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一开始就该想到的事,却被自私的情感所蒙蔽,那种情感就叫作嫉妒……他背叛了自己的雇主,伤害了一个女人,看来是弥补不了的错误。

    他应该知道她的嘴硬是出于一种固执,还是被她激怒,还说了过份的话。想来那时,他也是在为自己找借口,存心将她说成一个随便的女人,利用她不为自己辩解的固执,只有那样他才能让自己愤怒,然后不计后果地做出她不愿意的事。

    他的内心原来是这样卑鄙的人,为了得到她做出这样卑鄙的事,原来他比自己想像中还要渴望得到她,得到那朵高高在上的玫瑰。

    「喂,你没事吧,发什么呆啊?记得帮我把礼物还给季小姐,本以为是普通的慰问品,打开一看竟然是宝石,拿着都会手软,要是收下的话,手大概会烂掉吧。」

    「也许让她赔偿医药费还比较好。」

    「算了吧,想到那位小姐的大手笔,我的心就发颤!比起这些,她肯低头认错的心意,就让我十足感动了。」钟予燕像是想到了那时的情景,很伤感地叹了口气,「怎么这么快就回去了?真是的,还想说也许能成为朋友。不过那位季小姐,倒真的是个美人呢。」

    「那是事实。」一般人第一眼就能明白的事,不用特地说出来。

    钟予燕抬眼看他,又叹了口气,「不过,脾气似乎有点古怪……」

    「那也是事实。」稍微相处就能明白的事,也不用特地说出来。

    钟予燕看他为此头疼的样子,嘻嘻地笑了出来,「不过就算如此,你还是要去追她吧,比起脾气古怪,你也不输人呢。」

    「是啊。」就算是毫无用处的、就算是让她觉得碍眼的行为,他还是要去。

    不能让她单独回到那座大宅,他就只是这样觉得……在一个月期满前,他都还是她的管家,他对她所做的事,并不是道歉就可以解决的,但他必须回到那里,承受她的冷落或是奚落,就算她要他离开,他仍要待到期满为止。

    他不想他们之间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结束,若是以逃离作为结束,只会让人心里空荡荡的,想要她忘记他,就要有始有终。

    那之后过了二个星期,航誉已经「有始有终」地离开季家好一段时间,他当然又回到唐家。

    他走的那天一切如常,季琉璃喝着红茶,翻着当季的时装杂志,他提着行李和她道别,她一如既往,一副巴不得他快点消失的笑脸,对他甩了甩手,于是他走了。

    这样才对,走的那个人应该是他,而不是她!

    自从季琉璃回了家,就又恢复了平时的样子,那种复杂的表情消失了,她又变回了那个女王,他将给钟予燕的礼物还给她,她便接了过去,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也再未提起过那次冲动的旅行。

    那时他就明白了,季琉璃并没有恨他,他不值得她恨,连讨厌也称不上,她只是想忘掉那件事,她只是静静地等着,等着能让她想起那件事的他快点离开,他配合她,让那平和的假像维持到了最后。

    航誉突然觉得鼻梁上的眼镜好沉,沉到一直拉着他的头下坠,他仿佛下刻就要撞在地板上,撞得不省人事。

    冒出寒汗,在那眩晕感来临的前一刻,他忙扶住眼镜,那有些慌张的动作在旁人看来是一切很正常,只有他知道自己惊险地得救了。

    眼镜避免了掉落的危机,眼前的视野也变化起来,他看到镜片后,唐明轩正直挺挺地站在他面前,双手环着胸,像是正在研究一件中世纪的古董。

    「少爷,请不要不声不响地出现。」他生硬不悦的语气对唐明轩一点影响也没有。

    「我已经在这站了足足五分钟了,我的管家大人。」

    那怎么可能?他完全没有察觉!航誉没有示弱的意思,「既然有那个闲工夫,叫我一声不就好了?我也是很忙的,做事情时不能分心。」

    「不能分心啊,难怪,我家的大管家做事就是比一般人细心。」唐明轩受教地点着头,指头指指航誉的胸前,「我呀,在这看了你五分钟!虽然你做事专注细心是好事,但也不必一个盘子擦五分钟吧?」

    航誉低头一看,自己手中还拿着作为摆设的十九世纪法国宫廷盘子,那盘子此时已经能当镜子用了,他吸了口气,自己竟然忘了正在做的事情。

    「是我看错了吗?航誉,你的脸好像红了。」唐明轩没打算放过他,笑得很温柔,「不过也没关系,人都有犯错的时候!虽然你这几天都是这样,用擦地的抹布擦桌子、记错约会的时间、在客人的咖啡里加酱油,但是我一点怪你的意思也没有,因为这说明你也和普通人一样嘛,没什么好可耻的。」

    「我本来也没觉得有什么可耻。」航誉碎了一声,把盘子放好,拧起眉盯着唐明轩的脸。

    他越是开心,他两边眉毛就越是往中间凑,终于在唐明轩展开的笑颜中崩溃,他两手往胸前一环,两腿交叉靠在墙上,直接了当地问唐明轩,「你到底想说什么?」

    「哎呀,你语气会不会变得太快啊?我那个最喜欢装腔作势的管家哪去了?」

    眉头打结更深了,「就是想说这个?」

    「偶尔关心一下家人有什么不对,不要对我那么凶嘛!你自己可能没发现,但自从你回来后,就没怎么正眼看过我。」唐明轩陪着笑,十根指头不安份地动来动去,「我还在想,我是不是哪里惹到你了,让你失去了工作的积极性,你不会是想要抛弃我吧?」

    「抛弃你?是指辞职吗?还是说你想辞退我?如果是这样,我没什么可说的,我最近的确实心不在焉。」

    不过没正眼看他,他倒真的没察觉,想来好像是那样,因为只要看到唐明轩,心情就莫名地糟糕起来,明明跟他没有关系的,就算他是季琉璃心中理想的人,有着她想要的一切,但那也都与他没关系……

    那些都结束了,他们都该回到自己本来的生活中,但他的生活却成了一团乱麻,本来他一直有着不论发生什么事,都绝不会带入到工作中的自信,只是现在就连这最后的自信也垮了,无论是对他的好友还是工作,全都乱成一团。

    「我是说真的,要我辞职也可以。」谁教他比自己想像中的还要没用,「我也知道这种状态不行,说实话也不知道会持续到什么时候,与其这样没心思工作,还不如换个地方冷静一下。」

    「换什么地方,季琉璃的家吗?」

    他眼皮一挑,「为什么会突然提到她?」

    「因为她是病因啊,不提她提谁?」

    唐明轩的理所当然,倒让当事人觉得不自在起来,「你不是喜欢她吗?难得我还好心给你制造机会,结果竟然就这么没用地回来了,人没追到手,还差点把自己丢了,你可真是痴情呢。」

    「你、你、你……」帮他制造机会?真亏他说得出口,但比那更重要的是,「你怎么知道的……」

    「真是笨蛋,难道还要等着你告诉我吗?你以为我们在一起多少年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