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他根本不去看她的脸,将脸陷在她两团软而弹性十足的乳肉之间,嗅着她乳间的香气,一路舔下。

    ……

    *本书内容略有删减,请谅解*

    【第七章】

    隔天一早,航家人还正在吃早餐的时侯,季琉璃提着大皮箱来和他们道别。

    季琉璃到餐桌前时,航誉一手正端着碗,另一手的筷子刚把酱菜挟起来,他旁边的座位空着,桌上摆放着季琉璃的碗筷,不过此时看来,这些是用不到了。

    「琉璃,你怎么这么突然要走了?不是说后天才回去吗?」除了航誉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两位长辈都表现出了十足的意外。

    「有点急事要处理,所以只好提前了。」季琉璃笑了一下,眼角的余角不自觉地放到航誉身上,但他只是坐在那动也不动,连脖子也没向她这边扭一下。

    「什么急事也不在乎这一会儿时间吧!还是先把早饭吃了,不吃早饭对身体不好,开车要花很久时间的。」

    要她坐在航誉旁边安静地吃完一顿饭,这可是比任何事都要痛苦啊!季琉璃的笑中不禁流露出一丝苦涩,先爱上的人是输家,她只有这样像个输家逃回去才行,面对一个永远不可能让自己反败为胜的人,只会更凸显她是如何地不堪。

    她婉拒了二老的好意,从没如此执着地想要离开一个地方,就像当初执着地想要来到这里一样。

    航家二老坚持送她到门口,她也不好拒绝,他们先后出去,季琉璃最后看到的这间屋内的景象,是航誉端着碗坐在桌前的侧影。

    他挺直的背,拿筷子的漂亮姿势,以及被阳光反射的镜片,一旦发现了「爱」,好像就再也停不下来了,她好爱他啊,包括他这无情无义的一面……

    过一会儿,车子引擎发动的声音,然后是跑车轮胎和地面摩擦的刺耳声……航家二老回来时,航誉正将一块酱菜放入口中,慢条斯理地咀嚼着。

    「真是的,你怎么不去送送琉璃?总感觉那孩子有什么心事,不会是家里出事了吧。」

    航誉喝了口粥,又挟起菜,任由老人家你一言我一语。

    「我们家好久没这么热闹了,虽然琉璃做什么事都有些笨手笨脚的,但总是帮我们的忙呢。」

    「没办法,她以前没做过那些事吧,她有那份心就很了不起了,就这么走了还真是令人感到寂寞呢。」

    「比起我们儿子,还是和琉璃说的话比较多,还是应该留她起码把早饭吃完。」

    航誉喝完了最后一口粥,这才将干净的空碗往桌子上一放,同时起身打断了自己爸妈的闲聊,「那么我也该回去了。」

    「回去?回哪去?」二老异口同声。

    「工作,就这样。」

    航爸爸第一个反应过来,「什么?你也要走了?你不是已经请了一星期的假了吗?」

    请假的确是请过,但那并不代表就可以休息了!自从那一天,那个女人用一种极其野蛮的方式闯入了唐家,他就再没有休息过一天,直到一个月期满为止,他都不可能休息的。

    一分钟后,航誉拖着行李箱出了门。

    门后是航妈妈过度惊讶的叫喊,「不会吧,你连行李都提前收拾好了,是早就决定今天要走吗?真是个不孝的儿子,都不提前说一声,那样起码跟琉璃一起回去啊!」

    他才不是早就决定好了呢,航誉在心中回答着,他收拾好行李,是因为知道那个女人要离开了,就像她一贯的作风,霸道又任性,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只顾虑自己的心情。

    她为什么要走?明明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了,却像个逃兵走得迫不及待,想用这种方式甩开他吗?

    脑子里想的都是季琉璃离开时的脸,那种复杂的表情真是不适合她,刚出门没走多远,他就被一个奔跑中的人笔直地撞了上来。

    「啊,对不起!」那人看到撞上的人是他,马上换了个口气,「什么啊,你怎么走路都不看路,这样很危险的。」

    「你还不是闭着眼睛横冲直撞。」航誉看钟予燕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不知道他们谁还更危险些呢。

    钟予燕一眼就看到他拖着行李,「你已经要回去了吗?去追那位大小姐?」

    「你怎么知道?」

    「不会吧!我哥说看到她的车开走了,我还想也许她只是去闲逛,她不会真的回去了吧,那我该怎么办?」她喘着气,自言自语,「早知道就应该早点来的,她怎么那么快就回去了啊,不会是因为我吧?」

    航誉止住脚步,微微地皱起了眉,「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啊,你这么急着跑来是找她吗?」

    「当然啊!我要把这个还给她啊。」钟予燕说着,将手里一直提着的袋子举到他眼前,「这种东西也未免太贵重了,收了会遭报应的。」

    「什么东西?」

    「不会吧,你不知道吗?」钟予燕拍了下额头,一副为难的样子。

    等呼吸平顺下来后,钟予燕无比正经地将那个袋子推进航誉的胸怀,强制他收下,「这事说来话长,昨天那位小姐突然跑来我家,说要给我爸上香,吓得我都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她制止他欲发问的嘴,继续说:「然后,她就把这个推到我面前,说是作为道歉的赔礼,那位小姐可是亲自上门向我道歉耶,我当时连一句完整话都说不出来,她那认真的样子像是黑帮老大一样!不只这样,她还跟我哥说了那天的事,叫我们无论如何都要接受她的道歉,让她做什么都可以。这点小伤当然用不着什么赔偿啦,连我哥都被她的气势震住了,没想到她会认真成那样,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你以为她会听我的话去道歉吗?」

    「不会。」她很肯定,「所以我都觉得好像是作了一场梦呢!不过那只是小事而已,现在反倒变成我们觉得不好意思了。」

    「也许,她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小事。」他扫了眼钟予燕裹着纱布的手。

    她是去道歉吗?所以才不让他知道、不让所有人知道她向他人低头的事,因为这对她来说,就像洗碗一样稀奇,要承认自己错了真的很难。

    不只是钟予燕,还包括她的家人,看来她这个道歉还真是彻底。

    在她的骨子里除了想着怎么整人和玩乐之外,原来也有这么认真的一面!航誉不禁想像着她登门入室,郑重其事地向人低头认错的样子,那种样子原来并不难想像,归其原因,他才发现自己一直忽略的事情,明明一直都在眼前的,他却忽略了。

    在知道她整人的恶趣味,和乐在其中的各种派对之前,他认识她的第一面,不正是她的固执和认真吗?虽然那也可以用清高和任性来形容,但她那扬着下巴毫不妥协的样子,那正是他所见第一眼的美丽。

    她的骄傲不会允许她对别人有所亏欠,而她亦不是个不分善恶的人,他明明是最了解她这些特性的人,却没想过她只是去为自己的所作道歉而已。

    航誉扶住眼镜,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是我失职了。」

    无论是作为管家,还是作为男人,他都做了很过份的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