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不要!」他有什么好狂妄的,连一个小管家都敢瞧不起她吗?「你这张脸还真是意外的下饭耶,就让我品嚐一下吧。」

    航誉深深地感受到,自己正在被一个女人性骚扰,结果季琉璃还真的低下头来,趁他不备时在他唇边亲了一下,然后自己先哈哈大笑起来,一副奸计得逞的得意样。

    「怎样,幸福吧?你不是也说过我很美,现在一定很幸福吧?」

    他太阳穴的青筋突了起来,这有什么好玩的?要是平时的恶整也就算了,像这样强行压住一个男人,逼对方承认她的魅力,就算是醉了,但这种行为也太过荒唐了!她要什么有什么,何必这样贬低自己,好像没人要的弃妇一样?

    「快说『琉璃女王是全世界最有魅力的女人』,说完就放过你。」季琉璃琥珀色的眼里有一抹混浊的笑意。

    「证明自己有魅力,是那么重要的事吗?」

    季琉璃愣了一下,随即又嘟起嘴,「当然!你不是女人,不会明白的啦。」尤其是像她这样完美的女人,怎么能受得了这个打击?这个眼镜男就只知道敷衍她,连句安慰的话都没有,这一会儿突然正经起来是要做什么?

    航誉的太阳穴终于爆筋,季琉璃只觉得一时天旋地转,以为自己要被酒精冲昏了,结果她只是被航誉推倒在沙发上。

    等她眼神再聚焦,航誉的手撑在她的头两边,支住他那俯下的身体,而她似乎陷入了无处可逃的境地。季琉璃觉得胸口好闷,才明白自己一时忘了呼吸,现在是什么情况?她瞪着眼,无法快速认清当下发生的事。

    「这么说,为了那种无聊的理由,你就可以随便挑个男人又抱又亲吗?」

    无聊?他竟然不但没一句好话,还说让她这么烦恼的事很无聊!他把女人的自尊当什么?说得她好像发情的母猫饥不择食,她哪有随便找男人了,她不就是找了他吗?只是想拿他寻开心也不行,又不是真的要吃了他。

    「要你管,总之你先走开,我讨厌这样!」

    「哪样?你把我从床上叫起来,不就是为了证明你是个随时都能找到男人的女人?想让别人喜欢上自己是很正常的事,但在那之前,是不是也要真心喜欢上某人才行?你不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自私、太理想了吗?」

    「我有啊,我有认真喜欢每个人啊!你什么都不知道,不要乱说,我……唔……」

    真让人生气,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是她才对吧!真想堵住她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说出的都是气死人的话!她这种想法,早晚是会让男人占便宜的,与其那样……

    季琉璃简直不敢相信,航誉会真的扑过来,而且是直接用嘴封住了她的嘴。怎么可能!她一定是喝醉了出现了幻觉,那个航誉怎么会做出这么大胆的事?她就是断定他不会这么做,才敢那样逗弄他的啊。

    是她高估了他吗?不,是她玩得太过火了。

    「唔……」他们两人口中有着同一种酒的味道,交缠在一起的舌,像擦起了火点燃那酒精,不只口中,连胸口都热得要烧起来,他像是要告诉她,她那种蜻蜓点水的吻有多么不值一提般,霸道地侵入她的口中,火舌挑弄她口中每一个角落,甚至勾住她的小舌,以舌尖恶意地挑弄。

    她的手抓着他肩膀上的衣料,阻止不了他更侵略地贴近,她的手微微地颤抖着,她不承认自己被这个吻搞得神智狂乱。

    这个混蛋,搞得她快不能呼吸了,这家伙看上去一副古板样,想不到吻技这么棒……

    她觉得时间过了好久,久到她以为自己就会这么窒息而死,而且竟然觉得就这么死掉也无所谓,当她再度接触到空气,并开始本能地大口呼吸,才晓得自己刚才那一瞬的想法有多么愚蠢和疯狂。

    她偏于欧洲人的白皮肤泛中一层粉红,琥珀色的眼茫然地望着他,混合着两人的唾液自她的嘴角流下而全然不知。

    她该烦恼的从来都不是魅力问题,航誉叹了口气,「看来我们的酒量都不是很好,到此为止吧,天都快亮了。」他也没喝多少酒,怎么脑子跟她一样不清醒呢?这种荒唐事还是快结束的好,今天他一定是哪里不对劲了!

    但季琉璃却突然环住他的脖子,送上了下一个缠绵的吻,「亲完就想跑吗?不要脸。」她轻声说,带着挑衅和明显的醉意。

    他说的话,她一点也不明白,在她的心里恋爱就是一个输赢的问题,何况他们间还无关恋爱,她只是在赌气而已。

    重新将她压在沙发上,细长的沙发决定他们只能重叠在一起,他接受她的挑战,更深地吻回去,只要想到她那七分醉意三分妩媚的样子,他是很乐意在这场比赛中赢过自己雇主的,一点也不会放水。

    她胸前的起伏撞击着他的胸,他将她衣服拉到肩膀以下,那白玉的锁骨间配上小小的红宝石项链,那红宝石项链像是在发出热情的邀请,他以舌拨开那颗宝石,细细地品嚐着那宝石下雪肌的美味,宝石被赶到哪里,他的舌就跟到哪里,她的锁骨到脖子都是他留下的痕迹。

    ……

    *本书内容略有删减,请谅解*

    【第四章】

    一般来说,人不会将自己喝醉时发生的事记得很清楚,但很不幸地,季琉璃清楚地记得那晚的每个细节。

    作梦,那只是个梦而已!她这样告诉自己,然后鼓起好大的勇气踏出房门,但当她看到航誉镜片上那道深深的裂痕时,所有的自我催眠全数瓦解,那根本不可能是什么梦。

    航誉很识相地什么都没提,也许是为了避免尴尬,本来这是她所期待的最好的结果,可见他行事一切如常,对她还是那副不卑不亢的嘴脸,不知怎地心里又别扭起来。

    这家伙也未免太淡定了,真的一点都看不出和以往有什么不同,该不会想忘而忘不掉的人是她,而真的忘记那件事的人反倒是他吧!不过要是连那种事都忘记的话,他就真的是毫无人性可言了!不管怎么说,她可是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吃了一个好大的闷亏耶!

    季琉璃一整天都在想这件事,连出去玩的心情都没了,她借故在屋子里转来转去,有意无意地与他视线相交,连她自己都觉得这样很刻意又别扭,可他只是问她「有什么事」而已,一点也不会不自在。

    「对了,下午我要出去一下。」在她第十三次将目光定在航誉身上时,他终于说出比较有创意的话了。

    「做什么?」她没什么好气。

    「重配一副眼镜。」航誉说。

    季琉璃的心被狠敲了一下,说话一下变得吞吐起来,「是、是吗?那就没办法了,你的眼睛……怎么会变成那个样子?」

    航誉推了推有裂痕那边的镜框,语气很是自然,「被你摔的。」

    他记得,他果然也记得!季琉璃内心在哀嚎,脸不自然地转向了别处,「去吧、去吧,没事不要烦我。」

    等航誉真的不再烦她,她趁着没人,小跑着钻进卧房,一手甩门,双腿已经奔向床边,像运动员入水一般扑到了软软的床上,用枕头把头包得死紧,这样才能放声大叫。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