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没有啊,哪会有什么有趣的事,倒是你,心情好点了吗?」

    「你和我哥都快把我宠坏啦。一个在家主持大局,一个负责陪我出来散心,我连伤心的时间都没有啦。」钟予燕也是听到父亲的死讯,才从工作的地方赶了回来,「没想到这次回来能看见你,我们已经多少年没这样在一起吃饭了?你的工作很忙吧,这么跑回来可以吗?」

    「请过假了。」航誉简单地答,心中也在想,季家恐怕已经乱成一团了吧,不过季琉璃一定已经请别人去接替他的事务了,他走前把所有事都规划好了,也是为了方便后面接手的人。

    「我说你呀,不管多少年没见也都还是一个样。啊,肉要焦了。」钟予燕把一片肉放在他盘子里。

    「是吗?这样不好吗?」

    「也不是说不好啦……怎么说呢,比如别人在河里卷着裤管抓鱼,你就一定是那个坐在水桶旁看鱼的人。夜晚的探险每个人都怕得非要两人一组,唯独甩下你,有人觉得你好可怜,可你就自己进了旧屋,还以最快的速度走完全程。」钟予燕嚼着肉边想,「你从小就不像个小孩,虽然不会被排挤,那也许是因为没人敢排斥你吧,大家都是把你当异类。」

    「我还以为那时大家都一起玩得很开心呢。」

    「就是你这种态度!好像对一切都不关心,看着就教人生气。」她手肘托着下巴,拧起眉努力想着什么,「这样会和人有距离感,就像现在,我就很烦恼我哥要你陪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因为你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让人提不起精神。」

    「我天生就是一张没精神的脸,和我逛街很无聊吗?」航誉放下筷子,「可我倒觉得很有趣。」

    「对,就像你觉得小时候大家一起很快乐一样。」钟予燕摇头加叹气,「我看你今生,也就只有我和我哥两个朋友了。」

    对于这种诅咒,航誉选择听之随之,钟予燕嚼着肉,拿他没办法。

    一会儿,钟予燕又突然想到什么似地,小声地「哇」,了声,航誉专注于食物,只有耳朵在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真是神奇,在这种小地方也能见到保时捷。」她低声赞叹。

    航誉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劲不对了,手就那么停了下来,将眼镜推了推,「什么保时捷?」

    「车啊,刚才一辆红色保时捷从这开了过去,你没看到吗?」钟予燕觉得他的过度反应有点奇怪,「不过也对,想想那应该不可能,也许是我看错了,可是我喜欢那车很久了,应该不会有错啊。」

    不可能,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航誉面无表情,不会是像他想的那样,那种机率比中乐透还低,但保时捷开进这小镇的机率也同样非常低,偏偏在他回来之后赶上了。

    而他本人,恰好认识一个独爱这种车款的女人,甚至爱到丢了一辆后,又不辞辛劳地买了一辆一模一样的。

    桌子震了一下,吓了钟予燕一跳,原来是航誉站了起来,因为动作太猛撞到了桌子,他那凝重的神色,犹如先知感到了世界末日的临近。

    「你怎么了?吃坏胜子吗?」

    航誉那样站了约三秒钟,「我出去一下。」

    还没等她问他出去做什么,他人已经跑到了楼梯口,消失在了二楼。

    航誉跑出饭馆,在路旁左右张望,当然什么也看不到,他想都没想,迳自跑往前面的路口,再次看向四周,还是连个红色物体的影子都没有。

    当然了,他怎么可能追得上保时捷?竟然就这冒冒失失地跑了出来……他本是陪钟予燕散心,倒是把她一个人留在了店里,追一个虚无的「可能性」,他到底在干什么啊?他想着快点回店里,双脚又死黏在地上不肯移动,四处张望的视线也不肯乖乖地定在一处,固执地非要寻到那个红色幽灵。

    他没回去找钟予燕,倒是她先来找他了,当她从后面拍他肩膀时,他身体的过度反应又吓了她一跳,「看你这么慌张,是出了什么事吗?」才刚说他总是一副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他就用实际行动来反驳她的话了。

    「没有慌张。」他推了一下眼镜,「你怎么也出来了,烤肉怎办?」

    「当然是结帐了啊,难不成还回去接着吃吗?」见他露出愧疚的样子,她倒是挺乐被航誉欠一次人情,「是因为那辆红色保时捷吗?你认识那车主?」

    他算是默认,「你看到车牌了吗?」

    「怎么可能看得到,你这问题太强人所难了。」

    「是吗……」

    他怎么好像有点失望的样子?还是说有点焦虑?「没关系啦,这个镇就这么大,这里又是中心地带,那车肯定绕一绕就绕回来了。」

    这话在下一秒就应验了,远远地,就见一辆鲜红的车,以极快的速度冲向这边,在这个马路上显得极为突兀,就像童年的他一样是个异类。

    还没到眼前,光是那种开车的风格,航誉已经可以确定,他中了乐透。

    随着钟予燕的低呼,那辆车转眼间已经停在了他们两人身边,车门打开,下车的并不是一个如电影明星般,一身名牌闪闪发光的女人。

    虽然她也是一身名牌,且有张不输明星的脸,可那脸上的表情臭到一个极致,像是大街上只有她一人被黑雾笼罩了。

    真的看到她本人,他反倒没了那种惊讶差异,而对方也是一样,和他相视而站,如同双方早就约好在这见面。

    「这就是你的老家?」季琉璃把墨镜一甩,更加愤怒,「真见鬼了,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连个五星级饭店都没有,想找个住的地方结果只是在绕圈而已!」

    说了,她真的说了!航誉赶快低下头,还是没能掩饰住那突发的笑意,因为他都笑出声音了,想不被发现是不可能的。

    季琉璃微张着嘴,有点因为他这一笑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你平时脸板得能当桌子用,现在笑什么笑啊,嘲笑我吗?你知道我来这里用了多长时间吗?花了我六个小时耶!」

    他竟然还在笑,完全不把她的辛苦放在眼里,「本来上网查说只要三小时的,谁知道中途迷路,连GPS都胡说八道,我还以为自己要死在半路了,好不容易找对了地方,已经累得我半死了,可是这里竟然连间饭店都没有……你还笑!」

    钟予燕撞了航誉一下,「这位小姐特意大老远来找你,你怎么这样?」

    「错!我才不是来找他!」这件事季琉璃反应得比谁都快,同时她也这才看到钟予燕,「你又是谁?」

    「我是航誉的邻居,也是他从小的玩伴,我叫钟予燕。」

    「哦,我是季琉璃,你一定听航誉提起过我吧。」反正也不会是什么好话。

    「这……」钟予燕有点为难。

    什么,航誉竟然没向别人提起过她?这比说她坏话还要严重,他好不容易回到自己的地盘了,就算把她当作饭后的闲谈也好,但没想到他却连提也不愿意提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