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伤口没有看上去的那么严重,如果保持不动,应该很快就能愈合。」航誉没头没尾地说。

    她没想到他会先说这个,也没想到自己会如此地松了口气,原来这才是她最先想知道的事吗?

    她不自然地扳起脸,不让自己心中的那句「太好了」被他听到。

    「谁在乎那个,先错的人是她,谁教她乱碰别人的东西。」

    「虽然理论上来说伤口是不难愈合,但碍于是手心的位置想不活动很难,也会妨碍到日常生活。」航誉还是像做报告一样地说:「也许会落疤。」

    「什么?」这也太严重了。对季琉璃来说,疤痕可是女人天字一号的敌人,如果要她选脸上的疤和断一条腿,她肯定选后者,「不会吧,真有那么严重?」

    「你自己不也看到了,不过她本人一直说没关系,那就是可以不用管的意思吧。」

    说得真好听!季琉璃皱眉,知道航誉是故意装作若无其事的,不过她怎么可能不去管?如果真的落了疤,那可全是她的责任,就算她再不喜欢那个女人,一想到这点,也觉得自己有点过份了,为什么当时就是抑制不住冲动?

    航誉心中叹气,他知道那些鱼对她很重要,也知道她不喜欢钟予燕,更知道她为自己的失手害得对方受伤而感到抱歉,但为什么她就是不能老实地表达出自己的歉意呢?看她那副担心的样子,这样把一切软弱的情绪都憋在心里不难受吗?

    「如果你在担心予燕的话,大可不必。」他说:「她是个很坚强的女人,父亲刚刚过世为了不让家人担心,整天都很开朗,我想比起那些事,她真的不在乎那点小伤,就是这样。那我先去放洗澡水。」

    「等一下!」季琉璃叫住他,瞪向他,「你其实很生气对不对?不用那么阴阳怪气的,生气的话就说出来啊。」

    「老实说,我是很生气。」但是,他又有什么权利对她说教?她自己什么都明白,只是她那不认输的别扭性格,让他生气啊。

    说那么多有的没的,还不是在为自己女朋友打抱不平!她怎么知道钟予燕的家人刚刚过世,他只说那是他的邻居,他有那么多的邻居,她怎么知道谁是死了爹的那个人?现在突然告诉她这些,还不是为了让她更愧疚,拐着弯怪她做事太过份!

    他真的最懂得怎样做,才是最有效地让她不得安宁的方法了,他真是阴险,阴险到一句重话都没说,就足以让她为自己的鲁莽而寝食难安。

    那个女人的死活跟她有什么关系?大不了赔她医药费;他生不生气又跟她有什么关系?她又不是在看他脸色而活,应该是正好相反才对吧。

    可是,她就是不想让事情变成这样,她不要。

    【第六章】

    季琉璃不见了!今天她起了个大早,心情看上去也格外地好,吃过早饭说要出去观光,航誉本来应该跟着她,但被她拒绝了,理由是两个人就没有探险的感觉了。

    他曾经想过,季琉璃也许因为负气,会就这么一走了之,但她没有开车,两条腿的话是哪里也去不了的,鉴于这样的考虑,航誉才同意她一个人出去逛,反正这个镇就这么大,想迷路都不容易。

    可季琉璃真的直到午饭后都没有回来……航誉每隔一会儿就要看一次表,一个成年人出门还不超过八小时,没什么可担心的,但那人若换成季琉璃一切就难说了。

    她对这小镇一点兴趣也没有,说要出去逛本身就很可疑了,还一去就这么长时间,她不会是遇到坏人了吧,还是决定搭其他交通工具回去了?

    这两种情况,无论哪一种都很让人头大,因为出门几个小时就出去找,未免小题大作了,可要真的是那两种情况应验,那就不能再浪费一分一秒。

    万一她大小姐脾气上来了,又像上次那样随便搭不熟悉的交通工具怎么办?这次万一下错了站,就不是跑一、两条街就能找得到了。

    航誉开车出去,在小镇转了好几圈,连最小的巷子也没有放过,找了几遍也不见她的人,心存希望也许她已经回去了,于是他开回家,却真的意外地见到了季琉璃。

    她满面笑容,正和一个男人有说有笑,她那种笑容他只见过一次,就是在她见到唐明轩的时候,而与她攀谈得很热络的那个男人,正是如唐明轩翻版一样的钟威,钟予燕的哥哥,他少数朋友中的一个。

    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钟威长得和唐明轩并不像,但都是帅男人级别的,并且很有亲和力的人,待人有善开朗健谈。钟家是这个小镇有名的人家,镇后面的那座山,就是钟家祖上传下来的私有土地,算是地主。

    他一直避免季琉璃见到钟威,就是因为他完全是她理想中的那种男人。

    那两个人站在一起,金光闪闪,让人觉得刺眼,航誉没有过去接季琉璃,这次他又是杞人忧天了,看她的样子,应该很是享受这次的「探险」。

    他阴郁地将车开回家,家里人又都出去下棋了。

    他总是挥不去季琉璃脸上那天使般的笑容,明知她心中在打什么主意,可还是会被那个笑容所迷惑,那就是她的「魅力」吧,钟威将成为她的下一个魅力实验品吗?

    季琉璃果然没多久就回来了,哼着歌,完全的喜形于色。

    「哇,你脸这么臭,吓人吗?」

    她才是呢,先前脸才臭得吓人,未免变得太快了,又坠入爱河了吗?航誉很厌恶自己这种过激的想法,却又控制不住。

    季琉璃的话消失在了空气里,她愣了一下,走近航誉,「喂,我在跟你说话。」

    「你的探险结束了吗?都去了什么地方?」

    「没有,随便逛逛而已,我怎么知道那些地方叫什么名字?」季琉璃的不自然,不得不让他将这与钟威的事联想在一起。

    航誉正视她,「刚才和你说话的那个人是钟威。」

    季琉璃心虚的样子他看过很多次了,她果然是在刻意隐瞒,「那你知道他是予燕的哥哥吗?」

    「那种事有什么关系,我才不是因为他是谁的哥哥才跟他聊天的,你不要误会。」

    她这样强调,是说就算她不喜欢钟予燕,也和她哥哥无关吗?这么说就真的不是误会了……

    航誉压制的某种情绪再也得不到控制,连他都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多事的后妈,「钟威是个很好的人,他是我的朋友,而且他已经有一个交往五年的女朋友,明年就要结婚了。」

    「航誉,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她可算找出了他今天不太对劲的原因,而那个原因竟然是那么的荒唐。

    他不会是以为她是看上了钟威吧!不管怎么说他们才第一次见面,难道他是怕自己的好朋友被她这个魔女吃掉?还是担心女朋友的哥哥遭她毒手?只是在一起说说话而已,他的脸就臭成这样,难道在他心中她就是这么碰不得的女人吗?跟她说个话就会减十年寿?

    「没有什么意思,只是如果你不是真的喜欢他,最好不要太投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