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也在捞鱼的哥舒莲花忍不住对他说:「咳……小朋友,不过是捞几只鱼儿,有必要这麽凶吗?」

    「你懂个屁……」

    嚣张的话,说到最後一个字,小屁孩接不下去了,因为他看到一个青绿衣衫的姑娘,打扮并不花枝招展,就一身普普通通的青绿色衣裙,没有首饰、耳珠,簪子像是木头做的,但她眼睛笑得眯眯的,就像天空里的小月牙,且她浑身带着暖意,让人看一眼,愤怒就会土崩瓦解。

    更让他讶异的是,她也在捞鱼,但她手里那个小木盆里已有许多的小鱼,鱼儿个个自由自在的摆动着漂亮的大尾巴,快要看瞎他的眼。

    他虎吼一声,小屁股一下就蹲到她身边,一副高手在民间的崇敬模样,那副想夸奖她又怕掉了自己身价的傲娇做作表情,萌死了哥舒莲花。

    「你是怎麽捉鱼的,弄给小爷我看。」他矜持的道,实际上满身散发浓浓的「求你教我」的气息。

    就见哥舒莲花纤细素手停留在水面上,鱼儿不知危机将至,依然自在悠游,下一刻,她手掌一翻,纸网以刁钻的角度切入水面,阻断了小鱼儿的行进路径,瞬间一只小鱼儿就落在她的纸网上,她立刻小心的将小鱼放进盆里。

    动作之快速,预测之准确,行云流水的手法,恐怕那只小鱼还没搞懂自己是怎麽离开大盆子的就到了这个小盆子来,依然悠然的在小盆里摇晃着自己的火红尾巴。

    「哇啊啊啊,就这麽简单吗?我试试!」

    小孩兴冲冲从袖里拿出一小锭银元宝,朝着老板丢去,「给我一百个网子,小爷我就不信今天捞不完你家的鱼,敢瞧不起小爷我,今日要让你一只鱼都带不回家。」

    一支小纸捞网也才一枚铜钱,老板看着那锭小银元宝,不敢置信的拿起来啃——是真银的没错,他立刻眉开眼笑,别说一百个,他又多加了十个送给眼前挥金如土的小孩,不愧是富贵人家的小少爷,就是大方。

    狠话放得畅快,像吹一口气就能压死人似的,但事不经过不知难,看别人做都是很简单的,轮到自个儿时才知道有万分的难处。

    过了几刻钟,地上破掉的小纸捞网堆积如山,但小孩手心里的小盆子仍只有一盆清水。

    小屁孩涨红了脸,哥舒莲花看着他尴尬欲死的可爱表情,她忍住脸上的笑容,再笑下去,大概对方脸都要烧起来了。

    她伸手接过对方的小纸捞网,唰唰唰,一下就捞了三只鱼,小孩皱紧的眉头越来越开,老板的脸色却开始不好看起来,最後哥舒莲花捞了满盆的鱼,让小孩笑咧了嘴。

    「这些鱼够了吧。」

    她站起来,捶捶发僵的肩背,老板的脸色已经不好看了,她不想让老板血本无归。

    「你再捞,银钱我出,我今日就要捞光他的鱼!」

    小孩子的意气之言,让哥舒莲花微微一笑,「那我问你,你捞这麽多鱼,你要放哪儿呢?」

    「皇……呃,我家很大,可以放很多很多的鱼。」大不了把这些鱼都偷偷丢进御花园的池子。

    「那你会每天喂鱼,而不是贪图一时新鲜,三天就忘了吧?」

    「小爷手下的人会照顾。」他一个皇子,找几个宫人照顾鱼还会难吗?

    「所以意思是,你过两天就会忘记这些鱼了?」

    面对这些质问,小孩觉得烦腻,双手叉着腰问:「你到底要不要给我鱼?」

    「给你也无妨。」

    跟老板要了个简陋的小桶子,里头只装了三只鱼,但这三只鱼特别小,尾巴却特别的漂亮,摇动的着尾巴时,上头闪着红金色的光芒,就像晚霞。

    之後哥舒莲花将其余的鱼全都倒回了老板的土盆里,小孩脸色一下就臭了,哥舒莲花又将桶子递给他,「送你的,不是这三只鱼,而是这个桶子。」

    「什麽?这个破烂桶子要送我?」

    这话勾起了小孩的兴趣跟好奇心,他睁大眼看着这个简陋的木桶,还有里头的三只鱼。

    「但这个桶子不能白送,你要付出一些代价。」

    「代价?」

    小孩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黑白分明的眼珠几乎要掉出眼眶,彷佛第一次听见这种话,他偏头想了一下,这个动作让他可爱度加倍。

