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虽然麻烦航誉是应该的,可这是他们一家人的心血啊。

    看来她真的很想玩这个呢,航誉始终不明白这种东西有什么乐趣,从小时起,他就不感兴趣,不过,现在觉得幸好今年决定捞金鱼的是他家。

    这就叫「物尽其用」吧!这些纸和竹子做成的金鱼纸网全是他一个人完成的,现在成了她一个人的捞金鱼游戏,也没什么不好。

    他蹲下来,一手拿着小碗,一手拿着纸网,边讲解边行动,「像这样,看好鱼的方向,尽量平地将纸网放进去,不要放得太深,然后迅速提起。」一条金鱼就落到了碗里,他从小就对这种游戏没兴趣,是因为这太简单了。

    「哇……」季琉璃什么都管不得了,蹲到他旁边,拿过纸网,「教我、教我,先要怎样?快点啦!」

    航誉并不觉麻烦,一遍一遍地指导,在她的惊呼与失望中重复着一样的讲解,听到她的大笑,他也觉得很好。

    外面雨还在下,像是一种使时间停止的魔法。

    在雨浇不到的屋檐下,两个成年人围着一个大木盆,盆周围都溅出了水,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就算注意到了,也不去在意。

    他们好像从未有过共同的话题,在一起时总是陷入无话可说的沉默,可他们总是有可做的事,有时各做各的,有时一起,只要知道彼此都在同一个屋檐下,在抬眼就能看到对方,就不会感到寂寞。

    季琉璃一共捞到三条金鱼,自豪得不得了,她把那三条小金鱼养在一个玻璃缸里,放在客厅的窗台上,怎么看也看不腻。

    她还决定走时一定要把他们也带回家,要养在卧室里,这是她亲手捞到的金鱼,是她的金鱼。

    傍晚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还以为是航家二老回来了,结果来的人竟然是钟予燕,从大老远就听到玄关那边传来她精神十足的声音,季琉璃皱起了眉,不一会儿,她人就出现在了客厅里。

    「航伯伯和伯母都不在家吗?又去哪里下棋聊天了?」她看到沙发上,对着电视的荧幕目不转睛的季琉璃,提了提手中的塑胶袋,「我做了松饼哦,季小姐喜欢吃松饼吗?」

    「马马虎虎啦。」她什么态度?这么自由自在的,当这里是她家吗?还好像她们很熟的样子,还不是借着送吃的过来搞侦查,怕她抢了她的心上人啊?

    她多心了,她季琉璃才不会做那种事呢,她的目标可是很高的。

    钟予燕尴尬地苦笑,不知为什么自己好像被讨厌了。

    航誉从她手中接过袋子,「那我去泡茶。」走前,他看了眼沙发上的季琉璃。

    钟予燕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因为季琉璃散发出的气场不容许她坐到她旁边……

    「祭典取消了真可惜呢,往年大家最期盼的就是这个日子了,不过航誉却总是兴趣缺缺。」既然她们共同认识的人只有航誉,钟予燕以为聊他的话会比较能拉近彼此的距离,「航誉小时候都住在城里,只有放假的时候回来,那时我们都觉得他是个怪胎,可大家的脚步又总是自然而然地跟着他走,只要他提的意见几乎没有人会反对,很神奇吧。」

    「不过是指手画脚的能力比一般人强罢了。」看来他已经把那种特点发挥到极致了,不过季琉璃一点也不想听他们那些年少的回忆,故意排挤她吗?反正他们成群结伙到田里抓青蛙时,她正在英国受古典芭蕾的折磨,无法理解他们的快乐。

    知道自己不受欢迎,钟予燕心里边期待着航誉快回来,边把目光定在了窗前的金鱼上。

    「好令人怀念啊!这里怎么会有这个?未免也太可爱了吧!」

    季琉璃故意不去看,当然不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东西,钟予燕在那边陷入回忆中,碎碎念起来引发了她的好奇心,一看不要紧,她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

    那个女人,竟然双手捧着她的小鱼缸!

    开什么玩笑,她怎么可以动她的东西?那可是她平生第一次,好不容易才捞起来的金鱼耶!为了这几条金鱼,她不知被航誉念了多少遍,可她一点也不觉得烦,就那样一遍一遍地……

    心中酸酸的,她还未明白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人已经向钟予燕冲了过去,「那个不行啦!还给我!」

    钟予燕哪里想到她会这么激动,明明一直对她都是爱理不理的,没有心理准备被人大吼,她手一抖,在两双错愕眼睛的注视下,那小鱼缸像是慢动作一般从她手中滑落至地面,玻璃碎了一地,和水一起弹出好远,最后才听到破碎时的声响,而小金鱼无力地在地上拍打着身体。

    季琉璃没想到碎了一个鱼缸能对她造成这么大的打击,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啊!对不起!我……」钟予燕慌乱地蹲下身,试图捧起那些缺水的鱼,「马上放到水里的话不要紧的,我马上……」

    她手边都是碎玻璃,看得让人提心吊胆,但比起那个,她奋力挽救她的鱼的那副样子更让她不爽,「不要管了。」季琉璃平静地说,被她救起来的鱼也不是自己的了。

    「不,来得及的。」

    「我都叫你不要管了啊,不要碰我的鱼!」她上前一步,控制不住地抓起她的胳膊,但用力过大一个不稳,钟予燕向后倒去,危机中本能地用两手撑住身体。

    就听她闷叫了声:「好痛!」她抬起左手,手心被碎玻璃划出了好大一条伤口,血立刻染红了掌心。

    季琉璃吸了口气,心音如鼓,「对……」她刚说了一个字,航誉端着茶正好进来。

    他愣了一下,迅速将茶盘放到一边,跑去钟予燕身边抬起她的手,另一只手扶着她,帮吓傻的她站起来。

    季琉璃也觉得自己有点傻,「是她要抢我的鱼,是她不好……」

    「只是几条金鱼,再捞就有了啊。」航誉并没有用责备的口气,但季琉璃好受伤,他们都不明白,钟予燕不明白,他也不明白,只有她自己傻傻地珍惜着那几条不值钱、命又短的小鱼,只有她把那个当宝贝……

    她也想留下一点美好的回忆啊,为什么总是有人来破坏呢?

    航誉没有花时间与她理论,他带钟予燕去冲净了手,拎着医药箱和小镊子,仔细地观察钟予燕手里有没有玻璃碎片,用可以说是呵护的动作,捧着她的手细心地检查着。

    那种气氛无法破坏,季琉璃扳着脸,坚持不是自己的错,但没有人看她,直到航誉送钟予燕回家,她都没再说一句话。

    明明是别人的家,却只有她一个人在,这种感觉真是古怪。

    鱼缸的碎片和鱼都被航誉处理掉了,那里的地板颜色比别的地方深,是因为水还没完全干,季琉璃呆呆地望着那块地板,这下她真的成了一个让人讨厌的人了。

    她才不在乎,但只要一想到因为那个女人,自己要被航誉骂,就觉得好不甘心!不过这有什么办法呢?她弄伤了他的心上人,加上自己本来就是个讨厌鬼,不挨骂才怪。

    航誉比预想的回来得早,她一直在等着他回来,摆出随时准备迎战的架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