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不过航誉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既然她那么在意外表,那么他如实说出自己的感想也没什么不对,虽然有些话不能说,但说出的话并不是谎话,他不觉得自己哪里错了。

    在对讲机里见到的季琉璃,是个雕琢后的富家千金,不可否认是很能吸引人的类型;见到她本人时,她是一副刚经历世界末日的样子,起初的印象变得模糊起来,却没想到真实的她后,让人心下一颤,使人由衷感叹真是个美人!少了那些化妆品,她本人还更教人印象深刻,看来一个女人如果过度自傲,也不是没道理的。

    季琉璃在愣了两秒后,展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她的唇角就像小恶魔的尾巴,带着七分的挑衅,「被你称赞还真是教人意外的痛快呢!」

    「大少爷打电话回来,说路上塞车,会晚一点到,不过不会耽误太久。」航誉尽责地重复电话里的内容。

    但是,季琉璃显然是澡洗得太舒服,已经把最重要的事情忘记了。

    大少爷……那不就是指唐明轩吗?对啊,她之所以会来这里,可不是为跟这个臭脸的管家斗嘴的!季琉璃瞳孔放大,摀着双颊惨叫一声,「不要让他回来!快打电话过去,就说今天的约会取消,让他去公司也好、去渡假也好,就是不要回来这里!」

    她本来是为了唐明轩有备而来的,可现在呢?她穿着廉价的浴袍和拖鞋就算了,还素着一张脸,让她拿这副样子诱惑唐明轩吗?这种丢脸的样子说,什么也不能让他看到。

    知道事情不妙时,就应该调头回家的,都是这个多事的管家让她进屋,莫名其妙地拖到现在,如果她的新恋情因此而报销怎么办?她可不要让自己的终身幸福毁在狗毛上啊。

    瞧着她慌乱的样子,航誉只是客观地告诉她,「那是不可能的。」

    「那我走总可以了吧!现在就走,就说我病了,说我家进了小偷,总之随便你怎么说……」

    「你的衣服还要过一会儿才能干,但我想在那之前,大少爷就到家了。」如果她要这个样子回去他也没意见,只是看她那一脸绝望的样子,看来她是不能接受。

    季琉璃穿着拖鞋在他面前转圈,口中碎碎念着什么,过一会儿,她定下心来,看来是有了决定,「那么只有一个办法了,反正这房子这么大又没有人,我只能藏起来等他离开,见到我不在,他一定不会待很久的,只要不被他发现,再偷偷离开就可以了。」

    她是奇怪的电影看多了吗?不过看她紧张成这个样子,除了女人的本能外,看来她真的很重视唐明轩!想告诉她不必在意那么多,但她一定听不进去,想要可怜她一下,又不得不先泼她冷水。

    「季小姐,横在大门前面的那辆保时捷是你的吧?」留有那么招摇的「证据」,她要怎么让人相信她不在这里?

    好一副事不关己的口吻,就算知道他说得有道理,但那等着看好戏冷淡的态度,只会让她更火大!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倒是说说还能怎么办?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你?这全是你的责任!」她扑上去,像警匪片里演的那样,揪起他洁白平整的衣领。

    如果在一般情况下,她还是稍微顾及一下自己形象的,但现在属于非场☆态,再加上自己最丢脸的样子都被他看过了,季琉璃本性全露,单纯在发泄怒气。

    她的力气比看上去的大很多,可就算用那种又急又气的眼神瞪着他,他也是毫无办法的……不过这么近的距离,他可以仔细看清她的五官,尤其是她那一双眼,她的瞳孔颜色比一般人淡一些,很像剔透的晶石。

    「喂!你倒是说句话啊!」这种沉默是什么意思?她最受不了的就是他这点!明明才刚见面没多长时间,却有种已经恨了他许多年的感觉,所谓的「克星」就是指这种了。

    季琉璃惦着脚尖也要提起航誉的衣领,脸几乎快和他贴上,就是为了让自己的愤怒震慑住他,只是她期望的效果一样都没达到,大门却在这时被人推开,而站在门前目睹了这一幕的男人,正是让她心机算尽的唐明轩。

    唐明轩有着企业家的手腕、艺术家的外貌和偶像明星的笑容,不到三十岁就已经成为唐氏的中心人物,他所在的地方,就算是再无聊的场所,也能透出一分生气,最难能可贵的是他很洁身自好,从没闹出过什么丑闻。

    此时的唐明轩依旧目光含笑,不过内心的动荡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他可真是看到了十分不得了的事情啊。

    「不好意思,打扰两位了。」说是两位,他眼中看的只有航誉而已。

    反应过大的人是季琉璃,她看看唐明轩,再低头看看自己,再抬头看看脸快与她贴上的航誉,顿时脸就绿了,像吃了什么过期食物那样的难看。

    她松手,可又想自己此时穿的是浴袍,左顾右盼,慌张之下只好躲在航誉身后,只露出一颗脑袋出来,对着唐明轩猛摇手,「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另一只手在背后偷拉航誉的衣角,「快说话啦,帮我澄清!」

    两个男人对视着,航誉扶了扶镜框,「这位季小姐一直在等你回来,要红茶还是咖啡?」

    「咖啡就好,辛苦你了。」唐明轩笑容可掬。

    航誉也不管自己背后还有人躲着,就迳自走开了,而季琉璃就像一只少了掩护物的小白兔,完全曝露在猎人的枪口下。

    她真想大哭一场,然后拉着航誉一起下地狱。

    在本人就站在旁边的情况下,季琉璃加油添醋,将一切错误都推到了航誉身上,拼命证明自己的无辜,唐明轩好脾气地听她讲,好像听得很专心,又好像在想其他事情,让她这个叙述者越说心里越没底。

    她讲一会儿就要抽空扫航誉一眼,提醒他敢插嘴就死定了,不过后者别说插嘴,就是连看也没正眼看她一下,兀自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不仔细看还以为他睡着了。

    「所以说,都是这位大管家的错,年纪不大,做事却死板过头,真教人不敢恭维!」季琉璃双手环胸往椅背上一靠,告诉自己拿出自信来,当下只能以内涵征服唐明轩了。

    「从航誉父亲开始,他们就在唐家做事。航伯伯和家父之间的关系更接近朋友,但航伯伯对航誉的管教很严,明明小时候还常一起玩的,不知怎的这小子就和我们突然疏远起来了,我也总叫他不要绷得那么紧,但怎么也说不听,他就是这个脾气。」

    唐明轩对航誉一笑,后者看了他一眼,「这是工作。」

    「看吧,他就是爱说这种伤人心的话。」唐明轩耸耸肩,「这次怪我没提前打招呼吧!不过,难得季小姐肯赏脸来唐家作客。」

    「怎么能是你的错?明明是这家伙不会看人!」

    「这么想的话,也是没有办法的,那么怎样才能补偿你?让你就这么回去也太失礼了。」

    补偿她,季琉璃眼中一亮,「你是说真的?那和我约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