    哥舒莲花解释,「吃饭要付银两吧?」

    「咦?我在宫里……啊,不是,我在家里吃饭不用银子啊。」

    哥舒莲花绝倒,换了个方向,问道:「那你在外面买东西,是不是要银子呢?」

    「好像要。」

    小孩有点不太肯定,他出外有贴身太监随行,以前总有人打理这些,要不是这次是偷偷溜出来,身上又带着银两,他才知道万事都要付银子。总之吃饭要付银子,玩乐要付银子,买了东西更要付银子,这似乎有点道理。

    父皇总说人要讲道理,所以他也是个讲道理的人,因此他用力的点点头。

    「既然没错,那就请……」哥舒莲花沉吟了一下,对方马上就接下去。

    「家中我排行十五,就叫我小十五吧。」

    於是哥舒莲花拐了这个自称小十五的幼童东奔西走,他们首先到城外的小溪旁,哥舒莲花捡起溪边平平无奇的石头,小十五见状很不耐烦,走了这麽久,竟然是为了捡石头。

    这姑娘是人傻了吗?明明看她动手捞鱼时还挺精明的呢。

    「你到底在干什麽?」他口气不佳。

    「挑送你的东西,就说送你的是木桶,不是鱼,但这个桶只有三只鱼太单调了,所以要把桶子里装满漂亮的东西再送给你。」

    「就这颗乌漆抹黑的烂石头,你这是瞧不起小爷我吧。」

    哥舒莲花把这个奇形怪状,也就是小十五讲的烂石头拾起,又在桶子底部铺上了一层溪旁特有的细碎白石子,再放入这颗石头。

    石头呈现黑灰色的不规则状,中间镂空一个洞,那洞也不大,却像一扇美丽的小窗。只见三只小鱼起先在石头旁观望,没多久,似乎对这个小洞好奇,钻进了这个小洞,到达另一边去,其余两只也跟着这样做,只见牠们东钻西弯的,颇有奇趣。

    哥舒莲花指了指这块怪石,「这叫别有洞天。」

    终於看出了门道,小十五惊呼,「欸,这倒是有点意思。」

    「你下面还可以铺些你喜欢的石头。」

    一看到这块不起眼的丑不拉叽石头,竟能创造出这样富有趣味的画面,勾起小十五的好胜心与好奇心,他忘了刚才自己的不耐烦,蹲在小溪旁埋头东挑西捡,找得满头大汗。

    哥舒莲花在心里捧腹大笑,这才是小孩子该有的样子。

    她拿起一颗奇形怪状的石头,拍拍他的肩膀递给他,「这像星星耶。」

    想不到这颗石头被小十五嫌弃得要命。

    「丑死了,这哪儿像星星,这麽多棱角,我看你眼睛得洗洗了。」

    哥舒莲花窘然,古人想必没有星星是六个角的画法,也怪不得他认不出来,自己反而被嫌弃了。

    小十五找得十分起劲,连大石头都被他搬开,挑着下面的石头,接着耀武扬威的拿着一颗圆石,对着她摆出一脸「你没见识,小爷我来教你」的嘴脸。

    「这颗石头才像星星。」

    哥舒莲花就看到颗白白圆圆的小石头,她心里道,这不是月亮吗?

    幸好她没说出口,要不然肯定会得到一个大大的白眼,因为小十五兴高采烈找到一个更大更圆更扁平的石头来当月亮了。

    耗了一个下午,捡了丢,丢了捡,才终於满意的小十五,开心至极,小心翼翼捧着小木桶的表情满是骄傲与满足,可他一看天色,大惊失色,惊惶道:「我要回去了!」

    他急不可耐的跑了两步,忽然回头看着笑咪咪站在原处的哥舒莲花,问道:「你叫什麽名字?」

    「哥舒莲花。」

    「嗯。」

    小十五拔下随身的玉佩扔给她,她接住後还来不及反应,小小的男孩就跑了,只是跑的速度不快,因为他手里提着个小木桶,里头装了好几颗漂亮的石头和那三只小鱼,全都是他下午忙得汗流浃背後的满意之作。

    「真是个小孩子。」

    捏了捏手里沉甸甸的玉佩,哥舒莲花笑了,大概这小孩家境优渥,想也不想就把这贵重的玉佩送给她了。

    她迈着轻松的脚步回家,水儿一见她就泪眼汪汪,说她怎麽可以一个人跑出去,万一遇见危险怎麽办?

    哥舒莲花被她哭得受不了,只好摸着鼻子说下次一定会带她出去,绝不会再私自一个人外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