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十年总有了。」他还认真的老实回答。

    「对,在这十几年间,我只见过一次你对我表现出敌意,你知道是什么时候吗?」

    看他的样子就是毫无自知,唐明轩叹笑,「那一天我不是突然回来,正碰上季琉璃抓着你的衣领,凶巴巴地质问什么吗?就是那一刻,你没去管季琉璃,反倒是对我这个房子的主人投来了十足敌意的目光。」

    「我吗?」航誉当然记得,可唐明轩所说的却好像是别人。

    「被瞪的人比较有感触是当然的,而且那完全是出自本能的反应,你没发现也是正常。那时我就在想原来你喜欢这一型的啊!你在保护季琉璃,就像是怕她被我这只大老虎吃掉一样地保护着她。」

    那个,就叫作占有欲吧!小手羊拼命地往老虎嘴里送,他没有能力紧紧地束缚往那只小羊,只能张开双臂挡在她身前,希望她不要看到眼前的老虎,同时自己化身为狼,试图和老虎来一场死斗吗?

    只是小羊瞧不上灰黑黑的狼,小羊喜欢的是金灿灿的虎,她希室能被老虎吃掉。

    疲劳感好像更深了,航誉嘴边有着无奈,摇了摇头,「原来她的愿望和我的愿望,都是无法实现的。我没有圆滑的个性、春风般的笑容、夸张的家世,我没有保护她的资格,能做到的,只能不碍她的眼而已。」

    「但你比任何人都懂得珍惜她的,不过真教人不懂,她到底是哪点吸引了你?」

    这一点,他本人也很想知道!世界上的女人那么多,像她那样看似自信满满实,则别扭怕事的女人到底有什么好?总是说着违心的话,耍得他团团转。

    她是个好女人,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所谓「好」也就是指不会害人而已吧?与其找一个装坏人的好人,为什么不选择其他更易懂的好女人呢?

    为什么偏偏就是她?连转圈的余地都没有,坚定到从第一眼就被别人看了出来……就算再不甘心,他也清楚地明白一点,那个人只能是她!

    如果弄清了这其中的原因,是不是就能轻松一些?

    是不是就能允许她投入其他男人的怀抱?

    门铃在这时响起,还响个不停,航誉正好借此避开那难解的问题。

    「请问哪位?」

    「啊……」混乱的声音,夹杂着焦急和慌乱,正与他的情绪重叠。

    他愣在当场,看着对讲机的荧幕,好似看到鬼一样,让他无法动弹,「你……」那一刻,他忘记了自己的职责身份。

    「航誉!航誉!」那个人反覆唤着他的名字,荧幕中是一张惊惶失措的小脸。

    他按下大门开关,同时自己夺门而出,将唐明轩抛在了一旁。

    他奔出主宅,打扫院子的工人全都傻了一般,停下手中的工作,好像从没见过人跑步,他不在乎那些异样的目光,笔直地朝着大门奔跑,短而熟悉的路这时变得这样讨厌。

    类似的情景好像也曾经发生过,对了,就是那次,她被带去警局,他也是像这样乱了方寸,只知道一个劲地奔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想早一刻见到她。

    她偏在这时跑来了,在他不知道该拿这份感情怎么办时,突兀地出现在他的眼前,眼眶含着泪,把自己弄得脏兮兮,同样奔跑着,眼中只看着他。

    他们两人同时停下,也同时都找到了对方,她凄惨的样子让他心头一紧,她怎么会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航誉!」季琉璃一把抓住他的衣袖,眼泪扑簌簌落下,「救救他,怎么办?它快死掉了。」

    想过无数次与她的再次相见,她必定是在某个公共场合,她光彩照人,被众人簇拥,视他为无物,那是理所当然的,可她没有等到那时,就这样跑了过来,模样凄惨,带着哭音,抓着他不放。

    她是来找他求救的,她是来找他的。

    深吸一口气,压下那快满溢出来的冲动和许多的谜团,「慢慢说,到底出什么事了?」

    季琉璃嘴唇颤抖着,视线中只能看到他一双深邃坚定的眼,耳中只能听到他平淡没有起伏的声音,他还是那样,像一座无法推倒的山,让人望山而叹,积蓄胸中的只有闷气。

    可是她真的不再那么慌张,只因为他的一句话,她就有种得救的感觉,原来倚靠着一座无趣的大山,是一件这么有安全感的事。

    「小狗、小狗快死掉了,怎么办……」她吸着鼻子,将怀中用外套裹着的东西交给他。

    航誉顺势接过,那外套暖暖的,里面有东西在蠕动,他看到了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狗,是只同样脏兮兮的小野狗,外套上带着血,看来这小狗伤得不轻。

    可是季琉璃怎么会带狗来?

    他恍然大悟,这才明白她看起来这么糟糕的原因,她的过敏又犯了,还以为是天要塌下来才害她哭这么惨,连他都差点跟着慌起来。

    「他是不是快死了?是不是?」她吸着鼻涕,抹着眼泪,这次不再在乎自己的妆花成了什么可怕的样子。

    其实问他又有什么用,他又不是兽医,可她要的就是他的一句话。

    「没事的,总之,先送它去医院吧。」他抱着狗走在前面,她乖乖地沫着眼泪鼻涕跟在后面,小声地啜泣着。

    明明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有点对不起这只狗狗,可是他好开心。

    【第八章】

    季琉璃打开车门就要往驾驶座钻,车门却被航誉挡住,她转头,有些不能理解。

    「你去坐后面,我来开车。」航誉说着,为她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对哦,她自己都忽略了,她这种状态能开车吗?就算是再紧急的情况,航誉也依旧能冷静地注意到最小的细节,在他注意到这些细节时,他的口吻往往不是询问,而是软性的命令,她总在不知不觉问被他牵着鼻子走,在这些细小而关键的问题上。

    她依言钻进后座,然后将双手伸向他,「小狗……」

    航誉没有理她,兀自关了车门,自己坐到驾驶座,把小狗和外套一起放在了副驾驶座上,但他开车前,回头告诉她:「不用抱那么紧,没事的。」

    他连这一点也考虑到了,她的心情,还有她的过敏!

    车开了,她低着头,在安心之余又觉得自己真是好没用,她这样没头没脑地跑了来,他一点意外也没有,是把她当成一个普通的客人,还是觉得她很烦?

    航誉透过后视镜,见她低头不语,只一个劲用面纸摸眼泪,好像所有气力都在刚才用光了。

    每次她突然出现都是吵吵闹闹,过后就是像这样,有种令人窒息的气闷,语言凝固在空气中,既看不见也摸不着,那才是吵闹背后真正想说的话。

    「这只狗是怎么回事?」见她冷静了下来,他才问,「你家是不养狗的吧。」

    「养了的话会短命的,还是饶了我吧。」季琉璃很不情愿提起的样子,「还不是这只狗太没用,学人家过马路,结果被车撞了。」

    「被车撞……」

    「你在想什么,不是我撞的啦!」她气呼呼的,「撞它的是我前面的车,不过那车马上就开走了,其他的车也一辆接一辆的!真是奇怪,好像只有我看到了而已,那些人的眼都瞎了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