫到现在都不愿原谅我……”

    提到那件事,梁美心的眼神绻缱几分。

    “阿笙,你姨夫他向来一根筋。当年的事就算……就算真的是他做的,你别怪他。”

    一顿早茶吃到时过正午。唐笙告别梁美心,独自走上川流不息的马路。

    她特意没有叫司机过来接,只是想试试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已经克服了阴影和恐惧。

    毕竟五年前的那场车祸,顾浅茵的身子就在她眼前被一辆重型集卡硬生生撞飞。

    鲜血横过整条街,静止了她十八岁的似水年华。

    而从那以后的好长一段时间,唐笙都不敢一个人上街。

    春光阵阵,微风飒飒。就在唐笙路过一家精品店橱窗,正准备对着玻璃理理头发的时候。倒影里,一辆熟悉的黑色宾利停得高调又洒脱!

    唐笙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白卓寒下来。他弯腰,抬手,一举一动都做足了绅士的体态。

    将一位身材高挑的红裙女郎扶出车门,白卓寒的单手自然而然地护在人家的腰上,信步走精品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