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季琉璃显然不是在询问他,因为她刚说完这句话,就拽着他的手腕去了客厅,航誉连反抗的意愿都没有,这个家就这么大,除非他有在马路边睡觉的决心,不然季琉璃可是真的会拿斧头砸开他卧室的门,这一点他坚信不疑。

    这就叫「寄人篱下」吗?不是那样的啊,他只是到这里工作而已,他也有人权的。

    季琉璃大力把他推进沙发,一会儿还真的拿了一瓶洋酒和两只杯子过来。

    那瓶酒是未开的,不知已经放在那多少年了,航誉刚到这里时,那酒瓶上落着一层灰,酒应该是季琉璃的家人放的,因为季琉璃滴酒不沾!明明那么喜欢玩的女人,尤其热爱夜店,却讨厌咖啡的味道,还不喝酒!他曾怀疑过她是不是对酒精过敏,但现在看来不是那么回事。

    季琉璃熟练地开了酒瓶,公平地倒了两杯,然后豪迈地将自己面前那杯一饮而尽,动作一气呵成,航誉可以确定她真的不太对劲,如果不是心情异常的好,就是异常的坏。

    把杯子往桌上一放,她看他,「你怎么不喝?」

    「我不会喝酒。」

    「你骗人!骗人的男人弟弟烂掉,一辈子没女人爱!」

    他的确是骗人,很意外这么快就被识破了,但她有必要加后面那句吗?恶毒到无法教人不在意。

    她将酒杯推到他面前,执着地瞪着他,他只好在她的监督下喝下了那杯酒,而后她才总算满意地笑了笑,她又给两人各自倒了一杯,「男人为什么就是不喜欢说实话呢?」

    她盯着玻璃杯,航誉不会因此就认为她的话是说给杯子听的,见他毫无反应,季琉璃又不高兴了,「你怎么不问我发生了什么事?」

    「发生了什么事?」

    她又将手中那杯仰头喝掉,当头再低下来时已是泪眼汪汪,这次放酒杯的声音比上次更响了,「我失恋了!」季琉璃大声宣布了自己的苦闷。

    听到「失恋」两个字时,航誉承认自己的心猛跳了一下,那纯粹是被她的理由吓到了,首先,她一定锁定的目标不是唐明轩吗?他从没听说她正在和谁谈恋爱啊。

    「你这个没血没泪的混蛋!那张错愕的脸是什么意思啊,我就不能失恋吗?我都这么可怜了还请你喝酒,你却连句安慰都没有……」说着说着悲从中来,她真的要哭出来了。

    般誉似乎明白了什么,「这么说来,你今天是去约会?」

    「不要提那两个字!那么认为的只有我而已。」叫人别提,她自己倒是说个没完,「那个方家少爷算什么东西?一般单独请一个不算熟的异性吃饭,不就是相当于约会了吗?我本来想如果是他的话,凑合也可以,结果那个混蛋竟然露出一副你刚才那种表情,说什么不是那样的……那是哪样?不然,你倒是说说还能有什么可能性?」

    「也许,他是约你出去谈些私人的事情,比如说请你提供意见什么的。」

    「就是那样!你们男人果然都是一丘之貉,那个白痴还有脸问我别的女人有没有男朋友,这不是白目是什么?难道还要我帮他牵红线吗?」

    原来是她自作多情了,结果自尊心受损,难怪气成这样,她平时都满口唐明轩,从不知什么时候又多了个方少爷出来,她目标变的会不会太快了一点?

    「那么喜欢那个方少爷的话,也不是没机会,现在放弃还太早。」

    「谁喜欢他啊,穿着土里土气、一副爆发户的样子!我只是觉得他家世好、人也不错、长相也还过得去,想说可以当后备,他竟然不识好歹地拒绝我!我这么可爱,他怎么可能拒绝我,而去选别的女人?他一定是在说谎。」

    「你的原则就是家世好、人不错、长相过得去吗?」这样还敢说自己是失恋,教人莫名地生气。

    「当然,不然呢?」她还振振有词,「像我这么完美的女人可不多了,当然要找个配得上我的人啊,方方面面都要是顶尖的,但那样的人也少得可怜,当然也不是没有,唐明轩就是一个,可是总要有几个备选,不然万一再被他甩了,我就是第八次失恋了,到时候连个退路都没有,那我真的会死啦。」

    「你已经被甩七次了?」

    「没错,今天正是第七次,那些人肯定都是在说谎,只是觉得自己配不上我罢了,可是色字当前不是没人会拒绝吗?我到底哪里不好,让他们像逃命似地躲着?」她摸摸自己的脸颊,「我的脸和身材,都是无可挑剔的啊。」

    竟然没有发脾气,这说明她已经很接受自己被七个男人甩的事实了!看来她从没想过是个性上的问题,她那么张扬,任谁都会被吓跑吧,而且那些人一定也知道,自己并不是被她爱着的,这种单方面的强迫有人会接受才怪。

    「为什么?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我呢……」季琉璃的样子让他知道,她应该是已经醉了,她眼睛有点放空,人也开始喃喃自语,看来是心事对人说完,轻松了不少,酒劲一下就上来了,「一年见不到自己的家人几次,身边连个像样的男人都没有,我会就这样孤独地老死吗?世界上有眼光的好男人都死到哪里去了?」

    航誉心中估算着,她再喝一杯的话应该就睡着了,在她惆怅时,他本想不着痕迹地又给她倒上酒,倒是把她的注意力引来了自己这边。

    「我才不要独自老死!航誉,你一定知道唐明轩不少秘密吧,告诉我好不好?我就可以拿那个威胁他了,那他也就绝对不会甩掉我了。」

    看来她完全醉了!航誉告诉自己,不要跟醉鬼一般见识,但她不屈不挠,还身体力行地朝他扑了过来,他没想到,她竟然真的如此渴望别人的关爱,可抓着他也没用,他既不是唐明轩也不是那个方少爷,原以为她只是想找个人发牢骚,谁想到她酒品这么不好。

    「要听秘密也要你清醒才行,明天再告诉你!你先去睡觉吧。」

    「你又敷衍我,说到底只是嫌我烦而已,我就这样没有魅力吗?」她不屈不挠,一把拉过他的衣襟,航誉又忘了她力气其实很大,一不注意就被她骑在了身上。

    他脖子一僵,下意识地用两只手抵住她肩膀,生怕她重心一偏整个人倒向他。

    他这明显的拒绝举动,更打击了季琉璃正脆弱的自尊心,她像只发怒的小狮子,双臂乱挥,他不让她靠近,她就偏要往他身上靠,结果在无意中甩了他好几个巴掌,航誉双手都用来作防护了,只能无奈地当她的沙包。

    季琉璃一掌过来,他的眼镜整个被她打落,摔在了地上。

    「哇。」季琉璃发出一声夸张的赞叹,不安份的双手捧住他的脸,「你是谁啊?这是什么魔术,变身吗?」航誉居然就变成一个大帅哥呢!

    「我有跟那个方少爷说,我跟大帅哥约了喝酒,结果上天真的给了我一个帅哥耶!」

    那只是她被甩后的气话而已,不过在对方听来,只会更加扣分!航誉真的有点恼了,她在他腿上蹭来蹭去,把他的脸当面团揉,这都是故意的吧,「别闹了,我看不到东西了,快下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