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怎么回事?」航誉只说了四个字,若不看他的脸,真不能相信这四个字,是在他喘成这副样子的情况下说出来的,冷得都能砸死人了。

    季琉璃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地缩小了,「电话里怎么跟你说的,就是怎么回事,还问……」

    问题就在于,电话里什么也没说,接到警察局的电话可不是什么常有的事,当听到对方说她在警局,要他过来保人时,他就把电话挂了,还就这样跑了出来。

    看到季琉璃一点事也没有,状态好得不得了,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犯了一个错误。

    一边的女警怯生生凑了过来,将事情的经过大概讲了一遍,听完后,航誉的头更疼了,他可真是个大笨蛋啊……

    「你吃霸王餐?」

    「没有!」是那个老板乱说,那些公务员乱听,他们是一伙的,她才不和他们理论。

    「当然没有。」航誉推了一下眼镜,完全恢复平常的样子,「到底怎么回事?」

    季琉璃愣了一下,却见航誉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说话有什么问题,换身衣服比那些人还像警察。

    她嘟着的嘴先是哼了一声,渐渐扁了下来,不知怎的一股委屈涌了上来,「我今天好倒霉,真是倒霉透了!」

    季琉璃不知听谁提起过,说夜市的东西好吃,她一时心血来潮,趁着今天天气不错,就开着保时捷去夜市了!东西的确好吃,可从夜市出来后,她的车就不见了,车子被偷,电话也放在车里一起不见,所以季琉璃决定先回家再说。

    那时正好一辆公车到站,她隐约记得那辆公车好像是通往她家的,从来没坐过公车的她,十分相信自己的记忆,就那么上了车,结果下车后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她的心情糟透了,左看右看,看到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港式茶餐厅,心想先喝点东西冷静一下,便要了一杯茶和两样小点心,她心情本来就不好,这家店的东西还这么难吃,一点也不是「港式」,不免要和老板牢骚几句,结果结帐的时候,发现自己钱包不见了。

    想也知道,肯定是在公车上被偷了,看来今天是丢东西日!她和老板解释,可那个老顽固根本不相信,不就是因为她说他店里东西不好吃吗?可那是事实啊,他却一口咬定她是故意。

    真是可笑,东西总共也没动几口,她会稀罕这种难吃的东西吗?她就这么告诉老板,那个人更火大了,还说什么要报警。

    报警就报警,谁怕谁啊,她也在气头上,然后将碟子往地上一摔,表示她季琉璃也不是好惹的!就这样,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几个警察听得目瞪口呆,「你怎么不早说?」

    「说了有用吗?反正我吃饭不给钱,还砸坏人家东西是事实!你们听了那老板的话,就完全相信了他,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她现在也不是在推卸责任,「我是说给我家佣人听的,才不是说给你们听的。」她抬眼,偷瞄了一眼航誉。

    这下他又成佣人了,航誉叹了口气,「总之,赔了店里的损失就可以了吧。」

    警察点头,季琉璃高兴起来,「那我能走了?」

    「还要一会儿。」说这话的是航誉,她不满地瞪他,对方却似乎很无奈的样子,「真是的,丢了车子比在餐厅打碎盘子更严重。」

    「就是说啊!」几个警察统一附和。

    怎么又好像是她做错事的样子?她刚想告诉那些人「本小姐的车,关你们什么事」时,一只手在她肩上按了一下,吓了她一跳。

    「再坐一会儿,我去办理挂失手续。」

    「哦。」

    航誉不管在哪里都是大忙人,看他跑来跑去的身影,季琉璃有些困了,反正有他在,任何事情都不用她操心。

    当她迷迷糊糊地之际,他又站在了她身前,告诉她可以回家了。

    坐上计程车后,她满脸睡意的问:「喂,要多久才能到?」

    「大概十分钟左右。」这么没礼貌的问法,司机才不会回答她,当然是航誉来答。

    「这么快?」

    「其实你的记忆没错,那辆公车的确是回家的,只不过你提前下了两站。」

    「不会吧……」季琉璃挫败地摀住脸,「到家一定要先洒盐驱邪才行。」

    不过不对啊,只有十分钟车程的路,航誉怎么累成那个样子?好像刚横渡大西洋似的,她猛地看向他,他的侧脸笔直地看着前方,于是她就那么盯着他的侧脸使劲看,仔细地看,最后终于忍不住发问:「你是怎么去警局的?」

    这次肯定没错,他的脸僵了一下!不会吧,真如她想的那样,季琉璃摀着嘴大叫出来,「不会吧!你用跑的?」

    航誉推了一下眼镜,这才缓慢地转过头来,与她看恐龙一样的脸对视,「没错,因为很近就跑来了,有什么问题吗?」

    再近也要跑起码二十分钟,数她还是会算的。他上气不接下气,脖子上都在滴汗的样子又在脑海中浮现出来了,想想,那也许是拼命跑来的吧,说得好像晨跑一样轻松。

    白痴啊,这么一点小事干什么那么拼命?如果真的认为事情很紧急,那就叫计程车啊!到底是看重还是看轻呢?这家伙的做事方法超诡异的!别拿什么「情急下顾不得那么多」来敷衍她,她才不信那套,更不信他这种脸上写着「精明」的人会那么冲动。

    糟糕,怎么有种自己做错事,可又说不出来是做错了什么事的感觉。

    「航、航誉。」她咳了一下,「反正今天是我的倒霉日,所以我允许你在今天嘲笑我。」

    「嘲笑你?」她是又想起什么了?

    「比如说『为了吃把车丢了』,或者『因为霸王餐被送进警局』之类的。你心里其实很乐吧,说出来也无妨,今天的话,我已经没力气生气了。」

    那些事他才不在乎,他做的丢脸事是别人没看见的,他竟然会以为她是出了什么事,才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所以他也没力气去嘲笑她了,「算了,人没事就好。」

    「你……大白痴!」

    说是没力气生气,骂起人来还不是底气十足?不过,她又在气什么啊?

    【第三章】

    晚上,航誉被一阵催命似的敲门声弄醒,迷糊中还在奇怪怎么声音这么真实,仔细一听,原来被敲的不是大门,而是他房间的那扇门。

    床头柜上的电子钟显示时间是三点,窗外漆黑宁静,那钟没坏。

    「我知道你已经醒了,不要再装睡了!三秒内再不开门,我就闯进去了!」

    她这种吵法,就算冬眠的北极熊也会醒过来!航誉摸到床头柜的眼镜,很不情愿地打开了门,客厅的灯全都大亮着,季琉璃精神抖擞,手肘上还拎着今年春季的名牌限量包,看样子是刚从外面回来。

    出去时,她兴致勃勃地说过今晚不回来,所以来看她这还算是早回家了,那也没必要特别把他叫起来当证人吧。

    「还没清醒吗?」季琉璃在他眼前伸出三根手指,「这是几?」

    「七。」

    「好,还有力气耍贱,看来你已经很清醒了,陪我喝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