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航誉走去季琉璃身前,说:「小心中毒。」

    「什么啦。」莫名其妙的!季琉璃抬眼看他,「你要嘛就坐下,要嘛就走开,不要挡我视线。」

    「我只是想知道,你那水晶指甲的味道真的那么好吗?」

    中毒原来是指这个……季琉璃看看自己前天刚做好的水晶指甲,已经被她咬出了裂痕,真是的,她竟然没有发觉自己又在咬指甲了,真是丢脸。

    「我无聊,不行吗?」虽然这么说,也下意识地把手好好地放回了膝盖上。

    「是吗?既然无聊的话,就来讨论一些有意义的事吧。」航誉扶了一下眼镜,「那只狗你打算养在哪里?总不可能带回家吧。」

    他说有意义的事,害她心狂跳了一下,结果是讨论狗的事,季琉璃气自己到底是紧张个什么劲,「说什么养在哪里,明明……」

    「要交给动物收容所吗?还是请人收养?如果是后者,传单应该早些印,你也不想和那小家伙好好相处不是吗?最好立即就着手这件事!那传单的话,你打算写些什么?」

    「好了、好了,你不要再自说自话了!」她明白了,她明白他的意思了还不行吗?

    他是想说,那只小狗虽然还在手术中,但是肯定没问题,肯定会活蹦乱跳地让她烦到不行,所以不必为它担心,只要等着手术结束就可以了,在那之后才是她真该头疼的问题,他不就是想说这些吗?直接说就好了啊。

    但是如果直接这么说,她肯定要说他自以为是,说她才没为那只狗担心,说他的安慰纯属多余……

    这个家伙,到底要把她看得多透才甘心。

    「我知道了,不过什么传单之类的就不必,那太麻烦,你就直接把他抱回家就是了。」

    她随口说道:「反正你也整天都在家里,要管那么多的人和事,再多一只狗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可那并不是我家。」

    「那狗是你救的啊,当然要你付起责任!」她还说得很有道理。

    航誉顿了半秒,「是我救的吗?」

    「是你开的车,当然就是你救的!总之这件事如果问我,那这就是我的想法,如果你不赞成,就自己想办法!反正假如这只狗没有得到妥善照顾而死掉,他也只会找你报复,每天晚上在你枕边吠个不停!」

    她别过头去,让他不得不认为她这是在闹脾气,她又在耍性子了,是怕他不愿接这个烫手山芋吗?不惜用诅咒的方式吓住他,也希望小狗能得到妥善的安置。

    自己找的麻烦,最后又要推给他,还不容许别人拒绝,真是一如既往的季琉璃风格。

    算了,谁教这个话题是他提起的。

    「我知道了,就由我来照顾。」

    「真的?」季琉璃眉毛挑起,有些半信半疑,不让自己的兴奋表现出来,「你可不要只是嘴上答应而已,也别想暗地里虐待他,我可是会定期抽查的。」

    「好啊,欢迎你随时来抽查。」这话要是真的才好呢。

    季琉璃动了动喉咙,终是把那欲脱口而出的「当然」,二字咽了回去。

    「狡猾的人……」她咕哝着,不明白他为什么看上去很高兴的样子。

    半小时后,医生带着缠纱布的小狗出来,小狗还在昏迷状态,季琉璃连看它一眼的胆子都没有,她低头头,只听到医生和航誉的对话。

    医生说小狗没伤到重要部位,但是前腿骨折,以后的行走姿势可能会有些怪怪的,只要照顾得当并不会影响太大,航誉尽责地听着医生的嘱咐,又抱着小狗跑东跑西地去办各种手续,日后还要来打疫苗的样子。

    季琉璃只能坐在那里,医生说的那些事,她是有听没有懂,反正也与她无关,不用听明白的,她一直这么告诉自己,却也心知肚明,这次她又被航誉救了……

    每到关键时刻她就会像这样,让他接手一切,她只有等的份。

    自己还真是有够没用的,下定决心得到他之后就忘了他,结果还是没头没脑地跑了来,又要强装不在乎!

    在他看来,这样的自己一定超级奇怪,所幸她已经不期望在他眼中能有什么好印象了,可她还是会感到泄气。

    航誉回来时,看到的就是垂着脑袋、一脸伤感的季琉璃,不知她又为了什么事而伤春悲秋。

    她慢慢抬起头,眼眶是红红的,只快速地扫了他一眼,便一副呆呆的样子,无神地望着他怀中熟睡的狗。

    「提前决定了它的去处,果然是正确的。」季琉璃好像不是在跟他说话。

    她那松了口气的样子也太明显了,他的手就那样伸了出去,拍了拍她的头,「已经没问题了。」

    偏要在这个时候对她这样温柔,他是不是有问题?他知不知道自己真的很恶劣,这种像对付小孩子或小动物一样的行为是什么意思?她都说很多次了,她才不在乎……

    她真的不在乎,无论是小狗还是他,她才不要在乎他这一点小小的温柔,那只是他的心血来潮,她一点也不想扑进他的怀里大哭……

    她甩开头,俐落地站起来,头也不回地往出口走去,「既然已经没事了,就回家吧,我肚子饿了,要回家吃饭。」

    航誉望着她的背影,看了看自己仍留温度的手掌,他低笑,这不是理所当然的结局吗?他是情感使然,而她是出于本能,全都是理所当然的。

    他走出去时,没想到她还在外面等他,不过真没想到时间过得这样快,外面的天色已经变了,已经是吃晚饭的时间了,可惜决定她每晚的菜单已经不是他的工作了。

    她申明:「我是要告诉你,车子不会再借你了,请你坐计程车回去。」

    「嗯,开车时不要再东张西望了。」

    「就、就算再遇到这种事,我也不会再来找你了!」她一想,忙改口,「不对,是我根本不会再去管!真是受够了,我回去了!」

    她转身,一步、两步,背后炽热的视线像有将她血液凝固的作用,她把这责任都推到了站在原地不动的航誉身上,她才不是故意找磕、也不是舍不得走,正好有辆计程车过来,她顺手将车拦在路旁,对他喊:「你也快从我眼前消失,笨蛋!」

    那个笨蛋还真听话,朝着计程车走了过来,还是那种不冷不热的死人脸,他过来了,她便离开去找自己的车,再也不想近距离看他那张脸了。

    再也不想看到他的脸了,那种若无其事的脸,不论什么时候看都让她有种挫败感!

    季琉璃走着走着,车子离自己很近,但却怎么也走不到,原来是自己的脚步越来越慢。

    再也看不到他那张脸了,她明白自己已经再没有理由和勇气像今天这样去找他了,最重要的是,她明白就算有那些因素,她也不能再去找他。

    光是想到他的脸,她就忍不住想哭,光是被他摸摸头,她就连呼吸都成了一种酷刑,她根本离不开他,她需要这个男人!她是如此地依赖着他,却再也不能见到他,再也不能和他处于同一空间里,她无法抑制自己这种想要见他的心情,唯一的办法,就是远离到一个想见也见不到的地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