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六十章[07.24]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天家为保性命,舍帝京远逃,把无辜的百姓留给鲜卑的铁骑,哪怕是新朝廷能苟延残喘下来,百年后的史书也会对他们口诛笔伐,叫他们到了地下都不得安生。这是大动作,不可能任凭皇上说了算的。

    再者国朝在汉阳关支撑这么多年,人力物力耗了个干干净净,国库已经空虚至极,为的就是能保住中都的一切,大陈百年基业,绝不肯就这样毁于一旦。

    想法是好的,可若有一日国朝发现无论如何都保不住,该舍弃的也只能舍弃了。

    颜青画顿了顿,继续说道:「北边应当还能支撑些时候,南边的云州可能要先动了。」

    她话音落下,三个男人不约而同望向她,就在这时,侯先生也匆匆赶到。

    他进门后都来不及坐下,当即点头说道:「以叶轻言的急脾气,定不会甘愿屈居云州,也不会对咱们发展壮大坐视不理。溪岭就是压在云州上面的一块巨石,他如有心想往北走,第一个要攻下的便是咱们,也唯有攻下咱们,他才能走得更远。」

    两人前后这一番话,把所有人的心都说沉了,小会客厅里一下子就安静下来,谁都没有立时开口说话。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率先开口的依旧是荣桀。他笑道:「便是云州先有动作,我们又怕他什么?是怕他无所不往的铁骑?还是怕他锋利的长矛?这些云州可都没有。要论说士兵人数,我们也在逐步增加,要说武器和骑兵,我们可都在云州之上。他唯一比咱们有优势的,就是他起势更早一些,在云州根基更稳,不像咱们才刚刚开始。」

    荣桀一席话,叫众人都略松了口气,是啊,他们怕什么?

    「依最近探子们陆续传回来的消息,叶轻言实在不得人心,」连和说道,「之前大当家和大嫂在奉金听来的消息,内里八九不离十,其实云州能立国,一直撑到今天,多亏了有阮细雨在后面支撑,没有他这个足智多谋的军师,叶轻言根本成不了事。可如今他卸磨杀驴,阮细雨被卸了军权,云州的大将军也换成了叶轻言宠妃的兄长,这位肚子里到底有没有墨水谁也不知道。」

    这么分析来分析去,好像天大的事也成了小事。

    荣桀见气氛松快了些,便笑道:「咱们先好好过年,大年节底下的谁也不会动手。等过完年,便叫阿鸣和阿强外出征兵,争取开春前再扩大步兵营,只要咱们实力够,就不怕什么。」

    他说的是实在话,他们光在这担忧都是浪费时间,要想办法努力壮大自己,才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将来哪怕是对上鲜卑的铁骑,他们都有胜算。

    叫荣桀这一安慰,连和和叶向北脸色也都好看起来。

    叶向北苦笑道:「也是我跟阿和着相了,一听说国朝可能有动作,便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

    在他们心里,国朝依旧是压在头顶的巨石,人人都紧张。

    荣桀站起身来,用力拍了拍他们的肩膀:「你们也是关心则乱,一门心思都是为咱们溪岭着想,我才要多谢你们。」

    这话说的实在真心实意,几人心中一暖,连和和叶向北这才起身告辞,回家休息去了。

    只有侯先生留下来,同荣桀和颜青画说道:「既然云州有这个想法,我们也得提前做好准备,明日我起草新的政令,请参政大人往边境各县发去,叫他们务必注意云州和溧水的动向。若是有调兵的迹象,立即八百里加急回传信息。」

    荣桀冲他拱了拱手,真心实意说道:「辛苦先生了。」

    侯先生摆了摆手,也起身离去。他混迹官场二十载,实在不耐烦那些场面上的事,给荣桀做幕僚却得心应手,荣桀夫妻二人都是好说话的通透人,他也愿意认真办事。

    等人都走了,夫妻二人才回到卧房,他们对坐静默好一会,荣桀才把颜青画重新搂进怀中。

    「明年也不知会成什么样子,原本还说同你能过几年安生日子,如今我又要失言了。」

    颜青画软软靠进他怀中,倒是一点儿都不惊慌,她只说:「这有何妨,我们走到今天,早就该知道不可能有安生日子过,所幸这年根底下大家都不闹事,要不然现在咱们还没空休息呢。」

    便是天底下再大的事,也不能耽误百姓过年吃饭,便是鲜卑部也要过年,休息些许时日,也正好给了他们喘息之机。

    夫妻二人安静靠了好一会儿,才又重新洗漱回到床上。荣桀有一下没一下拍着她的后背,轻声哄她:「晚安,好梦。」

    虽说城县衙已经公休,可次日白天还是忙碌了一阵。他们不仅往各边境发了新的政令,又重新清点一遍粮草军备。

    上午忙完公事,下午颜青画就领着李氏和郑娘子安排开年宴的事情。虽说小年夜刚吃过一顿,新年的开年宴也不能省。

    除夕晚上只有他们自己人,亲朋好友聚到一起,大家一起高兴又热闹。

    雁荡山的这帮弟兄们,除荣桀结婚成了亲,旁的大多还都是光棍儿。颜青画一直心心念念叫他们成家的事,已经托了府衙里官夫人们帮着打听,看谁家有合适的姑娘,先认识认识也是好的。

    几年国朝连年征战,适龄的男儿都被抓去从军,剩下的也大多都在军营里,琅琊府如今待嫁的闺秀众多,便是邹凯连和他们都是大老粗,出身也不高,可如今却跟着荣桀水涨船高,都是堂堂正正的一方将领,也成了不可多得的人才。

    颜青画特别嘱咐姑娘家得不嫌弃他们,性格开朗些的最好。

    除夕守岁这一晚,他们痛痛快快的吃了几坛酒。男人们扯着嗓子唱山歌,女人们便在一旁和声,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在雁荡山时的岁月。

    那时候日子清贫,可每个人心里都存着一股劲儿,想让大家都过好日子,想让自己努力活下去。

    如今他们办到了,歌声越发洪亮,仿佛是在向天上的明月表白。

    这一日闹到很晚,直到月上中天,困倦袭来,弟兄们才东倒西歪寻了客房睡下。

    颜青画心里也是欢喜的,这是她同荣桀的第一个新年,也是他们在琅琊府的第一个新年。两个人一路牵着手往回走,头顶是璀璨的星空,脚下是坚实的土地,耳边是朗朗清风。

    荣桀对颜青画道:「福妹,新岁吉祥。」

    颜青画也笑,趁着路上没有旁人在,她垫起脚尖,在他脸上轻轻印下一个吻。

    「阿桀,新岁吉祥,万事如意。」

    这一夜,月色皎洁,床幔轻摇。

    便是一派柔情蜜意,成就一段锦绣良缘。

    【卷二完】

    注1:相关书籍推荐:

    01、《村花秀色可餐》卷一 作者:福希

    02、《村花秀色可餐》卷二 作者:福希

    03、《村花秀色可餐》卷三 作者:福希

    注2:本作品由天下书库提供,感谢您的阅读。希望一如既往支持豆豆,有您的支持,我们将做得更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