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怎么办?他真的记得一清二楚啦!

    两天后,等航誉再次主动找她时,真的是吓了她一跳。

    不过这次他要请的不是半天假,而是足足一个星期,等一个星期过去了,约定好的一个月也就结束了。

    「怎么这么突然?」本来还在天天算日子,盼着时间快快过去的季琉璃,听到他这样就要离开,比起应该的窃喜,倒是更多惊讶,「三个星期都忍过来了,还在乎最后这几天吗?你就这么不愿意看到我?」他要敢说「是」,她就当场将他杀掉分屍。

    「乡下照顾过我的叔叔去世了,我必须去参加葬礼。」他说出了一个温情牌理由,让她无法拒绝的理由,反正每次有理的都是他,她就只会无理取闹罢了。

    「葬礼要一星期?你老家是有多远,来去要花三、四天吗?是在非洲吗?」反正他就是想躲开她,不然怎么会这么巧,那个什么叔叔早不死、晚不死,偏偏现在咽气。

    航誉瞧她不屈不挠的样子,看来不说明白,她是不会让他出这个门了,「我的老家在很偏远的乡下,父母离开唐家后,就回乡下养老去了,那里还有我们的一块地!这个时候正是夏季作物的收获季,而后会有一个小型的庆祝活动,就是夏日祭。往年我都没回去参加,但今年正赶上叔叔的丧事,在参加完之后,还要忙家里作祭典的准备,那就要花些时间了。」

    季琉璃还是觉得他在敷衍她,不悦地瞥了他一眼,「你能帮上什么忙?往年没有你还不是好好的?没了你,地球就不转吗?」

    「还是会转,只是往年我家都只是参加,今年因为我要回去,我家多了帮手,就决定在祭典上搞个捞金鱼的摊位,我猜我父母也许早就想弄了,只是碍于往年都没有多余的精力。」

    「捞金鱼?好像在电视里看过……」那个很好玩的样子,「这么说,你也要帮忙顾摊位?」

    「是的。」

    「一点都不适合,客人包准会被你气跑的。」她能想像那个场面,他一定也是一板一眼,连多一根捞金鱼棒也都不给小朋友。一定要有赠送,小朋友才会高兴嘛,他那么不会作生意,他爸肯定会失望的。

    「事情就是这样,需要注意的事情,我已经写好放在桌上,包括你预约的饭店和需要参加的活动!你说想换大门的颜色,工人随后会到,不过需要一个人在家接待。」

    「那些怎样都好,你是怎样?是在留遗言是不是?我看你巴不得这一去,就再也不要回来这里了,直接回唐家去算了!」她气得推他的胳膊,「走啦,现在就上楼收拾你的行李,明天就给我滚蛋!」

    见他动也不动,真是存心跟她作对嘛!季琉璃绕去他前后,像推车那样推他,他要走就走,走多远都好,最好立刻从她眼前消失,她还图一个清静呢!一点用场也派不上的男人、一个不听话的管家,她才不稀罕。

    「你在气什么啊?」他因她的蛮力小步移动,还能抽出空悠闲地转头看她,「从各种角度来想,你当下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我,不是吗?这有什么可气的?」

    她心猛地砸了下来,脸因那吃痛瞬间涨得通红,连手都软掉了……他在指什么她当然知道,这还是从那之后他首次提起那件事,没错,她就是不想见到他,这些日子也一直刻意地在躲着他,盼着他快点离开。

    可是现在不是她要他走,而是他自己要离开,这就不行!

    「我才没有生气!我只是……饿了而已,我要去吃东西!你要参加丧礼也好什么也罢,拦也不行、不拦也不行,这么难侍候,本小姐不奉陪了。」

    隔天,航誉真的离开了,但并没有带走全部的行李。

    这么看来,他还会回来这里吧,真的有始有终又刻板的人,这么一来,还真的好像只是去休假一样。不过就算到时他回来了,也会马上离开吧,那还不如不回来。

    季琉璃借病取消了所有外出计划,主要是没心情出去,不过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可真为难了她家的帮佣阿姨。

    并不是她想骂人,只是她已经够烦了,那个阿姨还总找她问东问西,例如晚饭吃什么之类的小事,这当然是做饭的人作主了,问她做什么?可阿姨哭丧着脸说如果不问过她,做出的东西不合她意又要挨骂。

    反正怎样都是被她骂,干脆不要做了。

    继那个航誉之后,连帮佣阿姨都要闹罢工吗?季琉璃拍着桌子和那阿姨理论,如果事事都要问过她,那她花钱请人做事是为了什么,不是一点负担都没减轻吗?

    「可是这些事以前都是航誉决定的,他不在,当然就问小姐你啦。」阿姨的一句话,让季琉璃彻底闭了嘴。

    「这么大的屋子,难道要我一个人打理吗?小姐,航誉是不是不做了?那要快点再请个人才行啊,不然我也要吃不消了。」

    「谁说他不做了?嫌累的话加钱好了,如果不满意那就走人!」阿姨灰溜溜地进了厨房,看样子是选择了加薪!要是她选了走人的话……季琉璃摸着自己的心脏,如果她因为没人做饭而饿死,那所有责任就都是航誉的!

    正在这时,手机又响个不停,看了一眼,是个没印象的名字,接起来后,是一个听起来就很轻浮的男人声音。

    「琉璃,要不要一起去美国看独立日游行?」

    「你谁啊?」

    「不会吧,你不记得我了,我是……」

    「不管你是谁,什么游行之类的自己去看吧,我很忙没空。」

    「别拒绝得那么快嘛,今年的游行很有看头,我朋友在那边有私人别墅,我们还可以一起过去玩。」

    「很抱歉,那个游行怎样都好,本小姐要去捞金鱼,没空管那些了,就这样!」

    她挂了电话,心里不再那么烦了!对呀,她可以去捞金鱼嘛,谁规定只有本地人才有回乡的资格,现在有钱连太空都可以去,难道她去乡下看个祭典就犯法了吗?

    季琉璃握着电话,笑了起来,旁边偷看的阿姨全身哆嗦了一下,跑得更远了。

    明明是周末,商店街上也没有出现人挤人的景象,甚至可说是相当悠闲。

    在这个小小的乡镇,人和人多少都有点联系,不管去哪都能见到熟人,路上总能看到两个相对而行的两个人目光交汇时,会对对方友好一笑,偶尔也停下来聊聊天。

    路旁的一家烧烤店,二楼靠窗的位置上,航誉可以将街上的景象收于眼底。

    这样的亲切感他已经快要忘记了,还有像这样悠闲的下午,印象中已经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如果是季琉璃的话,一定只会觉得很无聊而已,她会说:「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连个五星级饭店都没有?」然后气呼呼地抱怨这、抱怨那,抱怨头顶看不到飞机,抱怨脚下的路一点也不平。

    「在想什么有趣的事吗?」对面女伴的声音将他的思绪拉回现实。

    正在翻肉的女人有着张乖巧聪慧的脸,她是住他家隔壁的女儿,也就是过世钟叔的女儿钟予燕,要不是她开口,航誉还不知道自己也会恍神,恍神的对象还是那个季琉璃,看来那位大小姐的存在感还真是不容忽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