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她大老远跑来这里,他却悠载悠载地跟女人逛街,还笑得这么灿烂,是在她家是绝对不会出现的笑容,是因为有这个女人在身边吗,他就能放松了?

    怎么觉得自己像个笨蛋一样……只知道他住在这里,连具体的地址都不晓得,就开车直接冲了过来,虽然不知道他具体住在哪里,但这镇子这么小总能碰上的,她一直如此相信。

    这下真的碰到了,虽然和她想像中的场面有点不一样,但也顺利地见到了他。

    他曾说过不想见到他的人正是她自己,那时她无法反驳,现在她用行动证明他错了,责任才不在她这边,可是,她一点也不高兴,并没有预想中的那样得意。

    终归原因,就是他身边多了个第三人,有一些东西就这么被破坏掉了,那是指什么,她也不晓得,只知道自己非常不爽。

    「算了,反正也没住的地方,我还是回去好了!」她是真的想回家了。

    航誉的笑像断电一样消失不见,他拉住她的手腕,在她还没来及转身之前,「你不是来找我的,那是来做什么的?」说来就来,说走就走,都不给人一点适应的时间吗?

    「看祭典啊,我来捞金鱼的,怎样?」她说得理直气壮,证明她来这的确与他无关,让他少往自己脸上贴金。

    「那就这么回去好吗?明天就是祭典的日子了。」

    「明天?那我今天怎么办,我可是已经累到随时会昏倒了。」

    所以才更不能让她就这么回去啊!航誉没仔细思量什么,直接告诉她,「去我家好了。」

    「你家?」他这里还有个人的房子吗?说不定还和爸爸妈妈住一起,她连连摇头,「不要、不要,不要五星级饭店也可以,但总有能住人的旅馆吧。」

    「有是有,但你的车想再丢一次吗?」航誉意有所指,这确实地说到了重点,可是她不想见他爸妈,当然,如果他是自己住就更不行,总之和他有关就不行,她又不是来找他的……

    钟予燕听来听去,还不知道航誉这么能说会道,她好不容易才插上嘴,「请问要不要来我家?我家有空房间。」

    「不行。」

    「不要。」

    她的友好提议被两人瞬间扼杀,而那两人还对看了一下,似乎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拒绝,而这点她也想不通,她家有那么可怕吗?虽然家人刚刚去世,这时候接待客人是有点奇怪,不过这太打击她了。

    季琉璃哼了一声,她才不要去这个女人家,还要受她照顾、欠她人情,就算和车一起被人偷走,她也绝对不要依赖这个女人。

    不过航誉也会反对是为了什么?怕她欺负这乖巧的小女人不成?

    在她质问般的正视下,航誉不自然地略低下头,错开了视线,他当然不想在这个时候给钟予燕添麻烦,但更重要的是,他顾忌的是钟予燕的哥哥,如果季琉璃看到他……

    在这点,他对季琉璃还是有着相当了解的,那就更不能让那种事发生,他推了一下眼镜,「既然你本人也不想,那还是去我家好了。」

    航誉也有回避的时候啊,他避重就轻不解释自己反对的原因,看来是被她猜中了,季琉璃眯起眼,那种不爽又来了,这次还要更猛烈一些。

    「好,那就去你家!」

    她就可以全天监视着他,倒要看看他跟这个可爱的女人,要怎么在她眼皮底下相亲相爱!

    【第五章】

    航誉的家在小镇周边的郊区,远远地真的能看到田地。

    自己种点蔬莱是航家二老的爱好,这样的田园生活倒也安逸,只是航家二老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儿子一个人出门,回来时身边就多了个闪闪发光的女人。

    早知道还是不应该来,季琉璃别扭得浑身像有小虫子在爬,那边航誉在和他的家人解释她的「来历」时,她都累得快晕倒了,却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听说是自己儿子的「雇主 」航家二家起初还以为是儿子被唐家开除了,紧张地问东问西,等到终于弄明白了,季琉璃已经快站着睡着了。

    「你就睡我的房间,我睡客厅。 」

    「那怎么行?我睡客厅也可以的!」季琉璃的话着实吓了航誉一跳,航家二老当然不会同意她这样做,季琉璃连连推辞,只有航誉知道这一幕多么罕见。

    「在房间睡比较安静,你不是已经很累了吗?在客厅的话,我爸妈也不方便看电视。」

    「那样真的好吗?」季琉璃很不确定,眼光一直往旁边的两位老人家身上飘。

    「洗澡水已经放好了,要我去买玫瑰味道的沐浴乳吗?」

    他怎么还记得这件事,难道其实航誉是个很小心眼的男人,属于有仇必报的那种?季琉璃总觉得他是故意的,不知为什么,她就是觉得这家伙心中正在偷笑,害得她脸又烫了起来,有点恼羞成怒。

    「你要去哪买,百货公司吗?话这么多……」她转向航家二老,「那、那我就失礼了,先洗澡可以吗?」

    「当然、当然,这一天够你累的了!真不愧是名媛呢,真有礼貌。」二位老人家一个劲地夸她,季琉璃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虽然听惯了夸奖,但在这里被人这么真诚地称赞,还真教她手足无措。

    可航誉偏要跟她唱反调,正要带她去浴室又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我家也只有普通的浴袍而已。」

    「我有带睡衣啦!」她实在忍不住从后面推了他一下,「带路就是了,你忽然变这么活泼也太奇怪了吧!」

    航誉也觉得自己真的变活泼了,看到她难得一见的窘迫样子,他就好想笑,这个女人,还真的大老远跑来这里了。

    他们两个互推着,前前后后出了客厅,航家二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副见鬼了的表情。

    「老伴,我们儿子好像很高兴。」

    「是啊,真的很高兴呢……」

    季琉璃洗好澡后,航誉也已经把自己的卧室收拾干净了,可以看出这里本来就很干净整齐,他只是换了床单被套之类的东西。

    睡男人的卧室还是会有点不习惯,在这种小事上,他还真是意外的贴心。

    他连句晚安都没有,公事公办地关上门出去了,不大的卧室只剩下她自己,季琉璃望着这整洁单调的卧室,有种作梦的感觉。

    她是不是太大胆了,还真的跑了来,而且还进了他的卧室……

    她瞪着大眼,像只闯入别人家院的猫一样,眼前的一桌一椅都好不真实。

    航誉会怎么想她?他真的相信她是为捞金鱼而来的吗?应该会吧,因为他那个脑袋的思考模式是直线的。

    而他爸爸妈妈看起来是很好的人,应该也不会认为她是什么可疑的女人,不过刚进门就睡觉,对她的印象应该也好不到哪里去……

    她没想到她会这么突然闯到他家来啊!季琉璃躺倒在床上,在自己家时,他们两个也是在一个屋檐下,总感觉那是很正常的事,怎么换了地方,她就这么在意起他的存在了?

    他现在在客厅和他父母一起看电视,他们也许会聊到她,拜托这次说她点好话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