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床头柜上有一张照片,她好奇地开灯拿起来看,里面是年轻过头的航誉,不过一眼就能认出是他,从那时起,他就是一张管家脸了,在他旁边分别站着一男一女,男的比他还要高一个头,一只手压在他的头顶上笑得灿烂,更显得这家伙的阴郁,而那个女的则搂过他的肩膀,同样一脸笑容。

    那个女人绝对是今天看到的那个,她的五官也没什么变化,看照片时的兴奋转成了一股执拗,她把灯一关,盖好被子躺好。

    反正来都来了,她只是来捞金鱼的!

    隔天就是夏日祭的日子,季琉璃是被外面淅淅沥沥的雨点声吵醒的。

    她推开窗子,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雨点,分明已经连成了一片,窗下的屋角都已经出现了一条小沟,说明这雨已经下了好一会儿了。

    她穿戴整齐,以沉稳快速的动作来到客厅,那里只有航誉一个人,他也正面向窗户,双手环胸看着窗外这场突如其来的雨。

    「伯父和伯母呢?」她眼观四面,确实没有别人。

    「吃完早饭就去邻居家喝茶了。」航誉瞧着她那有点战战兢兢的样子,「不过虽然说是邻居,离得也不是很近,走路的话,大概要十分钟左右。」

    季琉璃呼了口气,「什么啊,原来没人在家!下雨天还去串门子,什么茶这好喝?」她三两步蹭到沙发,因为雨还有脑子里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她昨晚都没睡好。

    「是出了门才下雨的,看样子他们是没赶上,但这种雨量怕一时也回不来。」他问她:「要吃点什么吗?」

    「那就煎两颗蛋吧,记得不要煎透,我爱吃软的。」她想了想,「还有红茶,面包也来一片好了,记得要烤过的。」

    「好的。」航誉推了一下眼镜,「我妈早上做了皮蛋粥,看来要先处理掉才行。」

    季琉璃突地坐直身子,「你怎么不早说?」她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老人家特别做的粥也没有喝到,也许那是特别为她准备的!「真是个不才的儿子,去盛粥吧,我快饿死了。」

    她真的很大小眼,这么说又似乎有点不对,应该说她真的很会看人?难怪他爸妈会把她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真想让他们看看这位名媛平日的样子。

    满足地喝完热呼呼的粥,季琉璃恢复了一些精神,开始跟航誉细数他办事不周到,比如床太硬了、夜里蚊子太多了、屋子太热了等等。

    航誉早就在等这个,这说明她总算是变回平时的样子了,看来疲劳已经恢复了一些。

    等她把眼前所见全部数落一遍后,屋子顿时安静了下来,她不知道还有什么话题了,他们间似乎从未有过什么话题,他只是负责接受她的抱怨而已,一时间外面的雨像是透过屋顶下到屋里来了,那声音听起来那么真实,彷佛就在身边。

    一阵静默,他们大眼瞪小眼,好像有很多话,可细想起来又无从说起。

    「要看电视吗?」航誉问她。

    「不要。」她哪有那个心情?

    「那要不要看雨?」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这种很有情调的话,会是航誉说出来的吗?再说雨有什么好看的?

    航誉好像能读出她的想法一样,没等她说出扫他兴的话,他走到窗前,「这里的雨不一样,反正也没别的事做不是吗?」

    「雨呀,就是很脏、很脏的水,哪里还有什么不一样?」她虽然这么说,还是不情不愿地离开了舒适的沙发,与他并肩而站。

    她马上就明白了他所指的不一样,是什么意思。

    从这扇窗户看出去,外面是一片绿油油一片,远处是农田,再远处是叫不出名字的大山,农田间的山道上连个人影也没有,安静得像自然派画家手下的一幅画。

    老式的房屋有着很宽的屋檐,雨从檐下融到土里,如一片水帘使世上的一切都朦胧扭曲起来,连心中的尘土也被这雨扫得一干二净。

    她不禁发出一小声惊呼,「好有乡下特色……」

    他无声地笑了一下,也没指望她能说出更像样的话,看表情就知道她有多惊喜了。

    「从小时候起,我就最喜欢这种雨水和土壤交汇而成的味道,还有这种雨落在土地发出的强劲声响。」

    「你原来是这种人?真是看不出来。」季琉璃咧了咧嘴,他怎么看也不像个热爱自然的人吧,「这么说你的目标,也是退休后回家乡种田?」

    「奇怪吗?」他扶着眼镜,低头看她。

    她别过头,转向窗处,手托着下巴倚在窗上,刚刚被洗净的心好像又开始刮起沙尘暴,「奇怪啊,难得你接触的都是有些有头有脸的人,不过看来你也只想找个乡下女人当老婆,反正都是要过田园生活,你不需要名牌也不需要学迎奉人的那套本事。」一般人引以为傲的事,在这种地方可是一文不值。

    「也许吧。」他说。

    季琉璃哼了一下,不再作声,吃过午饭后,她像是看雨看上了瘾,这雨也很迎合她的喜好,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

    一杯红茶适时递到她面前,她接过来抿了一口,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刚接到电话,我爸妈说雨停后才回来,正在和邻居伯伯下棋。」

    「哦。」

    「还有今年的夏日祭也决定取消了。」

    「啊?为什么?」

    「就算雨停,场地也不能用了,经过大家的商议只能放弃。」

    不会吧,那她不就真的成了个笨蛋吗?季流利哀叹,对着这场气象预报都无法预知的大雨,大口气地哀叹。

    「要捞金鱼吗?你不就是为那个来的?」他一定是哪根劲跟别人不一样。

    「是啦、是啦,我就是为那个来的,反正我是笨蛋就对了。」他就别再提这个了吧,和她无关的祭典取消,最失望的人可是她耶。

    航誉推了一下眼镜,「等一下。」

    季琉璃才懒得理他,就算她大小姐不想等又能怎样?她又没地方可去。

    不一会儿,眼角的余光感到有什么巨大的东西正在向她这边移动,转头只见航誉抱着一个超大的大木盆,那大木盆应该可以让小孩子洗澡了。

    那个盆肯定很重,不过她一点上去帮忙的意思都没有,她怕被那个盆砸伤。

    航誉力大无穷,将一个小澡盆放在了她的脚边,他直起腰扶正快掉下来的眼镜,在她惊愕差异的目光下转身,又消失在了走廊。

    他用盛着水的小盆一趟一趟地,将水倒入大盆,大概三分之二时,他的最后二盆水里,有着许多精神抖擞的小金鱼。

    季琉璃摀着嘴,这才明白他要做什么。

    「这个也……太简陋了吧!」她类似抱怨,眼中倒是发着与方才完全不同的光,就像是第一眼看到窗外的雨时,那样兴奋的光。

    航誉拿了一叠捞金鱼专用的纸网,送到她眼前,「捞吧。」

    「可以吗?这个不是你们辛苦做的,要用来赚钱的吗?虽然祭典取消,但还有明年啊……给我用,还是在屋子里,这样……」

    她有点语无伦次,本来是都已经放弃的事了,这样不是太麻烦人了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