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她喜欢钟威?除了那男人是钟予燕的哥哥外,她对他一无所知,从何谈什么喜不喜欢?季琉璃好想笑,航誉就真的认为她是见一个爱一个的那种女人吗?还是真的太渴望被人爱,而乱枪打鸟谁也不放过了?

    这种情况下,她有必要跟他解释吗?说她想了一夜,跑去钟予燕家为先前的事道歉,她去道歉,为的不只是自己心里好过些,更是为了他这混蛋不要太讨厌她……不过这种事她怎么可能说的出口?

    现在更是没必要说了!她怎么忘了自己有过前科?因为太想男人而扑到他身上,难怪他会觉得她对钟威图谋不轨,因为那才是她作风的吧!瞧他说得被她盯上的男人好像很惨的样子,那晚在他心中肯定也是无比凄惨的一夜吧,他是不想让自己朋友步这个后尘吗?

    真体贴呢,管东管西又那么体贴,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为了这个体贴而过份的家伙,去向人低头认错……

    季琉璃冷笑了一下,心都凉了,「你说「投入」,是什么意思?是指对人家又抱又亲吗?就像是对你那样?」

    航誉脸色一凛,她不为所动,反因他那副被说中的样子而心痛了一下,「因为你是这方面的前辈,知道那滋味不好受,才这么多事地保护自己的朋友吗?」

    「不要乱说,不是那样。」说真的,他也知道不管是钟威还是她,他都没权利去管别人的感情问题,他并不是怕因为季琉璃的关系,钟威就会和他女朋友分手,因为他知道钟威不会那么做,他是担心最后受伤的会是因此而陷进去的她。

    八字还没一撇,他已经想到那么远了,可是她是否因感情而受伤,又是他该忧心的事吗?那还不是她自找的。

    「那是怎样?如果我说我就是看上那个钟威,我真的爱上他,非他不嫁了,你就放心了?」

    「你们才见过一面,那种事怎么可能?」航誉被她说得有些窘迫,他一直断定她不懂什么叫恋爱,可如果她是真的爱上了某人,他就可以不用管了?

    他也会说他们才见过一面,不可能有什么很深的感情,那他怎么可以就一口咬定她要死缠着那个钟威了?真的是气死她了。

    季琉璃把包包往他身上一甩,「你说对了,我一点都不喜欢那个人,但对他很有兴趣,想试试把他追到手是什么感觉。我想亲他,被他抱,都只是出于兴趣而已,那又跟你有什么关系了?」

    航誉哑口无言,因为她大胆的言辞,因为他心中燃起的那把怒火,那火似乎连他的喉咙都堵住了,当他看到季琉璃开始一件一件地半撕扯,脱掉身上的衣服,他全身更是一紧。

    「你在做什么?」

    「证明给你看啊。」季琉璃凭着一股气,做着平生最大胆的事,她的手指在颤抖,可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为了掩饰那颤抖反而更粗暴地对待自己的衣服,「反正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就是这种女人,既然你那么担心自己的朋友吃亏,那就代替他好了。」

    她扯到上半身只剩内衣,下面穿着短裤,喘着粗气,这已经是她的极限,可现在认输的话,那她这辈子在航誉面前都会抬不起头来。

    航誉,因为一个意外走进了她的生活,不然她跟他说的话绝对不会超过十句。他没有幽默感,不会哄女人开心,也没有背景,只是个管家而已,可说是完全不符合她条件的人!

    可是她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甘愿被这个人管,有时被他啰嗦几句也不觉得烦,编种种谎话就是想见他一面,甚至在意自己在他心中的形象,而去和他的女朋友道歉。

    她的「魅力」,早在和他相见的第一眼就已经没有了,她不在乎,因为他不可能成为她的目标,可是,他就是能令她高兴、令她恼火、令她伤心,这种深深地被伤害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她在他面前装作赌气,脱个精光到底是为了什么?

    后来她终于明白,她真正爱上的第一个男人,就是这样一个人……

    她扑上去环住他的脖子抱住他,强势地送出自己略带凄凉的热吻。

    她那柔软的身体紧贴着他,胸前的两团软肉若隐若现,在他胸前按压出销魂的快感。

    航誉紧闭着嘴不敢碰她,他被她吓到了,而她却不因此而放弃,反以齿啄咬他的嘴唇,

    那灵巧的小舌轻点他的唇瓣,更加热情地贴近他。

    他像块木头一样,脑中一片空白。

    如果推开她,就会碰到她的肌肤,就是他眼前细白如玉的肌肤,他太知道那滋味,所以当碰到她时,他是否有那个力气将她推开还是个未知数,可一直这么被动地站着,她就越胡来。

    她舔他的下巴、啄他的脖子,咬开他衬衫的扣子,胸前的软肉则随着她的动作而移动,在他胸前划出最真实的波荡。

    他深呼口气,握紧拳头,她只是被他激怒才做出这种蠢事,因为她找到的新目标是个有女朋友的人而受了打击,偏又被他说中痛处才拿他出气,他不可以任她这样胡来,不能陪着她疯、不能再做这种之后只会令她后悔的事……

    「你玩够了没有?如果有人从外面路过会看到的。」

    「玩?没玩够,还早着呢。」她低下头,自嘲地笑了一下,她何必做到这等地步呢?这只会让他更看不起她而已。

    可是错过了这次,就没有下次了……回去后他就要回唐家了,她再不能以雇主的身分将他绑在视线范围内,将来他会和这里的女人结婚,在这里渡过余生,那她的将来又在哪里呢?

    现在,她的心里满满只有他啊……

    就算是用强迫也好、就算他心里会看不起她也好,她都不想和他就这样不明不白地结束,这份自我毁灭一般的坚持,就是所谓的「爱」吧。

    她低声地笑了,很妩媚的笑声,她的手滑到他的跨间,碰到那里明显的凸起,他的身体和她的手都颤抖了一下,「你还不是很高兴我这么玩?」

    她整个人腾空而起,惊呼中,他抱着她穿过走廊,进入到他的卧室后,他以身体将门关上,没有片刻停留大跨几步,一松手,她人便跌在了床上。

    她头有点晕晕的,等模糊的视线稍微恢复正常后,床边的他已是赤裸着上身,他摘下眼镜,慢而有序地将眼镜放在床头柜上,可那双紧盯着她的眼,让她想起电视中曾出现的,黑暗中拍摄的猎豹的眼。

    季琉璃的喉间痒痒的,「怎、怎样?你改变主意了还是认输了?」

    他一条腿跪在床上,突然俯身压向她,一瞬间,他的鼻尖几乎快碰到她的鼻尖,而他那双认真深邃的眼正锁着她,让她无法动弹,「我曾告诉过你,再这样玩火,就不是简简单单就能算了的,你真的觉得无所谓吗?」

    「谁怕谁?」如果不用喊的,她肯定说不出话。

    他解开她内衣的前扣,她只觉胸前一凉,两团白花花的软肉跳了出来,她低叫一声,下意识地去遮自己,他的动作比她还快,转眼间已抓住她的两只手腕,压在她头顶两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