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嗯?」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我不是来找你谈公事的,可这副样子教我怎么出去玩?当然是要再补一天,你陪我好好玩个痛快了。」

    「照理说是应该的……」唐明轩巧妙地擦去耳旁的冷汗,「只是从明天起,我要去泰国待一个月左右,那边的工厂出了问题,暂时脱不开身。」

    「那怎么行,哪有人过了一个月才道歉的,那时什么事都已经变成死结了,我会很闷耶。」好不容易抓住这个机会,要她等一个月,她怎么可能等得下去?

    「这我也很无奈,有没有别的方法?比如说想要的礼物或别的什么东西。」

    「因为赔罪才送的礼物我才不要。」季琉璃很坚持,正好又瞥到了置身事外的航誉,「都是你啦,亏你还能像个没事人一样。」坏了她的计划,要让她再白等一个月,真想好好惩罚一下这家伙。

    灵光一闪,她有主意了,「我想到了我想要的东西!」伸臂一指那个大活人,「就是他了,把他借给我一个月吧!」这样一来,她不只可以报仇,还能透过航誉,打听唐明轩的八卦,这不是一举两得吗?她真是太聪明了。

    可听他说话的两个人都愣住了,唐明轩随即大笑起来,季琉璃脸一红。

    「这样啊,原来你想要航誉。」

    「不要说那些会让人误会的话!反正这里一个月都没人住,我刚搬过来,也还缺一个帮忙管理的人,既然你把他说得那么好,借我用用又怎样?」

    「我是不介意,但还是要问航誉本人的意见。」

    两人一起看他,航誉推了一下镜框,「恕我拒绝。」

    「喂!你最好先想想自己做过的事,是不是有资格拒绝……」糟了,忘了唐明轩还在看,季琉璃尴尬地娇笑,「我可没有责骂他的意思……」

    唐明轩好像对这个航誉很好,在他面前,还是不要说得太过份了。

    「季小姐独自回国居住,肯定有许多地方不方便,你就代表唐家去帮帮她吧。」唐明轩的话让季琉璃心底一暖。

    在她看不到的地方,航誉略显吃惊地对上了唐明轩的笑脸。

    你又在算计什么了?航誉以眼神问他。

    唐明轩加深了脸上的笑容,「既然你也不再反对,那就这么办吧!」

    【第二章】

    季琉璃所住的房子对她而言有些过大,看在航誉眼里无异于资源浪费。

    当问到这里是不是只有她一个人时,季琉璃说这房子是她爸妈的,不过他们满世界都是家,根本不会回来这里。

    为了表示对航誉的器重,季琉璃隔天就开除了帮忙打扫的工人,只留了一个会做饭的阿姨,也就是说除了做饭外,所有工作都归到了航誉的职责范围,美其名曰:「能者多劳」。

    航誉只希望这一个月自己不要过劳死……他来这里时,只带了几件日常的衣物,连一本用来打发时间的书都没有带,正是因为他很清楚,季琉璃不会给他可以打发的时间。

    大到预约行程,小到洗衣机漏水,只要是人能做的工作几乎都是他在做,俨然成了这位大小姐的私人秘书和褓母。

    航誉在屋子里转来转去,专心地审视着这大房子的每个角落,细小到沙发角落是不是有尘、桌布的边角是不是对齐,只因为今天就是季琉璃回来的日子。

    三天前她和朋友相约去爬山,临走时笑着交待他不要偷懒,回来时不要让她从这房子里发现一根头发。明知她这标准一半是出于恶整他的快感,一半是出于贪玩,也就是故意刁难他,但越是这样,他就越不能让她捉到把柄,因为他的专业素养不允许,反正就是要让她说不出挑剔的话来。

    经过短时间的相处,他已经确定季琉璃的生活圈子就是这样,今天爬山、明天潜水,回来后就约朋友去夜店或者去唱歌,偶尔突发奇想,欺负一下别人为自己找乐子!最热衷的事是缠着他问关于唐明轩的事,从他嘴里问不出想知道的事,就把气出在他身上。

    这样的日子是单调还是丰富多彩,似乎怎么说都说得通。

    眼角一凛,航誉蹲下身,从地上捡起一根头发,真是太危险了!季琉璃怎么生活是她的事,用不着他去想,眼下一根掉落的发丝还比较重要。

    才刚捡起头发,就听到远处传来季琉璃不满的抱怨声,看来她比预定提早回来了。

    「热死了,真是热死了!今年的夏天怎么这么热啊?」

    航誉快步朝门口走去,从季琉璃手中接过她的行李,如果不这么做,她肯定就会一直站在门口大喊大叫。

    季琉璃大步窝进沙发,「管家大人,冷气再调低一点,你要练忍术不要拉我一起好不好?」

    「等身体适应就好了,再低容易感冒。」分明是她太心浮气燥,看来这次出去并没有想像中好玩。

    「真是的,再也不跟那些笨蛋去山里了!」季琉璃抓了抓头发,「那我要一杯饮料不过份吧?你可真幸福,能一个人在这里吹冷气,不用陪那些笨蛋。」季琉璃悲惨地大叹两口气,一杯冰咖啡已经摆在她面前。

    「怎么不是冰可乐?你明知道我不喜欢喝咖啡,最讨厌这种苦苦的东西了。」她将那咖啡向外推,「换可乐来。」

    「冰的只有这个,还是说你想喝一杯热气腾腾的可乐,或是柠檬茶。」他当然知道季琉璃讨厌喝咖啡,包括她讨厌的食物在内他都一清二楚,因为那是她用来刁难他的好法宝,他早早就摸清她的地雷,以减少自己被刁难的机率。

    已经不是一、两次了!他好几次看到她刚从外面回来后,就马上冲进厨房抱着冰可乐猛灌,虽然那是她的个人喜好问题,可难道她真不怕自己的胃炸开吗?结果一到晚饭时间就闹胃痛,还不是要由他来处理?只会给他添麻烦。

    航誉的态度很坚决,隐含的意思是:你要发脾气只管来,反正最后渴死的是你自己!

    季琉璃告诉自己,如果不是因为她真的渴得受不了了,一定要好好跟他理论,让他明白谁才是这个家的主人。

    好吧,不能因为赌气而伤了自己的身体,先润喉才有力气吵,她拿过那杯咖啡,老大不情愿地放在嘴边,抿了一小口……骗人,怎么一点都不苦?那凉凉滑滑的咖啡,从喉咙滑进胃里,全身都舒服了起来,让人止不住地想要叹息。

    看她陶醉的样子,一点一点地喝完了那杯咖啡,航誉推了堆眼镜,无声地笑了下。

    搞得她都没力气吵架了,突然只想找个凉快的地方睡上一觉,放下杯子,季琉璃假意咳嗽,「怎么不早说是加了牛奶的?」

    她不喜欢砂糖的甜,也讨厌咖啡隐含的苦,不过那种丝滑的口感用来解暑倒是不错,因为航誉喝咖啡是什么都不加的,在她看来等同于自虐,她就合理地认为这杯咖啡也应该是苦的。

    这么说来,他又不喝这种加了奶的,难道说是特别为她准备的?不会、不会!季琉璃马上挥去这种可能性,她怎么能因为这么点小事就感动,肯定是巧合啦。不管从哪方面想,他不在饭里给她下毒就是好事,没理由做这么贴心的事,还是说他就是天生管家命,生来就龟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